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最新章节!

    我这时才知道,老谢应该是不想再跟我有联系,也许他不想参与我们的事,也许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不想打破这个平静,也许他早就不想做牌商,也许……有太多也许了,我忽然觉得释然,我已经没必要再去猜老谢的心思,也许老谢现在的心态,正是我早就应该有的吧。

    有辆出租车经过,我连忙招手把它叫住,让司机带我去火车站。

    从这之后,我彻底告别了当牌商的日子,因为有老和尚警告,我注销了所有与牌商有关的联系方式:手机卡,QQ号码和邮箱,也把手机中所有客户和跟佛牌有关的电话号码全部删除,包括费大宝和小杨的,再删除一切相关图片、视频和交易资料,生怕留下半个字,都会对我不利。

    最初那段时间,我经常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每天早上,我仍然还要打方刚的手机号码,直到那个号码从关机变成泰英双语的空号提示。

    坏事传千里,亲朋好友们也渐渐知道了我“投资失败”的事,有的惋惜,有的生气,有的嘲笑,有的讥讽。但我已经都无所谓,我终于明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活着,能困了就睡、饿了就吃,才是最大的幸福。

    我开始彻底吃素,所有人都不理解,我告诉他们这是某高僧算出来的,说我要是吃素,以后还有财运,否则没戏。大家都笑话我,父母也说和尚都会骗人,但我仍然坚持。好在时间一长,也没就人对这事有兴趣了。那段时间我仍然会经常在梦中看见那些已经死去的客户,总在梦中惊醒,浑身冷汗。但奇怪的是,我一次也没有梦到过方刚。

    除了老谢再也没有联系之外,也没有过Nangya的消息,不知道她在哪里,遇到了什么。当然,我从心底希望她只是隐居在某个地方,平平淡淡地度过后半生。而费大宝和小杨,我也再没联系过,虽然有的时候很想找他们,但还是忍住了。

    不当牌商,我只好再去操老本行卖手机。但我实在不想给人打工,毕竟之前我也是年收入几十万的人,于是就向父母借了几万块钱,投资做二手的手机生意。没到一年,居然全都赔进去了,同行都笑话我,称手机生意这么好做,想故意赔这么多也不容易。

    我开始反思,是不是因为业障难消,导致我运势极低,做生意也不行。谈了几个对象,但都吹了,沈阳女孩对男方的要求相当多,我这种没长相没钱的男人,基本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王娇倒是运气不错,在她老公舅舅的帮助下,夫妻都进了营口某事业单位任职,现在儿女都有,住着高档小区,开着不错的车,可能看到我后来混得不好,所以跟我的联系也越来越少。

    第二年,也就是2008年末,我经朋友介绍去北京,在某小影视公司做一名剧组人员。没想到,在某次朋友聚会的时候,我认识了一名湖南女孩,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她年轻漂亮,交往半年多后,我带她回家看过两次父母,他们也很满意,于是,我们就结婚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看上我什么,因为我在沈阳的朋友和同学中,我老婆是最漂亮的。她不嫌我穷,只是跟我过着最简单的生活。

    后来我们有了女儿,现在已经快七岁,当年刚提笔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她才五岁,时间真快,已经过了两年。我很多女读者那时还没怀孕,而现在孩子已经一岁多。我再也不敢去东南亚任何国家,香港也不想去,一是心虚,二也是因为没钱。

    数年之后,我仍然经常想起他们。我会猜测Nangya并没有遭到毒手,只是临时决定去了别的地方,我会猜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