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烟儿,你回来了呀!”

    醉红阁里,宁青咧着嘴冲屏风后走来的少年傻笑着,少年一袭水蓝色长衫,容颜俊美,风流潇洒,此刻他眉梢一挑,捡起了宁青掉落的果子,毫不在乎地在身上蹭了蹭就往嘴里送,含糊不清地道:“你要敢再叫一声‘烟儿’试试,莫说明日之宴,我保准你连醉红阁也进不来!”

    “男……男的?”诸位公子再一次被狠狠地一惊,少年挑眉冲他们看来,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笑,哪还见方才的柔媚之姿,只剩下了肆意与桀骜。可纵使如此,明明已卸了妆容,那双眼睛的眼尾依旧在收拢后长长地拉出一道微挑的线,犹如水墨画中的佳人,不经意地斜斜一眼看来,似乎能把魂都勾走了,而他本该是一介俊美少年,却因此染上了一点妖气。

    宁青倒是熟悉了此人平日里的模样,此时是为了另一件事而惊喜不已:“这么说,烟……烟公子你是同意去明天的皇子之宴了?”

    少年又用勾人的眼撩拨了一下宁青的心弦,淡淡应下:“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你欠我一顿饭,可别忘了。”

    “没问题!”

    ——*——*——*——*——

    皇城外的十里古道上,在西市买下了古书的素裙女子正快步走着,她的面纱上留下一路的风尘,但每当她低头看到那本古书时,倦容也似乎有了点精神焕发的意味。在青叶离开后,南域男子告诫她皇城公子多任性妄为,若她不想失了古书又失了性命,还是离开皇城一阵子的好,女子听了他的话,正好家在皇城外,索性出来避一避,不过回来前,她还是买了一些皇城特色的美食糕点,花干净了身上最后的钱财,女子不在意失去了钱财,对她而言,有人的地方便可有钱,她最在意的是那个在家中等她,已有三日不见了的小妹。

    古道外有一片杏花林,树林深深,花香鸟语,只是少有人知道就在不久前,此地多了一户人家,这家之中仅有两人,是一对总是蒙着面纱的姐妹。

    女子快步穿过杏花林,清幽潮湿的空气令她心安,林间深处是一座不起眼的小木屋,她上前推开门,愉悦地道:“雨笙,快看阿姊带来了……”

    “好巧啊,”令女子陡然变色的少年坐在木屋中的椅子上,微笑地冲进来的女子招了招手,“又见面了……周笳燕。”

    女子捏紧了怀中的包裹,浑然不觉那些糕点已经被压得变了形,“雨笙呢?”

    “还活着。”少年轻描淡写道。

    女子悄悄松了一口气,“你要那本书?”

    少年唇边挂着温和的笑意,缓缓地点了下头。

    “我可以给你,”女子眸光微闪,“只要你放过雨笙,让我们离开。”她取出古书,放在了距离少年最远的桌子的那一头。

    少年依旧笑着,点了点头。

    女子放下书退开了几步:“雨笙呢,让她出来。”

    少年单手支着下巴,凝视着目光闪烁的女子,清秀腼腆地笑了下,“我们来时被她察觉,已经离开了。”

    “你……”

    女子正要收回古书离开,可她忽略了少年口中“我们”二字,在她在她只迈出一步之时,修长的脖颈就被一只有力的手给捏住,缓缓地提了起来,女子震惊恐慌的眸子里倒映出青叶英挺冷漠的脸庞。她挣扎哭泣,可就仿佛被蛛网缚住的蝴蝶,越是挣扎,越是虚弱,直到渐渐地呼吸停止,睁大的眼角上还挂了一滴浑圆剔透的泪水。

    青叶松了手,女子如无骨的蛇一般软倒在地,少年漆黑的眸光莫名,从女子的尸体缓缓移到了那本古书上,“所以,这到底是本什么书,你把价格抬高了那么多她都要买?”

    “你也不知道?”

    少年觑了青叶一眼,走到桌边翻开书页:“我又不是什么都知道。”

    书页翻开的一瞬间,女子倒在地上的尸体顿时化作一片荧光炸开,消散在了空气中,而打开书的一刻仿佛打开了一个世界。这里幽暗阴森,不见了青叶,少年低下头看了眼一切如故的自身,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刺耳的磨牙声,他偏头看去,却在看清的一刻双目一凝。那是一个不似人的活人,缺少了一部分的脑袋,青灰色的皮肤上布满了溃斑,甚至有蛆虫在其中进出,他一边磨着牙一边把快掉出来的一只眼球按回了眼眶内,似乎这才注意到了多出来的少年一般,那人露齿一笑,一口黑牙中还残留了些蛆虫的碎片,“你想进去吗?那就去吧,”刺耳的声音有如两片摩擦的金属般令人牙酸,“虽然,你与这里的囚犯很像……但在你被关进去之前,还是要记得回来。”话完,那人又开始拿坚硬长满了疙瘩的指甲磨起了牙。

    少年凝视了管理员片刻,笑了笑,转身朝与通道,与传来声音相反的方向走去,哪怕那里只有一片黑暗,哪怕那里连通道里存在的昏黄的光线也没有。

    “诶,你不进去吗?”管理人停下了磨牙,“那边是出不去的。”

    少年停步,温和一笑,“您说了我与这里的囚徒很像,所以我还不想被留在这里。”

    “你是害怕了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我只想离开。”

    管理人的神色渐渐严肃,令人发怵的面庞上出现了一丝疑惑与不解,但这不妨碍他在少年平和的微笑中渐渐消失,黑暗阴森被一片白芒所取代,就好像打破了一个笼子,看到了真正的天。虚妄、贪婪、分裂、暴力,或是残虐、无情、软弱、恐惧,但凡有欲念者,无论进不进那条通道都将被困其中,在管理人眼里,少年并非良人,可却能无欲无念离开此地,竟是给他留下一个迷惑。不论此地虚实,勿念此人真假,少年环视四周,却见自己仍坐在木屋的椅子上,古书仍在女子怀中的包裹里,女子仍有些紧张地捏着包裹,在见到少年环顾的动作时,女子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

    那时,少年点了两次头,他在第一次点头时已踏入了女子的幻术之中,可随后之事看似长久,在女子看来,三息,少年便脱离了她的幻术,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挪个步子找她小妹是否如少年所说一般已经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