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睡前的那碗药看起来还是黑乎乎的,少年端出来时有点尴尬,不过这次御王很认真地屏着气喝完了药,和它的外貌一样,既丑又难喝,不过好在晚餐是另外半只鸡炖的汤,汤里有香菇野菜,还有一些黄精,显然是挖来的,味道不错,同样只有一人份的晚餐,少年端来后就不知又去哪儿了,直到睡前才抱了一套被褥来。

    “你睡床上吧,我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御王腾出了床上的位置,慢吞吞地收拾着被褥。

    听得这话,少年加深了一分笑容,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刚想说好,可转念一想,对方毕竟是御王,还是客气一下比较好,于是有些腼腆地笑笑,“其实我也可以睡地上的。”

    “行,那就这样吧,晚安。”御王以迅雷之速还原了一切,钻进了被子里。

    抱着被褥的少年:“……”

    ——*—

    许是这三天睡眠充足,御王苏醒在了半夜,他睁着眼看着房梁,窗外的月色柔和,连带着心也一起宁静了下来,既然伤势快好了,他也要尽快回皇城,他失踪之事事关重大,不能一直让庄未然独自承担压力。没了睡意的御王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屋内太黑,他差点被蜷缩成一团的少年绊倒,皱眉看了双眸紧闭的少年一眼,御王扯过他搁在床上的外袍,也一并盖在了少年身上。

    借着月色在木屋里闲逛了一番,寻常的木屋,寻常的小路,寻常的院子,以及……一间落了锁的屋子。御王摸了摸铜锁,很光滑,没有落灰,他眉梢轻扬,没有过分追究,却默默把事记下。路过厨房时,御王忍不住进去看了一眼,却瞬间瞪大了眼睛,没有米,没有菜,没有肉,没有任何食材,唯有架在炉火上的药炉和一股隐隐的鸡汤香味证明了少年是在使用这个厨房的。

    御王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到了卧房内,少年还保持着他离开前的姿势,小小地缩成一团,手中死死地拽着御王的外袍,甚至捏得明显起了皱。御王哑然,平日里看似强大的少年晚上这种明显缺爱的睡姿是怎么回事?

    没有再探究,他又躺回了床上,月色宁静,起先御王还是睁着眼睛的,可不知不觉还是又一次睡了过去。翌日,御王醒来时少年已经不在木屋了,早膳就备在桌上,是一碗野菜粥和一叠狗肉,旁边还有一碗紫黑紫黑的药……怎么觉得更不想喝了?不过看到这一顿可以称得上不错的早膳,御王却锁紧了眉头。

    ——*—

    少年每日煎的药虽然难看难闻难喝了点,可效果倒不是一般的好,这才不足半月,只要别再去打打杀杀,御王基本已经行动无碍了,他想到空空荡荡连耗子误闯进来也要被饿死的厨房,既然还要住上几日,也不好就这么白吃白住,于是去附近的山野间溜了两,野菜野草挖了一箩筐,可野兽却是半天不见一只,只有偶尔飞来一只麻雀被他顺手丢尽了箩筐里。

    回到木屋时,他把东西放在了厨房,厨房里比起昨夜多了点野菜和可以充当调味的东西,以及摆在案上的一大块狗肉,御王看一眼这些东西,神色莫名,在厨房中伫立了一会儿,又带上斧头出去砍柴。在经过那间落了锁的屋子时步伐微缓,只见黄色的铜锁上落了几滴新鲜的血液,色泽猩红,还处于半干的状态,而御王确定昨晚并没有这些血迹,有这么一瞬间,他想停下脚步拿斧头劈开这扇门看看门后到底有什么,可看到了什么又能怎么样,他杀不死少年,毁不了雾江盟,做不到以牙还牙,林静死了,白氏亡了,母妃走了,他亦不想再给自己心中添堵了。

    前院传来一阵响动,正向外走去的御王很快撞见了抱了一袋米回来的少年,仍旧是一袭白衣,怀中抱着也就够一人吃三天的米,肩上还挎了一个布包,没捂严实的包里蹿出三根青翠的葱。

    御王:“……”看起来意外的和谐。

    少年:“……”似乎能看出暴君在想什么了。

    帮少年把东西拎进了厨房里放好后,御王眼前突然多了十根苍白修长,不显关节极为纤细的手指。

    御王:“……”

    “我弹了一个上午的琴才换来的这些东西,手指都破了,午饭你来做吧?”

    “……”

    御王低头再次确认了一遍那双白净的手上不见一丝伤痕,沉默了一下,一把抓过那十根手指头,放在嘴前吹了两下。

    少年:“?”

    御王:“好了。”

    少年:“……”

    ——*—

    御王在后院砍完柴回去时,少年又已经离开了,午膳很丰盛,同样是一人份的,色香味俱全,只是看到那碗黑成了一团还在“咕咚咕咚”往外冒泡的药时御王不禁黑了脸,报复他不做午膳就算了,可这东西真的能喝吗?

    风卷残云般地把所有食物扫荡了个干净,御王最后盯了那碗药半晌,踌躇片刻,一脸淡定地端起碗走出了屋子,目光扫视了一圈,将药尽数倒在了前院的樱花树下。

    春风卷过树桠,粉粉的樱花漫天落下,像是一场凄美的雨,微苦而腥甜的药香在空气中扩散,被潮湿的空气打落在地,有人说这种花开只有七日,一年的沉寂换来七日繁盛,不过他自从在木屋中睁眼,就从未见樱雨停过,仿佛他醒的时间,刚刚正好。

    傍晚的时候,少年带回了两套崭新的衣袍,看尺寸都是御王的,他又做了一桌子的菜,同样只有一双筷子一碗饭,在他准备去煎药时,御王却叫住了他,“来这里后,你都没与我一同用过膳。”

    少年笑了笑,面色苍白,“我已经吃过了。”

    “那好,过来。”御王伸出了手,语气里算得上平和,可凶戾的眸子在少年看来就是:你敢说个“不”试试?

    “……做什么?”

    “让我摸摸看是不是真的吃了。”

    “……”

    “明天,”少年浅笑道,“今天我还剩了点银两,明天你去镇上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御王接下了少年递来的钱囊,道:“我不会留太久。”

    “此去皇城路途太长,至少再留七天等完全恢复,”少年神色平静,笑容温和,口中却道,“在我认为殿下可以离开前,殿下离不开桑镇的。”

    “……”真让人火大。

    ——*—

    木屋外的樱树最后还是枯了,不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