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子渊湖的附近,不明的身影渐渐多了起来,巡逻的官兵似乎能感受到来自四周若有若无的注视渐渐紧张了起来,巡查得更为严密。只是那些身影躲藏得巧妙素质又极高,有时一对官兵从一个伏在泥地里的身影身边走过时都没能有任何发现。

    又过了片刻,这些潜伏者交换着眼神,正要冲出时,有一个命令迅速而隐秘地传达了下来,欲动未动之际,有人的呼吸紊乱了一拍,恰被仅隔了一层树叶的官兵听见,那官兵只觉得无人的一侧近在耳边的出现了一道呼吸,吓得心肝一颤突然跳了开去,同时大喝:“谁?!”

    他身边的人被他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拔剑指向那棵树,可拨弄了半天,树只是树,连只虫子都没有,不禁数落了那人几句收剑回鞘。待官兵走后,已经无声无息爬上了更高处的那人才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要是因为他一人而牵连了所有人,死在了官兵手中还好说,一旦让他活着回去,那一定是比扒一层皮还要痛苦的惩罚。

    当林中毫不避讳地响起了马匹的响鼻和人声时,潜伏者知道为什么方才指令突然改变了,此地偏僻,要无声无息地集结有些麻烦,偏虞城地裂,他们的人也伤亡惨重,导致连御王都已赶到。杀几个虞城官兵尚可,但御王不可杀,既然无法留下所有的人,他们便不会出手。

    两方的人见了礼,便带领着御王一行六人到了天棺边,诡异的黑棺,诡异的封条,诡异的花纹,在御王看来,这棺材哪哪都透露着古怪,不像什么半仙之棺,倒像南域一种镇压恶灵邪祟的巫术,就差明明白白地写上一个大字“封”了。

    “殿下,此棺……看着有点凶煞呐。”跟在他身后的一人皱眉道,此人满脸横肉,看着就抗打,此人正是蒙昊。

    “再凶,还能比殿下凶吗?”一位总爱眯着眼笑的人接过话,此人,即是孟晓。

    御王剐了他一眼,孟晓立马挪到蒙昊身后,缩了一下头。

    “要打开,还是搬回去?”又一人道,此人神色冷漠,脸上有一道交错的疤,竖直一道划过右眼,横着的一道从右眼下约两指处划过鼻梁,此人,名为武宁。

    御王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环视四周,露出了一道冷笑:“自然是带回去再看了。”

    ——*————

    夜色沉沉中,一道修长的身影跌跌撞撞地一晃入了云府,刚落地,他便网口中猛灌了一口酒,可一口酒入腹,他的喉前多了把长剑。

    青叶反手执剑侧着身对着那位青年,漠然问道:“宗主呢?”

    “哈,我想找的都没找到呢,管你什么宗主!”那人拿手中黑布包裹之物推开长剑,身子倾向了青叶,在他身边喷出了一股酒气,抬起的眸中三分轻佻,三分迷茫,还有四分全是敢动我一下杀了你全家的戾气。

    “……他在哪?”青叶皱眉,可不太想拆了云府明天再找人修补,所以言辞间没有针锋相对。

    “他的命令你们敢不听吗,能不听吗,别忘了他让你们在云府待命,哈哈!”青年放肆地大喊大笑道,“你猜他现在在哪里,我只告诉你一人,他在的地方,又黑,又小,是一个很适合他的地方……”他的声音渐渐轻了下去,一头栽在青叶身上,青叶下意识地扶了他一把,听到了细微而均匀的呼吸声。

    “你不会不知道,”青叶面上仍没什么表情,低声喃喃道,“你明明知道他害怕黑而狭小的空间。”他的话不知在说与谁听,不过一定不是真正听到的那个人。

    “你不需要去找宗主吗?”后方走来了位侍女,一手端了碗热粥,一手拎了壶青叶酒。

    “这些事他能应付,”青叶眸光冷漠,把烂醉的青年的一只手环在自己脖子上,“你来做什么?”

    “送吃的啊!”

    “白粥和酒……没了?”

    “……不行吗?”

    ——*————

    荒山野岭中,一堆跳跃的篝火映照着周围六人阴晴不定的面庞,显得诡异非常,但对这六人来说,最诡异的是拉车上的那口漆黑棺材,猩红的花纹在跃动的火光中仿佛在不断变化。

    “咕——”

    棺材里再次传来了闷闷的声音,让六人愈加警惕。待声音再次停歇,御王眯了眯眼,提剑上前,“蒙昊,孟晓,打开棺材,余者,戒备!”

    “啊,殿下,真的要……”

    御王冷冷地瞥过蒙昊,道:“是人是鬼,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人家可是半仙……”

    “那也只剩下半仙骨头了!”御王拿长剑驱赶着蒙昊上前。

    蒙昊怕被剑砍中跳着往前了两步,马上又退了回来,“那半仙骨头还叫了呢!”

    “上不上?”御王凶狠地一眼瞪来,蒙昊忽然心中一凉,猛然间想到若世上有什么比鬼神还恐怖,那只能是御王殿下了,他忙摆了摆手,“我上我上,这就上,马上上,立即上……”

    “咕——”

    蒙昊:“……”

    虽然推攘了许久,几人还是一边紧张着一边打开了黑棺,就站在棺材边上的御王举着佩剑,他想象过或许有具白骨,或许有具腐烂的尸体,或许只有些物品,或许会喷毒气放暗器,又或许什么都没有,但唯独没想到,里面躺了个人,躺了个活人。

    似湛蓝似霜白的剑华闪过,御王下意识地挡开剑华一剑向着那人的头颅就扎了下去,却被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了剑锋,只听“铮”的一声,方才划过一道霜华的细剑落在了地面。

    “啊——诈尸啦诈尸啦孟晓诈尸啦!”

    孟晓脸一黑,一巴掌糊在了蒙昊嘴上,“闭嘴!”

    猩红的血顺着剑尖滴在了少年苍白的眉心,俊美而妖艳,冷寂的眸子,戒备的神情,微扬的唇角,御王从未见过他这样认真而严肃的一面。在四人的警惕中,少年松了手,御王收回了剑。

    “皇城那么大,殿下怎么偏与云某过不去呢?”少年屈起一条腿放松快僵硬的身子,同时把一只手捂在了眼前,唇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忽然……

    “咕——”

    少年唇角的笑容瞬间僵硬,额上的青筋似乎跳了跳,肚子里传来的叫声结束,他才放开了捂眼的手,眨了眨眼,弯起眉目一笑,“……我饿了,有吃的吗?”

    御王:“……”

    众人:“……”

    ——*————

    少年坐在篝火边,兴致缺缺地一小口一小口啃着没什么味道的干粮。

    “咕——”

    少年一愣,旋即像只松鼠一样兴致缺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