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高滔滔怅然道:“多美的词啊!”

    赵曙在边上擦拭唢呐,随口敷衍道:“是啊!”

    上次这首词被皇城司弄到手后,君臣惊艳了一番沈安的大才,然后顾忌西夏人那边的反应,就封锁住了,可没想到这首词竟然传了出来,希望李谅祚不要联想太丰富。

    他看了高滔滔一眼,觉得女人都有些毛病……

    女人的心中大多住着一个文青的小号自己,平日里相安无事,一旦被某些事物勾了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官人……”

    高滔滔心中满是缠绵,可赵曙却有些想笑。

    那位梁皇后亲自去谈判,沈安恰在此时作了这首词……

    李谅祚要是知道是沈安作的,会不会想宰了沈安。西夏人要是知道了,会怎么看李谅祚夫妇?

    哎!

    这事儿,沈安真的太作孽了。

    赵曙想到就说了出来,“沈安真是作孽了……”

    “官人……”

    从赵曙登基后开始,高滔滔基本上都是称呼他官家,此刻换做是以前的称呼,赵曙不禁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眼神火辣辣的皇后。

    “那个……我才想到了唢呐的一个吹法……”

    “关门!”门外的陈忠珩老练的令人关门,随后里面的声音就有些那个啥……

    他转身看着外面的春光,只觉得神清气爽。

    晏月啊!那真是个灵秀的女子,让某魂牵梦萦。

    “这首词真的好!”

    下面两个宫女在低声说话,不时吟诵这首词,一脸的多愁善感。

    “沈县公果然是大才,最懂我们女人家……”

    “是呢,你看他弄的那些东西,香露……还有那些……托奶……少辛苦了许多,还有那些裤子……”

    “别说了,好羞人。”

    “怕什么,这宫中就官家有东西,其他人都是摆设。”

    宫女大胆的话让陈忠珩不禁有些悲伤,然后下意识的摸摸……

    随后就一脸的惆怅,春光变得黯然失色。

    某的晏月啊!

    陈忠珩在惋惜自己失去了家伙事,外面却被沈安的这首词给炸到了。

    郡王府里,两个女子在唱曲,唱的正是这首词。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老流氓躺在榻上,依旧是袒胸露那个啥。身后的阿苏在帮他挠背,老仆在边上打盹,被他吵醒了,看了他一眼,见他依旧流氓气息十足,就放心的闭上眼睛。

    “你等整日就说什么十三郎不给你们做官,做什么官?”

    赵允让吼道:“还有人说沈安年纪轻轻就做了大官,还封爵,比皇室人还风光,是啊……风光。”

    下面一堆儿孙都在听着,其中一个说道:“爹爹,那沈安不是风光,而是太风光了。比咱们家都风光。”

    “屁!”

    赵允让骂道:“你们只看到他的风光,可谁去沙场厮杀了?你?”

    说话的儿子急忙摇头,他知道自家老爹的脾气,真要较真的话,说不得会叫人传话进宫,让赵曙把自己弄到边塞去。

    那些地方……野蛮啊!要是被弄死了咋办?

    赵允让见他畏缩就怒了,劈手就扔了茶杯过去。

    “呯!”

    那儿子被砸了个正着,捂着额头不敢吭声。

    “人家沈安数度出生入死,这才得了这个爵位,官家觉着不公,于是就默许了他打断那些对头的腿,你们以为这爵位是好拿的?不要脸!滚!都滚出去!”

    噼里啪啦,儿孙们刚出去,身后一堆东西就飞了出来。

    这个老头子越来越暴躁,而且嗓门也越发的大了,刚才这番话定然会被外人听到。

    里面的赵允让闭上眼睛,恍如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说道:“宗室书院……家里的人也要去。”

    老仆说道:“阿郎,府里的小郎君们怕是不肯安生。”

    作为皇室,而且是很亲的关系,若非是有赵允让压着,这些儿孙怕是早就各种嘚瑟了。

    赵允让冷冷的道:“到时候谁敢不去,赶出去。沈安那边也得说好了,别另眼相看……否则等老夫去了之后,十三郎怎么办?左右为难?那不是帝王。趁着老夫还在,给他收拾些麻烦。等老夫去了……人死如灯灭,那就只能自求多福喽。”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宋大丈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眼看书只为原作者迪巴拉爵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迪巴拉爵士并收藏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