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 第十二章 白薇

第十二章 白薇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

    第十二章 白薇

    第二天何苏叶被老板一个电话叫去了学校,正巧是元旦放假,校园里反而平添了许多人气,来来往往的研究生、博士生都一脸轻松,好容易偷得浮生半日闲。

    结果他却闲不了了,老板顾平教授指指桌上一堆厚厚的卷子,“小何呀,要是不忙的话帮我把方歌给改了,那群小本科生,字写的乱七八糟。”

    他只好接过来,冷不防顾教授说了一句,“苏合香丸麝息香,下面是什么?”

    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木丁朱乳荜檀囊,犀冰术沉诃香附,再用龙脑温开方。”

    顾教授“嘿嘿”笑了几声,满是赞许,“很好很好,一点都没忘!”忽然板起脸,口气严厉,“小何,给我‘好好’改,‘认真’改,不许放水!”

    顿时,何苏叶觉得冷意从脚跟直窜到头皮,心里默念,4.5个学分,估计又要有人掏钱了,果然,灭绝道长,你依然是那么灭绝呀。

    他把试卷装好,包就斜挎在肩上,然后打算去食堂打包回家,中午就凑合一顿算了。绕过长长的百草廊,有几个女生坐在石凳上练习台式汞柱血压计,他没留意,轻轻瞥了一眼就过去了。

    马上就有女生低呼,“快看,帅哥!”

    有人接口,“我们学校竟然有此等货色,天哪,我二十年都白活了!”

    然后就是一个女孩子吃吃的叫,“别再按打气球了,我膀子要被撑死了,哎呦!”

    何苏叶听的真切,“噗哧”一下笑出来,抬头一看,发现走过了路,正想绕回来,看见一个男生站在后墙根那炫耀的跟一个女生说,这墙特好翻,以前没新校区的时候,我们都是爬墙出去包夜的。”

    他当然记得这堵墙,当年封校的时候爬走过多少同学,他都记不得了,但是就是这么矮的一堵墙,自己竟然没能翻过去,因为总是有一个女生有事没事威胁他,“何苏叶,你爬走试试看!”

    彼时学校下了通告,封校期间擅自离校,留校察看,并不许评定奖学金。

    他当时真的急疯了,家里电话没有人接,爸爸妈妈办公室电话长久的忙音,手机全部停机,自己就如生活在真空中,感受不到任何声音,哪怕是细微的波动。

    最后一次他真的豁出去了,不管什么处分,更不在乎什么奖学金,结果他刚要跳下去,熟悉的声音传过来,“何苏叶,别做傻事,我求求你,好不好!”

    没有盛气凌人的口吻,带着哭腔,他一下子慌了,脚下一滑,直接从墙头摔了下去,堪称他人生中最狼狈、最失败的一笔,不过幸好,只是手臂上蹭破了皮。

    他只好傻傻的蹲在那里,顾不得自己手上脚上的痛,柔声安慰张宜凌,“算了,我不翻了,你也别哭了,再哭我就要钻地下去了。”

    然后,他们就乘着月光一起走回去,张宜凌睫毛上还挂着泪水,闪闪亮亮的,何苏叶觉得有些歉疚,但是他实在想不通她的动机,终于问出口,“你为什么不让我走?”

    张宜凌稍稍收敛了情绪,“学校都有通告,你一出去不是自寻死路?”

    他叹气,“那正好没人跟你抢一等奖学金了。”

    她冷哼一声,睥睨的看着何苏叶,“不稀罕,平白让给我的,我才不稀罕呢!”

    他只好讪讪的笑,半天憋出一句,“谢谢你。”

    其实何苏叶那时候就知道她有多好强,自己想要的东西从不会假借人手,但是他实在迟钝,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为自己担惊受怕,他居然没有深究原因。

    他心思细腻,但是无奈,他对感情方面一向迟钝的让人咋舌,非得是坦率、直接的告白才让他明白,暗送秋波一概无效。当时全部人都看出张宜凌对他的爱慕,何苏叶仍然不自知,以前他总是心无旁骛,一个人活得悠闲自在。

    直到他妈妈的消息传来,他在黑夜里完全迷失方向,是张宜凌伸手,把他拉出来。

    他总觉得自己亏欠她甚多,想过要用一辈子偿还,终是没有等到那一天,她已经跟他说,何苏叶,我们已经两清了。

    从此,他的世界不再有她。

    也许,他早就应该知道,张宜凌不是自己那杯茶,对她再多的感情,可能是亏欠、依赖、感激,但是真正的爱恋,少之又少。

    时间,真的可以让人想通一些事情。

    走进食堂,刚排上队,琢磨着今天吃几两饭,手机就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着接起来,那边声音也是非常犹豫,“何苏叶,是你吗?”

    他一下子反应过来,“邱天?”

    那边“哈哈”大笑,“是我,俺胡汉三留洋回来了,请你们吃饭,吃烤鸭可好?”

    他赶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有五六个人了,全部是以前读研时候的死党,他们看见何苏叶就开始起哄,“小何才露尖尖角,早有美女立上头!”

    何苏叶一个个捶过去,看见邱天顿了一下,笑着问,“回来了?美利坚合众国可好玩?”

    邱天是何苏叶的同学兼死党,跟何苏叶性子相反,他活泼好动,一张嘴经常是能颠倒黑白,迷的女孩子团团转。光看外表,没人能把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跟Be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的MD联系起来。

    他读研究生时候转去了临床,然后被公派出国,读了博士学位今年才回来。

    他和张宜凌,是当年两个被公派出国的人。

    酒席上,大家疯闹成一团,尤其是邱天,正宗的美语不知道被丢哪去了,一口家乡话噼里啪啦的蹦出来,红的黄的,什么段子都能讲。

    何苏叶喝不了酒,也是硬被灌了几杯,末了他去洗手间的时候,邱天喝高了搂着何苏叶肩膀问,“想不想知道张宜凌现在怎么样?”

    说不想是假的,他点点头,“她现在怎么样?”

    “不好!”邱天看上去很清醒,说话还掷地有声,“原来我们是公派,读这么两年就回国,她一心想留美国,结果学校这边不提供证明,Beylor那又不承认医学本科学历,她只得转去读生物工程,毕竟不是自己专业,听说吃力的很。”

    “哦?”何苏叶微微挑眉,“看来你也不是很清楚嘛?”

    邱天捧水湿湿脸,深吸一口气,“那时候忙的都疯了,谁还顾的上管别人,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张宜凌的关系,跟仇人似的。”

    何苏叶叹气,“她性子总是会害了她。”

    邱天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何苏叶,半晌才决定继续说下去,“如果你还喜欢张宜凌,今天就不会来见我,我早知道,你们不会有结果,但是那时候你差点为了她和我绝交。”

    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般,有些撩火,他背对着邱天,真心的说了声,“谢谢!”

    邱天过来掐他,笑嘻嘻,“啥时候找个老婆给俺瞧瞧,让你家儿子管俺叫干爹!”

    出了酒店,天气一下子变得阴沉,似乎要下雪的样子,路上行人匆匆,他竖直了衣领,借着冷风祛祛酒气。

    今天微微喝上了头,想起回去要改试卷,晚上沈惜凡还要来把资料送来,他弯进超市,买了一点绿豆、黑豆、红豆,准备晚上煮粥。

    煮粥是一门学问,分为煮和焖,先用旺火煮至滚开,再改用小火将粥汤慢慢收至稠浓。粥不可离火,用小火煨至烂熟,然后焖约上两小时即成。煮豆粥时,应放米之前待豆子开锅兑入几次凉水,豆子“激”几次容易开花,之后再放米进入。

    他干脆就在厨房里改试卷,不住的叹气,这群学生,真是让人没话说,他边改边笑,寻思改完之后去天涯上发一帖子,刺激一下需要补考的孩子。

    天已经大黑,他抬头往窗外看,发现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下来,他抑制不住欣喜,把窗户打开一探究竟,冷风夹着雪花窜进来,遇到腾腾的水汽,倐的一下就消失了。

    他想,沈惜凡到底带伞了没,别脑袋上顶着一堆雪可怜兮兮的喊,何苏叶,下雪了!

    可是他的预感总是那么准,他刚准备去盛粥时候,门铃就响了,然后就是沈惜凡笑嘻嘻的望着他,全身上下落的都是雪,乌黑的眼睛闪着兴奋,“何苏叶,下雪了唉!”

    把她让进客厅,她立刻翻出一大叠资料,用塑料袋包的好好的,小心的检查,笑着说,“还好,没湿掉,你看,我都翻译好了,只差你的专业名词了。”

    他又好气又好笑,只好问她,“吃过饭了没,我煮了粥,要不要来一点?”

    饭后,沈惜凡接了剩下的资料,眼睛一扫,一声不吭的去拎了大包过来,拿出一台丁点大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字。她速度极快,字母、单词像是迫不及待的从屏幕上跳出一样。

    何苏叶有些诧异,又有些惊叹,他第一次看见沈惜凡工作的样子:刘海用夹子夹在一边,戴着眼镜,目不转睛。谁说男人专注工作的时候最帅,他觉得女人工作的时候一点也不逊色。

    半晌,沈惜凡抬头,皱眉,“何苏叶,那些什么阴阳都用拼音?”

    他点点头,“加连字符。”

    “木香怎么说?”

    “Vladimiria souliei,先用拼音,然后解释一下。”

    屋里安静的就剩下他们两个打字的声音,还有简单的交流,两个人合作默契,不一会一份资料就完成了,李介在QQ上一连发了好几个表情过来,倒是把沈惜凡看得忍俊不禁。

    觉得肩膀有些酸痛,她抬头甩了甩膀子,没留神就看见何苏叶捂着嘴对着电脑笑,右边的小酒窝甜甜的,可爱到没天理。

    她实在忍不住,凑过去看,看到第一行就笑出来了,“何苏叶,那些小孩都太有才了!你这个老师做的也很有才!”

    某男人在网上发帖子:

    “挺抑郁的……改了你们的方歌……

    同学们,学中医的大家都知道‘白薇’这玩意,可是中国汉字就是那么奇妙,有了‘白薇’还有了‘百威’,某位同志就写上‘加减葳蕤用百威’。

    其实你要是写‘紫薇’也就算了,写‘喜力’我也算你对了,偏偏写个什么‘喝百威,赢宝马’,估计是觉得学中医没钱途,想去刮刮彩中个宝马。

    这句‘黄苓生地加甘草,发汗祛风力量雄’,怎么有人写“发汗壮阳振雄风”。

    看看都被小广告毒害的同学,孩子们,这些话不能乱写的,还好是给我看着了,给灭绝看到了,估计真灭绝了。

    还有同志把碧玉写成碧血,我就可真纳闷了,是不是小时候床头金庸看多了,念念不忘袁承志温青青金蛇郎君。

    还有更绝的,普济消毒蒡芩连,XX蓝根X翘X——不知道同学将来给人开药,想不起来用啥药了,直接用个XX代替,“您自个琢磨着吧!”

    改的过程中错字无限,同志们都别着急啊,两小时呢,慢慢写好了,脖子上的那玩意儿要用起来……

    有首方剂我觉得是学中医药都应该会的——麻黄汤中用桂枝,但是为什么有好多人第二句都是“细辛甘草木通施”?难道你们老师在讲治方原理君臣佐使的时候不是用麻黄汤举例的吗?

    总的来说批方歌比默写痛苦多了!

    精神疲劳了两小时,鸭蛋打了好几十,4.5个学分,估计又有人得付钱了吧!

    同志们,珍惜生命,远离补考,一切保重!”

    两个人就捂着嘴巴笑,沈惜凡指着屏幕,嘴里还念叨,“白薇,百威,不知道那位仁兄用百威做药,能治啥病的?”

    何苏叶很严肃的告诉她,“加减葳蕤用白薇,豆豉生葱桔梗随,草枣薄荷共八味,滋阴发汗此方施,这位仁兄用百威滋阴凉血的!”

    沈惜凡瞅着他,一本正经,“何苏叶,我第一次发现你能说出好笑点的东西,你说你是不是闷骚型的?”

    被她这么一说,何苏叶佯装生气,顺手卷起一本书敲她的脑袋,“小丫头开始没大没小的了,皮痒了是吧?找打!”

    沈惜凡连忙躲过去,只是没想到她人一闪,手指不偏不倚的扶住了抽屉,再退一步,身子把抽屉撞的“哗啦”合上,正好夹住了大半的手指。

    都说十指连心,她闷哼一声,眼泪就齐唰唰的流下来,完全不由自己控制。

    倒是把何苏叶吓了一跳,把她手抬起来,在灯下仔细看看,红了大片,沈惜凡眼泪婆娑的问,“我手指会不会断呀?”

    何苏叶叹气,“你觉得会断吗?我去拿药,乖乖的不要动,别再把腿给夹到了。”

    沈惜凡十分委屈的看他给自己上药,心想,我不过是胆小怕死而已,何苏叶你怎么每次都喜欢冲我,搞的我非常的郁闷!

    可是她完全不知道何苏叶的心思,刚才她被夹了一下,他受的惊吓不是一点点,看到她眼泪直流的样子,他开始自责,把不得替她受这个罪算了。

    而现在,柔柔的灯光下,她咬着嘴唇,弱弱的喊疼,无可奈何冲着自己翻白眼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十足的小女人的姿态。

    他脸有些微红,托着她的手有些把持不住,他觉得自己感情上迟钝的可以,用邱天的话说就是“骡子也比你强”,怎么现在碰上沈惜凡就好像开窍了一样。

    这怕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难题,比默方歌还难,他觉得。

    倒是沈惜凡完全不自知,眼珠子到处乱转,“何苏叶,那个白薇你有吗?”

    何苏叶回神,“你确定你说的是白薇,不是百威啤酒?”

    她用没被夹过的手指去戳他脑袋,“老人家没大没小的,我说的是白薇,那么好听的名字,不知道什么样的?”

    何苏叶恍然大悟,“哦,你要看那个是吧,我先提醒你别失望!”

    结果白薇真的不好看,沈惜凡垂头丧气,“我以为是多么惊艳的花呢,没想到是一堆枯草!”

    何苏叶指着标本细细的说,“这是白薇的根茎,粗短,有结节,多弯曲,表面棕黄色;质脆,易折断,断面皮部黄白色,木部黄色。气微,味微苦。性寒,清热凉血,利尿通淋,解毒疔疮。”

    沈惜凡接过来,“一种中药怎么能治那么多病呢?可是,白薇,真的是很漂亮的名字。”

    何苏叶笑笑,“小丫头怎么那么肤浅……”还没说完,看到沈惜凡瞪他,立刻改口,“其实中药里面好听的名字太多了,白芍、半夏、桂心、厚朴、茯苓、连翘、白术、香附、玉竹、紫菀、栀子、莲草、茱萸、紫花地丁……”

    他仔细的数着,神情很是专一、认真,沈惜凡看着他,觉得这个男子怎么看怎么温润,心下一动,“苏叶,也很好听……”

    冷不防的被打断,何苏叶轻笑出声,“是,比荷叶好听……”

    窗外是哗哗纷飞的大雪,飘落在窗台上,明天,一定是白雪皑皑的景象。宁静的冬夜静谧无声,屋里的暖气,台灯和电脑明亮温和的灯光,映衬着两个面对面坐着说话的人,和地上各样的中药标本。

    两个人都有些懵懂,更多的是不自知,橘色的柔光,从眼眸里流淌,融入无边的夜色。

    此情此景,让人觉得温暖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