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我有一座无敌城最新章节!

    乌云先生注视下,徐行之额头微微见汗。

    “先生,学生并无欺瞒之意,更无借长安渔利之心。”

    徐行之平复心境:“李师于学生有半师之恩,听闻轮回丹的事情,学生确实有心相助李师,帮他们父子重聚天伦。

    而他们付出的代价,并非只有那一套笔墨纸砚。

    李师之子李俊,当年之所以重伤垂死,据说是因为知道了些他不该知道的事情,以至于遭人灭口。”

    乌云先生闻言,轻轻挑了下眉梢,但仍未开口。

    徐行之继续说道:“对方,可能跟东唐王室有关,在李俊重伤昏迷期间,他还遭过不止一次刺杀,全靠李师保护才留得性命。

    这几年见他始终不醒,而且状况越来越差,对方才停了刺杀的念头。”

    真话……通过系统判定,张东云来了几分兴趣。

    不过,乌云先生面上,仍未放松。

    “行之,你让人很失望。”

    他漠然注视徐行之:“老夫并非擅权之人,愿意给你们自由,让你们自己充分发挥,但你今日之举,过线了。”

    徐行之一揖到底:“行之知错,请先生责罚,学生甘之如饴。”

    “知恩图报,是优点。”乌云先生言道:“但你需记得本分,你需要更多成绩,才能重新获得老夫信任。”

    徐行之闻言,松了口气,背后衣衫已经全被冷汗打湿。

    他再行一礼:“谢先生开恩。”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乌云先生屈指一弹,一个瓷瓶落到徐行之面前。

    “是,先生。”徐行之接了瓷瓶,行礼告退。

    他再见到李志斌,便将瓷瓶交给对方:“这是乌云先生赐下的丹药。”

    李志斌堂堂第七境的大儒,此刻接过瓷瓶,手指竟微微颤抖。

    他从瓶中取出丹药,看向徐行之。

    徐行之言道:“丹药出炉,只存在一时三刻,稍微耽搁,便化为乌有。”

    李志斌深吸一口气,将丹药送到儿子嘴边。

    担架上的青年深度昏迷,根本无法服药。

    李志斌徐徐诵念一首诗文,显化流水,帮儿子吞下丹药。

    下一瞬间,李俊面上,就浮现血色。

    李志斌和门下学生见状,楞在当场,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

    他们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么快?

    第二个念头则是,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但下一刻,青年猛地咳嗽起来,身体震动,居然自己一下子在担架上翻身。

    李志斌又惊又喜,多年养气功夫毁于一旦,满脸心有余悸,上前抱住儿子。

    他能清楚感觉到,李俊体内生机勃勃,原先纠缠的沉重伤势,在飞快消退。

    李俊睁开眼,看着自己的父亲,一时间满是茫然:“……爹?您……您哭了?”

    李志斌愣一下,如梦方醒,连忙抹去眼眶泪水,但仍然抱着儿子不松手。

    徐行之在一旁见了,心中宽慰。

    他终于得到在长安城一展抱负的机会。

    哪知道第一件事情,就让他天人交战。

    念及李志斌昔年半师之情,不忍见对方白发人送黑发人,徐行之最终还是做出决定。

    万幸,乌云先生饶了他这一次……

    徐行之压下后怕的心思,上前说道:“李师,恭喜你们父子重聚天伦,不过学生要打扰一下,先请教李兄几个问题……”

    片刻之后,徐行之再次参见乌云先生。

    “说吧。”乌云先生淡然道。

    对张东云来说,方才徐行之和李俊的对话,他其实已经听过,眼下乌云先生的投影不过走个过场。

    让李俊险些被灭口的情报,对张东云而言,总体价值有限。

    东唐那位神秘的暗阁阁主,名叫高宇。

    但其实,他的名字,应该是李宇。

    跟东唐世子李宏、清原郡王李宕,乃是同出一父的兄弟。

    对这一点,外界早有人怀疑,那位东唐暗夜君王,其实是当今唐王的私生子。

    不过,怀疑是怀疑,始终没人拿到真凭实据。

    而李俊,则是不巧撞破了王室中人密谈,坐实了这个猜测,结果遭人追杀,险些被灭口。

    对张东云而言,这个消息用处不大。

    只要对方敢来长安城,是不是唐王儿子都没用。

    正大光明的唐王第四子李宕,现在正给他长安修路呢。

    倒是另一个信息模糊的情报,让张东云更感兴趣。

    唐王的私生子高宇,可能只是个挂名的,身居高位,像是唐王对这个私生子的补偿。

    而真正负责暗阁行动的首脑,另有其人。

    这倒是有点意思,但不管是紫日老魔,还是青云观叛徒顾河川,都不了解这个情况,当真如此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