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 第十四章 苦丁

第十四章 苦丁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

    第十四章 苦丁

    何苏叶去医院上班,刚下公交车,就看见邱天同志戴着MP3,摇头晃脑的走进医院大门,他有些好奇,走过去拍邱天肩膀,“别告诉我你也在这里工作。”

    邱天表情无辜,“什么世道呀,就这么不欢迎我的到来,俺好伤心的!”

    何苏叶笑起来,“欢迎,只是觉得哪个导师都震不住你,很好奇!”

    邱天叹气,“你以为弄个博士有什么了不起,医院一抓大把,俺还不是得跟在老板后面打下手,再说我们院的心血管科不是很强,我先呆着,没准哪天就跳走了。”

    何苏叶没做声,颇有同感,邱天接着说,“苏叶,其实我挺想去你爹手下的,可惜没办法,我不是军人。”

    他愣了一下,“是吧,好像是去不了,那个是军区总医院,要军籍的。”

    邱天一副“你真是迟钝”的表情,伸手想去掐他,唉声叹气,“我真是搞不懂你,当初不考军医大就算了,连研读的都是中医,国也不出;家里有个当院长、少将的老爹,还是全国心血管科著名专家,多好的先决条件,你真是浪费!”

    何苏叶无奈,“这种东西强求不来,我还是比较喜欢中医。”

    今天是顾教授坐诊,中医楼满满都是人,何苏叶和老板手下另一个女博士生坐在一边,看看病人,抄抄病历,叫号,顾教授严厉是一向出名的,女博士写方剂的时候停了几次笔,被瞪了好几下。

    好容易等一个电话把教授叫走了,博士生感叹,“老板坐一次诊,我就要折寿一个月。”

    那边就有小护士叫,“何医生,顾教授让你去内科楼,消化科。”

    女博士这才看清楚他的胸牌——“主治医生”,心理暗叹,怪不得老板那么器重他的,自己不过是个医师,按这个档子,先拜师的自己倒是该叫他大师兄了。

    今天一天过的特别忙,先是在中医楼陪诊,然后处理了消化科的一个病人,又被血液科的叫走,最后老板跟他说自己最近搞了一种新药,问他愿不愿意去帮忙。

    何苏叶苦笑,心忖着这年关还真是难过。

    那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部的申请表,被他压在桌子下面,很久没有碰过,Andy教授几次表示不想失去优秀的中西医结合人才,多长时间都愿意等。

    中医在本国研究的势头远远不及大洋彼岸的美国,他觉得有些悲哀。

    好像到了年底大家都很忙,李介被考试搅的晕头转向的,三天两头的跑来要何苏叶划重点给他;方可歆好像也很久没露面了,听说影像科也很忙;何奶奶打电话来,说是何苏叶爸爸去了日本,过年可能不回家了。

    何苏叶最近忙的确实有些心烦意燥,买了一点苦丁茶泡水喝。

    苦丁茶叶苦、性平、止渴明目、散风热、清头目、解毒消炎,外伤出血止血,主治风热头痛、目赤肿痛,而且有降血压、血脂,减肥抗癌、抗衰老功效。

    他偏爱苦丁茶的苦味,当白开水喝。

    下了今年的第二场大雪,比第一场更大、更猛,气象部接连发布一连串的警报,公路、铁路枢纽受损,机场被迫关闭,这个城市静悄悄的,仿佛被隔离一般。

    何苏叶也觉得被隔绝了一般,除了邱天、李介,没有谁和他说话。

    连沈惜凡也不知所踪,这个有时候聒噪,有时候安静的女孩子,凭空消失了一般,像被蒸发的雪花,不留痕迹,让人无处可寻。

    何苏叶想,如果发信息给她,会不会太突兀了,而且,有这个必要吗。

    这个冬天,真的很冷,一杯茶的热度,远远不够。

    他这几天都在研究药理,忙着老板的新药制剂,包括研究那台价值150万液质联用仪和65万的气质联用仪的使用方法。

    书桌上堆的满满的是各式的书、说明书、论文、报告,他何苏叶的东西从来没有这么凌乱过,只是他无心收拾,任由其发展。

    他伸手想去抽那本压在最地下的中国药典大全,不想把上面书全部弄翻了,在所有的书中,他发现一张蓝色的信纸,夹杂李介那份资料中。

    字迹是沈惜凡的,清秀文雅,还有些灵动之姿。

    “城市上空有大片大片浮云迅疾流动,忽然有鸽子划过天幕,那些细碎的剪影被隔壁阳台垂落下来的钢丝镶嵌在时光中,仿佛悲伤的音符,拨弄失去爱人的心弦。

    我觉得这一幕好熟悉,之前也有过这样的天吧,我和你手牵手走在雨后的大道上,我问你什么才叫幸福,你说幸福就是和喜欢的人,吵吵闹闹的过一辈子。”

    “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打伞,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微笑,一个人淋雨。所以这样一个落雨的午后,我一个人从花市的东头逛到西头,再从西头走到东头,后来我终于饿了,于是一个人走进那家港式茶餐厅,点了平时你最爱吃的海鲜面,一点点,仿佛吃掉回忆一样,吃掉面前的食物。

    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夕阳斜。没有我的日子,你过得好吗?”

    酸酸的滋味涌上他的心头,何苏叶轻轻喟叹一声,想起上次沈惜凡哭红的眼睛,以及问他奇怪的“失而复得爱情”的问题,他就应该察觉到不对劲了。

    沈惜凡一定深深喜欢过,这封信的上的那个人,耗尽全力,飞蛾扑火般的,然后熊熊燃烧,化为灰烬,然后现在,那个人是不是回来找她了?

    这样一个好女孩,单纯可爱,有些顽皮却凡事认真努力,她是应该被人放在手心里呵护的,爱惜的,而不是用来伤害、抛弃,然后再回头苦苦乞求原谅的。

    她最近的凭空消失,会不会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还是有想不通的事情,他有些担心,虽然——感觉有些怪怪的。

    最后还是发了信息给她,却像石沉大海一样,他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回信,拨电话回去传来冷冰冰的回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端起茶杯,他第一次觉得淡淡的苦味从舌尖传来,他坏心的想,要不要加一点糖进去试试。

    其实这并不是沈惜凡的错,晚上参加她表哥婚宴的时候,堂姐家刚满四岁的小豆丁哭着闹着要回家,她抱着小孩让他在楼梯口闹腾,把手机拿出来,放音乐逗着他。

    结果她一转头,小豆丁就不安分,两手捧着手机,没拿稳,手机从二楼掉了下来,坠到一楼的大理石地面上,摔了个五马分尸。

    她觉得年关真的是很难过,寂寞又无聊,还破财。

    却不知道有一个人惦记她,惦记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去上班,沈惜凡觉得没有手机寸步难行,决定下班之后赶快去买一个手机,解决沟通交流问题。

    正巧快递公司送来东西,她有些好奇,签了名就拆开来看,倒是着实的被吓到了,周生生的logo,打开一看是一根钻石项链,她隐约记得是那款“铂金心影。”

    她瞠目结舌,碎钻的光芒在橘色的灯光下折出梦幻般的光色,流光溢彩,粼粼的好似月华,难怪女人都喜爱钻石一类东西,不光是虚荣,而是极大的满足了她们的美感。

    她也不例外,但是这个礼物太贵重了,不是她不想要,而是她要不起。

    想拿电话打给严恒,又觉得用酒店内线似乎有些说不清楚,忽然看见首饰盒子里面有一张便签,她拿起来看看,然后小心的把项链装好,再把盒子放到包的底层。

    她决定去咖啡店找他,然后把礼物退回,她要告诉他,请让我想想。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吧,比如伤害不是随随便便一笔勾销的,而感情,也不是说没有就能烟消云散的,她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只是在她不想生命中有遗憾。

    想清楚再说,未来该怎么走,时间会证明一切。

    何苏叶留在实验室极晚,同去的研究生做事毛躁,不小心把药剂的量算错了,然后推翻一切又重来,原本五点钟就可以结束的实验被拖到了七点多。

    他打算去吃路边摊凑合一顿的,结果转去那家拉面店的时候看见了沈惜凡,一手筷子,一手纸巾,“呼啦呼啦”的吃着麻辣烫,挺自我娱乐的样子。

    他忽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为自己无缘的牵挂,和这个小丫头没心没肺的做法。

    沈惜凡正在欢畅的挑着生菜,汤碗里面红彤彤的都是辣油,嘴里不停的哈气,然后她看见何苏叶端着碗,示意能不能坐在她对面,她好奇,那厮也会吃这种东西。

    果然是闷骚型的人,居然是清汤,多没意思,麻辣烫要吃的是什么?就是麻辣两个字!她鄙视的望着他,撇撇嘴。

    何苏叶冷脸,“我上火了,吃不了辣的,别这样看我,我最近很不爽!”

    原来温文和气的中医生也是会有情绪的呀,可是她沈惜凡更不爽,吃麻辣烫的火气上来了,“我才不爽呢,手机砸了不说……”

    何苏叶一愣,嘀咕,“手机砸了?哦,原来如此……”

    一口菜噎住了,沈惜凡缓口气,吮了筷子两下,叹气,“破财也就算了,前男朋友找上门,白白送东西给自己,你以为我赚到了?哪有!我又把还回去了,我好郁闷的说!”

    这话,何苏叶听的起来真不是味道,心思百转千回,原来那个纸上的人,真的是她的前男友,原来她那天可怜兮兮的样子也是为了那个人,现在,张口闭口也是那个人,还送礼物给小丫头,干嘛,想讨好人家?还好小丫头立场坚定,站对了革命队伍。

    他何苏叶二十多年都没唾弃过谁,现在倒是对小丫头前男友很有看法。

    等等,他是怎么了?在想什么乱七八糟、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

    一顿饭何苏叶吃的索然无味,倒是沈惜凡吃完了又笑嘻嘻的伸了筷子挑他碗里的面筋,一点都没有把前男友的事放在心上的样子。

    他看着小丫头吃完唉声叹气,“我那个郁结呀,心火很旺呀,别看我现在这样子,貌似很快乐的样子,其实我都愁死了,何苏叶,你说我咋办呢?”

    病急乱投医,他觉得小丫头应该去急诊,先来一针安定,然后转到神经内科,说话都不利索了,问他咋办,却说不出个缘由来。

    “苦丁茶,消消火。”他回答,为了摆出充分的证据,他又补充到,“我最近也在喝。”

    沈惜凡“呀”的一声,“何苏叶,苦丁茶,你要减肥?”

    无力加挫败,何苏叶头大,没好气的回答,“荷叶也能减肥,可是也没人规定不能用来热解暑,升发清阳,凉血止血。”

    话音刚落就听见沈惜凡哧哧的笑,“苏叶,荷叶……你真是啥功效都全了。”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各怀心思,沉默了一路,最后沈惜凡按捺不住,“何苏叶,我觉得,遗忘没那么容易,比如说我前男友,明明理智告诉自己没可能,但是不由自主的会去想,说不上的感觉。可能以前喜欢的太深,然后被伤的很重,想忘也忘不了。”

    “你跟他在一起多长时间,我是说你前男友?”

    “两年,确切的说是764天……”

    “哦……你手机修好了没?”

    “刚买了个新的,郁闷死了,对了,你发信息给我的?”

    “嗯,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做什么呢。”

    “不好意思……”

    何苏叶回家,泡了一杯苦丁茶,重新拿起那封信,柔和的灯光下,蓝色的信纸折出淡淡的忧伤,她的话语,她的心伤,他能感觉到。

    再次看来,岂止是酸酸的感觉,他有些心疼她,原来小丫头还残留着曾经年少时候留下的疤痕,看似愈合,实则深到骨髓,一不小心,就是翻天覆地的疼痛。原来她一直没有男朋友,是便不敢再提及、再爱上,然后再伤痛。这样敏感的女孩子,脆弱的有些让人有保护欲。

    把茶送入口中,何苏叶不禁皱眉,苦,真苦,心底有块地方隐隐作痛,细软绵长,点点滴滴,揪紧了他的心。

    他是喜欢上了她吧,对她那么牵肠挂肚,喜欢看她的一颦一笑,生气皱眉小女人十足的样子,几天不见会想念她,为她担惊受怕,介意她的前男友,莫名其妙的吃醋,一切都是他喜欢她的证明。

    欢喜和无奈同时抓住了他,小丫头心里有个无底洞,他不知道用什么去填满,她不肯向前走,他断不能硬把她拽出来,但是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个让他心疼,让他感到责任感的女孩子周身洒满阳光,笑的那样幸福和快乐。

    仅仅让她感到幸福就可以了,他愿意站在她身边,安静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