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东市里,李成蹊带着方洋和一众方家子弟四下游荡,远远地看到气势壮阔的天香酒楼门前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不知是谁先感慨了一句,“皇城好是好,就是什么都贵了点,还是那日宁公子请客吃得舒心。”

    “哎,我说,宁公子有那枚竹牌在,不如那十两银子我们平摊了,让宁公子再领我们去吃几回?”

    “这主意可行,不过我挺好奇那天误闯进来的那一位似乎来头不小,第二天不是换了个老板吗,原先那个我打听过,没人知道她去哪儿了。”

    “不正好让宁公子替我们介绍一下,大……方方洋哥,您看怎样?”

    方洋微微一笑,转向了李成蹊,“这事得问李公子,毕竟皇城不是我等熟识之地。”

    每一处封地的公子之间关系错综,而皇城之地更是加入了朝廷的因素,方洋一句话,便将进退的选择权交到了李成蹊手中,李成蹊迟疑了一下,“成,那我先去问问宁青,那么现在,是去醉红阁?”

    “自然,都已经几天没见到韩女姑娘了,再去碰碰运气。”

    “我倒觉得柳花就不错。”

    方洋想到了第一次去醉红阁看到一群花枝招展,恨不得把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的姑娘中有那么一位不起眼的拼命往后缩的女孩,唇角不觉扬了扬,道:“就去看看吧。”

    天香酒楼与醉红阁都位于东市,一行人有说有笑,偶尔看到喜欢的铺子也会中途打个岔,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醉红阁的门前,同天香酒楼一样,皇城三大名楼原本就客人不断,在这半个月一来更是几乎创下新纪录,方洋所在的这一众公子放在平时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引来无数目光,而如今早已泯为众人。走在最前头的依然是李成蹊与方洋,两人谈笑间并肩步入了醉红阁,只是这一步迈出,方洋突然顿住了身形,因此比他快了一步的李成蹊回过了头,“方公子?”

    方洋微笑的脸庞骤然阴沉,连李成蹊也顾不得招呼扭头就走,身后的方家子弟连门都没进,不明白是什么事让一向好脾气的方洋突然变了脸色,不过方洋要走,他们竟不敢过问,亦不敢阻拦。

    “这不是子轩哥嘛,好久不见啊子轩哥!”醉红阁二层传来一个声音,越过了众人,落在了方家之人的耳畔,方洋先前离开,是为了不遇见他不想遇见的人,可若是注定遇见,他也不想做逃跑的懦夫。于是转过了身,阴沉的目光盯着那个一笑起来就会露出一颗犬牙的青年,缓缓地扬起了一个怎么看怎么让人不爽的笑容,执礼道:“原来这次来的是君世子。”

    “哈哈,子轩哥也太见外了,”青年这时已带着一干人来到了方洋等人面前,笑了笑,道,“子轩哥莫不是没带足银两?也是,毕竟母亲这么善良,什么样的垃圾都会收留,过得艰苦也是正常。”他正想走过来拍拍方洋的肩膀,方家子弟已有执剑相拦的人站了出来,若不是此地人多眼杂,恐怕连剑都已经出鞘了。可他依然不恼火,舔了舔犬齿,道:“多了几个人就不敢做想做的事了?果然地沟里的老鼠就该活在阴暗的角落里,披几层皮都装不出个人样来。”

    “你……”那位阻拦的方家子弟正要拔剑,却被方洋按住了肩。

    “被咬了你还得沾一嘴毛,臊得慌,”方洋对方家子弟说道,随之又转向李成蹊,“李公子,方才你不是提到了几个不错的玩乐之地,我们不妨去那里看看。”他竟是全然将他口中的君世子完全地忽略,只当是一条乱吠的犬。

    李成蹊自然没与方洋说过什么玩乐之地的,不过看这情形,他目光闪动间点了下头,“那行,反正这里人也有点多,可以先去别处转转。”

    方洋听闻此言,冲李成蹊微微一笑,在这种情况下,李成蹊明显可以看出方洋才是弱势的一方,可在这种时候李成蹊仍可以明确地站在他这边,这让方洋心中不禁微暖,哪怕这种立场的选择于李成蹊没有什么影响,但不妨碍他由此而生的一点感激。

    “原来这位就是李府大公子,久仰大名,”那青年忽而冲李成蹊执礼相拜,他态度的突然变化令李成蹊皱了下眉头,只听他又道,“小王与贵府二公子有过一番交集,对他颇为敬佩,李二公子时常与小王提及李大公子您,小王认为,对于一个可以保护好弟弟而不顾一切的大哥,当得起小王这一拜。”

    李府二公子李悠然从小身子骨不好,大病不犯小病不断,而李成蹊也从来都将这个小弟护得好好的,后来只不过加进了一个李悠然的朋友萧雨歇,就连纪城郡主君莫莫四处招收小弟时,李成蹊与萧雨歇也都会扛在李悠然的面前,那位青年说的话李成蹊认可,可他想不明白为何此时突然提起这种事情,于是只回了一礼,“承蒙夸奖。”

    见四周已有了看热闹的人,方洋亦没有介绍双方的意思,那位青年便露齿一笑,甩了下袖子带着一干随从离开,方家子弟有心不退让,可堵着人家也不是办法还是找气受,只好一个个恶狠狠地瞪了青年一眼,跺着脚让到了一边。

    “子轩哥,来一趟皇城也不容易,你要是没钱给父亲母亲买礼物了记得告诉小王,都是一家人,小王替你准备一份也是一样的。”擦肩而过的瞬间,青年顿了下脚步,他的话却让方洋彻底黑了脸。

    ——*—

    方洋只是一个假名,他的真正的名字为方子轩,是九王的长子,只不过他这个长子不旦不是嫡亲,连庶出也算不上,因为她的母亲是一位歌姬,与九王欢好一夜诞下一子,日子活不下去了这才将三岁的孩子送到了九王所在,九王原本不想认这个孩子,可九王妃心善,收养了此子,君家不认可他,便给他冠以母姓——方,而方子轩的亲生母亲心愿已了,不希望她的存在影响了孩子的前途欲远走他乡,不料未出九王封地便死在了家乡,好巧不巧发现之人又是九王之人,于是这件事竟这么传开了。

    君子即,则是九王真正的嫡子,受尽众人宠爱,似乎最看不起方子轩,一旦遇上总少不了冷嘲热讽,可一要出事,受累的是方家一脉,故而方子轩内心虽是怨恨,却一再忍让,他终究是歌姬之子,九王妃收留他已是大恩,他不愿再多生事端。

    ——*—

    时间就在诸位公子或笑或骂中转瞬即逝,而在这一天,终于迎来了纪城郡主与皇城何二公子的婚礼,九大封地的王爷亲自来的有五位,没有亲临的也多派来了嫡子,唯有天子的胞弟三王膝下无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