眼看书 >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 第四章 冰糖

第四章 冰糖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

    第四章 冰糖

    由于工作原因,沈惜凡成日呆在酒店里,她办公室里终日弥漫着一股中药味,林亿深每每经过都要喊,“沈大仙,你又炼丹了?”

    许向雅倒是好奇,“稀饭,你每天吃中药做什么?更年期?”

    沈惜凡皱眉,“我要是更年期你就快入土了,我正吃外感风寒的药呢!”

    许向雅假装惊叹,“哇,外感风寒,你好专业呀!”

    “专业的不是我,是那个帅哥医生。”她自语,脑海中自然出现了笑起来右边有酒窝的何苏叶。

    谁知许向雅耳力极好,立刻八卦起来,“帅哥?医生,谁?难道稀饭你有春天了?哇,制服情节呀,医生呀,白大褂呀,好专业呀!”

    沈惜凡白她一眼,“你发花痴的水平也很专业!”提出一袋中药,在她面前晃晃,“看帅哥医生的代价是很惨重的,短暂的快乐然后就是绵长的痛苦!”

    许向雅撇嘴,“无所谓,我假装有病,然后看完了就走人,给我开药就把扔了,反正病人之意不在药,在乎帅哥医生也!”

    客房主任张姐喊,“沈经理,凌先生回来了,要不要现在去?”

    她摇头,“现在人家肯定忙着泡澡、吃饭,等到七点钟时候你来找我,这样他吃完饭,又没开始工作,我们也不算打扰人家。”

    许向雅忽然凑近,“稀饭,那个凌祸水其实也挺帅的,不过一看就不是良家,不如严恒周正,我看他在娱乐杂志上出现的频率比电子刊物上还要多!”

    沈惜凡好奇,“那个家伙有没有找你们麻烦?”

    “没有呀!”许向雅凑近中药杯子闻了一下,“好难闻呀,凌祸水又不像严恒那么挑剔,倒是经常冲着我们那里的小女生放电,正是让我又爱又狠呀!”

    沈惜凡不爽,就着杯子大口喝药,看得许向雅目瞪口呆,赞叹,“人才!才人!沈才人!”

    下午她正在休息,忽然接到沈爸爸电话,她大感意外,刚接起来那边就是沈爸爸可怜兮兮的声音,“凡凡,你妈是不是到什么期了,脾气又臭又硬?”

    “更年期综合症?”

    那廂沈爸爸狂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什么东西的,我现在在家简直成了贫下中农,天天被她欺压,说她两句,她就抱怨,我说一句你就顶我十句,还让不让我说话了?其实都是她一个人说的最多!”

    沈惜凡只好安慰她爸爸,“爸,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的,原来就不好,结果到了更年期激素分泌紊乱就更暴躁,您就跟她冷战,软抵抗,抗战八年、国共三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坚持就是胜利!”

    “有用么?”沈爸爸犹犹豫豫。

    她信誓旦旦的保证,“没用的话我来顶着,这个家不就我跟她嗓门有的一拼,改天我回家劝劝她,现在工作特别忙,我都一直住在酒店,您就先忍着。”

    沈爸爸又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她叹气,她也很想阻止老妈的臭脾气,以及打消到处给她安排相亲的想法。

    七点一过,她便是去找凌宇帆,这次她加多了一件衣服,心想,为了你再风寒一次就太不值得了,要感也是为帅哥医生感一次。

    她敲了好半天的门,才有人应答,凌宇帆戴着眼睛,穿着厚厚的毛衣,说话有些不耐烦,“沈经理什么事?难道这次是你‘亲自’补偿我?”

    他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微微透出病态的红,而且金丝眼镜把他电力减小了大半,看上去倒不像个桃花精,人模人样的。

    根本无视凌宇帆的挑衅,她公式化的解释了来意,话还没说完,忽然凌宇帆一把将她的手拽住,她吓了一跳,挣扎的松开,微微欠身,“凌先生,请自重,我先告辞了!”

    凌宇帆笑笑,“逗你玩的,你还没长得能让我情不自禁的地步!”

    狠狠的白他一眼,“凌先生,晚安!”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身后传来凌宇帆不可抑制的大笑。

    出了C区,沈惜凡气恼,不停的搓着手,忽然,她有些惊讶,刚才凌祸水抓她的时候手心滚热,再想想似乎他今天脸色也不太正常,估计也是着凉了。

    她暗暗高兴,玩人者必被人玩,老天原来还是公平的,凌祸水,你就安安心心的重蹈我沈惜凡的覆辙,当然,她宽慰自己邪恶的想法,这也是老天惩罚你对广大女性同胞的轻佻,凌祸水,你应该心满意足才是。

    她饱饱的睡了一个晚上,准备精神抖擞的工作时候,天降横祸,老妈不知道又从哪拉了一匹白马,喊她晚上去鉴定。

    晨会上,沈惜凡一直不专心,记了寥寥的几个字,然后就是通篇的“伯乐”两个大字,她回到办公室哀嚎,“为什么没有王子给我鉴赏一下,要不是黑马,要不就是白马,我不做伯乐,谁做伯乐!”

    还是决定去坏老妈的计划。这次这个人,太假正经了,眼睛像白岩松,面容却像吴孟达,老妈在一旁小声嘀咕,“人家的优势是注册会计师,很会算账的!”

    沈惜凡心想,其实是被你派来做卧底管着你家女儿财政经济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吃里扒外的老娘!

    长相上,沈惜凡一点都不歧视他,可这位成功男士有着非凡的自信,反复宣传自己如何明察秋毫识破假帐,她也不时配合地喊,“哇,你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哦!”

    会计男更加膨胀起来,最后,他终于掏出一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其实,我就是想找一个对我妈好的,我太忙,都没时间照顾她。”

    这一回,沈惜凡做出一个更为崇拜和惊叹的表情,“哇塞!你太聪明了,你怎么知道本姑娘缺钱,想应征保姆呀,你一个月开多钱?……”

    果然,相亲又糊了!

    被老妈骂回酒店,便是心里痛快,表面还要装作一副沉痛惋惜的样子,沈妈妈从饭店骂到她酒店,等她上了楼拿出手机接着骂,一直骂到手机没电。沈惜凡现在才深感老爸的处境是多么的艰难,于是第二天下午,她怀着一股拯救更年期女性的热忱来到了医院。

    但是她的动机绝对不单纯,只是拿药每次不一定看见何苏叶,她也只有挂号排队看病的时候才能见着,还可以看见他笑起来的酒窝,听他温柔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很傻,但是原因也不都在自己,起码那个帅医生占到五成。

    面对沈惜凡,何苏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从失眠到发热,这个女孩子如果折腾出来胃痛、腹胀、水肿、虚劳他都可以坦然接受了,而且也没必要在她面前隐藏酒窝,不过最好还是得留一点医生的风度。

    但是沈惜凡支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何苏叶疑惑,什么病那么难以启齿。

    最后她红着脸问道,“更年期综合症怎么治?”

    何苏叶瞪大眼睛,翻回病历封面,“25岁?超前步入更年期?”

    她连忙摆手,“不是我,我妈妈。”

    何苏叶“哦”了一声,“怎么不让你妈妈亲自来看?”

    “我哪敢!”沈惜凡提到这个就头大,絮絮叨叨完全忘了对面是何苏叶,“我爸爸现在被欺压的吱不了声,我被骚扰的天天噪音污染,你说我家还有谁敢跟她提这事,完全就是奴隶制社会,你说一个女人喋喋不休的在你耳边唠叨半天,打手机打到没电,三天两头的弄个什么花子整你,还吃里扒外……嗯……何医生,我是不是太多话了?”

    何苏叶笑起来,眼睛里都荡漾着满满的笑意,“没有,没有,只是很同情你,可怜到没处发泄了,跑到医院来泄愤。”

    她讪讪,“你说怎么办呢?现在能开药么?”

    何苏叶摇摇头,“这个不太有把握,但是我可以给你几个食疗的方子,你回去试试。莲子、桂圆肉、冰糖适量,在沸水中煮成粥,再加入冰糖即可食用,或是黑木耳与大米共熬成粥,调入枣丁,加入冰糖,这两个方子有补血降压、滋阴养胃、和脾补气的功效。”

    然后他拿出一张白纸,“我给你写下来吧,省的你又忘了。”

    写好之后何苏叶递给她,她沉思了一下问道,“何医生,如果一个人感冒了,但是不喜欢打针吃药怎么办?”

    他想了一会,“可以吃感冒茶,要我写一些给你么?”

    她得寸进尺,猛点头,一副大尾巴狼的模样,何苏叶倒是觉得好笑,也只能按捺笑意,低头给她写方子。

    沈惜凡看着何苏叶,有些出神,她暗自忖度,和她相亲的都是一群“极品”男,为什么没有像何苏叶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看上去那么和气又温柔,她忽然很恼这样的相亲。

    结果她脱口而出,“何医生,有没有一味药能让我妈打消让我相亲的念头?”

    何苏叶写的正认真,“哗啦”一下笔下一错,划出淡淡的印记。

    沈惜凡忙解释,“我乱说的,您不要当真!”

    何苏叶想了一会,表情认真,“沈小姐应该去婚姻介绍所,本医院不提供类似的服务,我只负责把病人治好,不负责把正常人治病。”

    沈惜凡出去交钱,心里暗爽,今天帅哥医生的服务太超值了,如果要是没有最后自己不在计划中的表现就算是完美了。

    她边走边念,“五神茶:茶叶6克,荆芥、苏叶、生姜各10克,加水文火煎15分钟,然后加入红糖30克饮服,每日2次,可随量服用。可发散风寒,祛风止痛,适用于风寒感冒,畏寒、身痛、无汗等症……”

    继续傻笑,“五神茶,里面有苏叶……”没留神,撞到前面一个人,她一抬头,原来也是个医生,个子不高,但是长得极有个性,绝对让人过目不忘。

    她不好意思,医生也不好意思,两人相视而笑就各走各的路。

    把药拿回酒店,嘱咐许向雅伺候好那位凌祸水,自己便是挨到下班,拎着大包的东西回家治疗更年期中的老妈。

    沈爸爸看到女儿回家甚是意外,沈惜凡解释,“爸,我是来救你于水火之中的!”

    沈爸爸作了一个“嘘”的动作,“你妈还在房间里面睡觉呢,昨晚她说心烦盗汗,一夜没睡好,早上醒的又早,直到我下午从学校回来她才睡。”

    她点头,“爸,你先去书房忙你的,我给妈熬点粥,今天我去问医生,医生给开了几个食疗的偏方,说兴许能管用。”

    莲子养心益肾,补脾润肺,清热安神,固心降压,桂圆性温味甘,益心脾,补气血,用于心脾虚损、气血不足所致的失眠、健忘、惊悸、眩晕,冰糖补中益气,和胃润肺。

    厨房里面是大米粥的香味,伴着莲子桂圆的淡淡药气,最后加入冰糖,一下子,甜蜜的香气窜起来,微热的水汽带着甜香味,弥散在家里。

    饭桌上,沈爸爸把碗递过来,“凡凡,再给我一碗粥,挺好吃的。”

    沈惜凡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老爸,这个是给我妈吃的,治妇女更年期综合症的!”

    沈爸爸打哈哈,“没事,你老爸也快了,提前做好准备,未雨绸缪!”

    沈妈妈瞪他,沈爸爸立刻改口,“盛饭,盛饭,吃粥吃不饱!”

    晚上还要回酒店,她保证这期工作一结束就回家住段时间,沈爸爸才放她离开。

    冬天确实很冷,阵阵风吹的骨头里生寒,她打算从明天开始带着喝一点贯众板蓝根茶,预防流行性感冒。

    觉得衣服上有一股甜腻的香味,不似甘草清凉,而是冰糖的绵长悠远,暖入心肺的滋味,就如自己的心情,甜甜的,无忧无虑。

    她忽然想到何苏叶右边深深的小酒窝,笑起来,就像冰糖,夏天清凉,冬天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