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一支鸡毛令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一支鸡毛令最新章节!

    容以安自然也将目光落在了穆云舒的身上,毕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穆云舒有多爱晏轩寒。

    听到这个声音穆云舒手不由的握紧几分,心中一痛,有种灵魂不能和这身体很好契合的感觉徘徊在心头。

    她怎么都没想到,只是听到了晏轩寒的声音,原主残留的反应就这样大了。

    穆云舒忍着心中刺痛,透过容以安看向里面,却只能看到冷硬的一角锦袍。

    心中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仿佛原主的痛传到了她的灵魂。

    容以安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眼中流露着几分得意几分嘲笑。

    晏轩寒都去抄了摄政王府,都要娶她了,穆云舒还不死心。

    “舒儿。”穆宁赶过来的时候还喘着气,她本来是不想看到穆云舒上台,所以一个人躲到后院伤心去了。

    但是听到寒王也来了,她就不放心的赶过来了。

    穆云舒捂着胸口,被金儿微微扶着。见穆宁过来连忙,笑着道:“扶我去苏世子的厢房。”

    哪怕穆云舒极力掩饰,众人还是感觉她不好,听到晏轩寒的声音她就不好了。

    穆宁上前从金儿手中,接过穆云舒。看了一眼容以安,眼中一涩。“好。”

    容以安看一眼两人,没有再说什么,穆云舒都不屑和她说话,她更是不稀罕和她说,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云舒不管你怎么想我,我都是希望你好的,哝,这是我的一些心意,只希望云舒你过的好一点。”说完看着穆云舒,就要进房间,动作却是缓慢,仿佛等着穆云舒下一步动作。

    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这未尝不是一种羞辱。但是看在众人眼里却未尝不是容以安对穆云舒的另一种好。

    穆宁看着这容以安的样子,又何尝不知道她是羞辱穆云舒呢。捏着的荷包紧了紧,就要朝她丢回去。

    穆云舒却猛的捏住了她的手,从她手里接过荷包,感觉到里面厚实的银票,胸口的痛仿佛都缓了几分。“那就多谢容姑娘了。”

    听到穆云舒的声音,众人都是一楞,没反应过来,这不是摄政王府郡主该有的反应吧。众人一顿想到,哪里还有摄政王府,仿佛穆云舒的表现都是理所当然。

    晏轩寒听到穆云舒的话,拿着茶杯的手也是微微一顿,却是没有露出过多的情绪。

    最震惊的莫过于容以安了,她了解穆云舒,比任何人都了解,以她的骄傲她是怎么都不会接的。

    尽管心疼钱,容以安却也掩饰的极好,还是若无其事的走进房间。因为只是临时想羞辱穆云舒,她荷包里的银票是真的不少。

    台下的**猛的拍了一下手,叫道:“万倾姑娘干的漂亮,叫这容以安知道什么叫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

    **的声音一落下台下又是一阵安静,连穆云舒都忍不住想翻个白眼。大哥,没文化真可怕,这比喻我也是醉的。

    穆云舒看了一眼**,将他和她听到的江相府小公子对上号了的。只是看了一眼,便将荷包放起来,让穆宁扶着,朝苏离墨的厢房里去了。

    “你看到了吗?刚刚她朝着我笑。”**拉着一旁的人,激动道。

    旁边的人却是一阵白眼,却也是知道这相府公子的名声的,笑了笑却也不敢得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