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昏暗的石室里,只有几盏烛火在闪烁着光芒,石案上摊了一张浸渍了某些黄绿色不明液体的碎布条,其上还挂了几块腐烂的碎肉,整个石室里因此弥漫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石室内人不多,被一张黑色面具和一袭黑衣笼罩的少司寇双手抱环立在一边,太子则借着一盏烛火仔细地分辨碎布条上的字迹,可以勉强看出这原本是块白布,上面写了几个血字,可如今字迹发黑,又与污物混杂在一块,辨认起来着实费力。

    “这是方子轩留下的唯一线索?”片刻后,太子放弃了辨认,皱起眉头问道。

    “杏山什么都没发现,毕竟方公子是边逃边留的线索,”少司寇道,“不过臣觉得他在手臂上应该也留了字,殿下要看看吗?”

    少司寇的眸光似笑非笑,太子想了想那具搬起来碎肉就往下掉的尸体,拧了下眉头,“还是不了吧,万一他刻的是‘凶手线索请见腹里’那就太吃力不讨好了。”

    少司寇闻言一笑,见太子放弃了辨认,于是道:“方公子手上的划痕太凌乱,我等确实无能为力,布条上的字写的是‘月空空剑,空空空鸿’。”

    太子:“……空什么空,怎么不直接说只认出了三个字。”

    “殿下不喜欢空,那用叉也一样,‘月叉叉剑,叉叉叉鸿’。”

    “……”

    见太子面色不妙,少司寇顿时神情一肃,表现在太子眼里则是双目一眯,眸中亮光一闪,活像要杀人似的,少司寇不知太子心中所想,道:“方公子心思缜密,恐怕是知道他们的尸体不能被及时发现,故而中途放弃在身上刻字,而是在布上留字,又恐被人搜去吞入腹中,那么他自然能想到无论留下什么线索,都极有可能被破坏,所以才有的这八个字,取自江湖录,原句为‘月下寒剑,孤影惊鸿’,说的是一个被称作无氏的少年。

    无氏之所以为无氏,因为他无氏无名,自幼流浪,却又是一个武学上的天才,无人教导,模仿山匪练剑自学成才,一人一剑,在江湖小有名气,而之所以名气不大,因为与他交手的人全死了,无人生还。

    从来没有人教导无氏何为善,何为恶,何为德,他的生存之道宛如野兽,饿了去抢,伤了就躲起来,在他不饥不渴无伤无痛时,天真得仿佛稚子,在他饥渴或伤痛时,一切皆是敌人,虽然据说后来有人教导他,可无氏性情已定,难以再改,这两句话就是对他的形容。

    不过传言无氏已经死了,方公子也不可能见过无氏,恐怕是指那个凶手给了他如无氏一般的感受,冰冷、独行、武艺高强。”

    太子皱眉沉思,片刻后,缓缓地说道:“今年自开春以来共有三案,其一是户部尚书唐正为何念秋误杀一案,其二是郡主婚嫁那日何念初灭门惨案,其三是如今的九王世子一案,若说这三者没有联系,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唐大人死前握着他左手拇指上的扳指,何大公子的尸体上有蛊毒的痕迹,这次的方公子则留下了一句话。”少司寇目光微闪,看了眼太子。

    “也就是说,唐正看到的凶手左手拇指上有一枚扳指,控制何念初的人既要能弄到蛊毒,还要有能在神教对剑宗屠杀下救出一人的能力,而从方子轩的话看来,此人应当武艺高强。”太子总结了一下,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忽略了什么。

    “这是一种情况,还有一种可能,”少司寇言语含笑,轻声道,“也许不只有一个人。”

    ——*—

    “来,九爷,柳花喂您吃颗樱桃。”

    “还是柳花乖。”男子把嘴凑上前,微微启唇,柳花娇笑着把一颗艳红的樱桃喂进了男子嘴中,男子微微一笑,本就阴柔的面容在这一笑下更添几分魅力。男子早已步入中年,可他的年龄不显在脸上,看去仍如风流公子一般,男子身边依偎了两名女子,背后和腿边还有几人,连红娘都安安静静地恭立于一旁,可见他的身份之高,男子正与姑娘们温存间,雅间的门却被人一把推开,穿了便服的君莫愁面色阴沉,进来就怒斥道:“荒唐,竟然约在这等烟花之地。”

    见到君莫愁到来,男子手一挥,姑娘们纷纷鱼贯而出,红娘离去前垂手而道:“此间周围均已清场,二位可放心交谈。”

    皇城中有皇宫,皇城与皇宫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但皇城也有皇城的规矩,如皇城三大名楼之所以名满皇朝,除了其特色之外,也有能保住这个名头的实力,所以它可以执行属于它的规矩,维护属于它的权力,如少年在忆平居曾故意伤人,若是放任不管,那么无数人都可效仿,忆平居若连客人的安全都无法保障必定难以长久,而同样醉红阁虽说是烟花之地,但亦有它的背景,每一个来此地的客人无论贵贱都要遵守它的规矩,如今这规矩要保证天子与九王的谈话不被人听去,那么就一定不能有人听去。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