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如铉,你可打开过天棺?”

    “打开过。”

    “可见到一支长笛?”

    “……不曾。”

    “九幽公主来寻天棺,便是为了那一支长笛,此事,暂且交由你去办,若九幽公主礼貌问询,你便为她找找,若她因此发难,大皇朝也不会惧她!”

    ……

    早朝后的对话尚在耳边回响,御王有些不耐地……一脚踹开了少年的房间。

    昨夜喝酒喝到太晚,最后也不知谁还清醒着把各人搬回了屋里,今天一大早庄未然来叫醒御王时他忍着头疼都去上了早朝,随后还被叫去了御书房,如今都回了一趟御王府再来白府,少年居然还在睡觉?御王有些不悦地一把扯掉了被子,少年面朝墙微微蜷着身子,依旧睡得香甜,直到……

    “啊,你发什么酒疯,放我下来!”

    御王充耳不闻,拎着少年的后襟继续晃着,本来这个姿势就不好受,这下更是被晃得头晕目眩,御王却全然没有撒手的意思:“有事找你……”他的手忽然一顿,一把扯下少年的中衣。少年才刚苏醒,又被折腾了半天,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他苍白的皮肤上,在后颈靠近左肩的位置有一朵妖烈的红花,伞形花序顶生,花瓣反卷如龙爪,奇特,艳美。

    少年回过神来,垂头看到松垮的衣襟忽然一愣,连忙整理好衣服,回头见到御王的表情,他便明白御王已经看到了,“出去。”他的心情看起来不大好。

    “那是什么?”

    “一些不好的回忆,”少年勾了下唇角,“请殿下先出去。”

    御王抬眸直视着少年沉寂的眸子,坚定地道:“四年前,你身上没有。”

    “……”

    ——*————

    城东,云府。

    外头正是阳光明媚的时候,可屋内却是一片昏暗。青年穿了黑衣坐在床边,膝上横放着一把剑鞘,那个他总是带在身边的,用黑布包裹着的,只是一个剑鞘,静谧的屋内,只有他一人,直到,屋外传来一声剑鸣。

    青叶从黑衣青年的屋外头捡起霜华,随手挽出个剑花,如月光从九天洒落,至幻,至美。此剑虽窄极轻,但轻灵奇巧,削铁如泥,比他手中排不上名号的青玉要好上太多,这样的剑,宗主说送人就送人,可居然还被人从窗户丢了出来,还丢了不止一次,若此剑有灵,辗转在这些人的手里不知是个什么心情。

    “你若喜欢就拿去,别在我屋外晃悠!”青年不耐的语言从屋内传出,让青叶抬了下眸。

    青年坐在屋中,依旧抚摸着漆黑的剑鞘,其上有血红的花纹,这便是它唯一的颜色。忽而传来破窗之音,他一抬眸只见一道似青似蓝的寒光直奔他的眉心,千钧一发之际,青年下意识地拿起手中剑鞘,偏了点头,霜华入鞘,他心中一怔,长剑与鞘,竟是正好。

    “作为剑客,剑只是你在道路上走下去的保障,而非你的道路。你若拿一生都在寻找一把名为萤火的剑,那么某一天找到了,你又要做什么,找一把名为萤火的剑鞘?”屋外传来了青叶的嗤笑,青年垂眸,出剑一寸,细细打量霜华在昏暗的屋内散发的光华。青叶的声音不依不饶,还在他的耳畔回响,“带上你的霜华赶紧滚,云府不养闲人!”

    青叶放下话,抱着长剑转身就走,心中微微不悦自己方才一时冲动弄坏了窗户,等会儿还要叫人来修。正在此时,身后屋门却“吱呀”一声地打开,青年手里握着有了剑的鞘,道:“你是叶玄清?”

    青叶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地道:“不是,是青叶。”

    青年听得这话却是笑了:“我初时没认出来,是因为你没带着你的佩剑青霓,听你刚才的话我倒是确定了。”

    青叶神色漠然,听青年还在背后喊话,索性身形一晃,不知去了哪里。

    ——*————

    平城岚山,是以一座极为险峻的主峰为中心的一带山脉。岚山奇险,终年雾霭缭绕,深山鸟鸣,宛若仙境,岚山外洛水环绕,隔绝一方天地,此地,正是雾江盟的地盘。

    “医师大人,温秦义死亡之事不知如何被言谨得知,言谨和言玉烟正闹得厉害。”一人面无表情地陈述完事情,静静地半跪于地,等待眼前之人发话。

    背那人而立的是一名白衣男子,衣摆与袖摆上有淡蓝色的药山图纹,他本不是雾江盟的人,却能得雾江盟宗主信任,暂理宗内事务。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极为好听:“把任何能与言谨接触到的一言堂之人都杀了,再有言及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