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烟云易散最新章节!

    一座位于荒野间半山腰的小木屋里,正并排着躺了两个人,一人黑衣,而且柔媚,身上有几处划伤,但受伤不重,另一人红衣似火,金色面具不知遗落在了何处,她眉目凌厉,哪怕闭着眼也含了点拒人千里的疏离。她既是皇城天子的御前琴师,又是名震江湖的魔尊无邪,不过现在的她,是雾江盟宗主最信任的下属之一,号称赤练。

    最先苏醒的是伤得较轻的黑衣女子,身体仿佛记住了从高空坠落的恐惧感,她挣扎着睁开眼,半眯着眼睛适应着光线,首先映入眼里的是简陋的天花板,随后她才感受到身边的另一人。

    “赤练大人!”黑衣女子翻身而起,才发觉她身上除了一些酸痛感,竟是没怎么受伤,倒是身边那人,似火般艳烈的红衣,早已分不清是衣袍本色还是被她的血所染红,看着赤练身上触目惊心的血痕,黑衣女子连触碰都不敢,担心惊到了这个才得到短暂休息的人。

    然而纵使她放轻了动作,随着木床承受不住她下床的动作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声音,赤练还是睁开了眼睛,“这是哪里,过去了多久,邬媚?”

    赤练的眸中除了刚清醒时有过刹那的迷茫,眨眼间又重新凝聚了凌厉,飞扬的平眉和微挑的眼角,让她哪怕重伤在床,也依然张狂桀骜。邬媚听到赤练一醒来就是这样一番话,不禁一声轻叹:“我去看看。”

    “不必了,”赤练从床上坐起身,眉头微不可查地一拧,旋即面不改色地下了床,“我们一起出去。”

    在悬崖上,赤练敢带人往山下跳也算是豪赌了一把,这附近断崖极多,常有来此殉情或自尽的人,因而许多崖下都有附近散户结的藤网常用来救人性命,再给人一次重头来过的机会,也因此这一带山脉被称之为悯山,为怜悯众生之意,他们目前算是被附近散户给救了,但距离跳崖之地不会太远,因此还是要今早离开为好。

    这户人家此刻屋中无人,应该是住了一名猎户,屋里放了少不少猎具,那人现在该是出门打猎去了,两人搜遍了全身,只有一点碎银,他们将碎银全部放在了案上,算是对救了他们之人的一点回报,正要离开,邬媚忽然被赤练拖回了屋中,躲在了门后。

    邬媚一愣,这才察觉到似乎有什么正在往这边而来,传来一阵踏裂断枝的“咔嚓”声,屋前有一小片空地,在听到那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时屋中两人对视一眼,微微不解,来的既然是人,那么不是猎户就是黑衣人,可若是猎户,想象中的脚步声应当是更沉稳有力一点,来得若是黑衣人,也应该收声敛息,才更好行事。不过疑惑归疑惑,在这种时刻,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在那人一只脚迈进半敞的屋门时,赤练从门后闪身而出欺近那人,来人似乎被吓了一跳,赤练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仰面摔倒的那人脚下一绊,她如今还处于重伤时期,一时重心不稳亦摔在那人身上,脑海中虽有些发懵可她动作不慢,抬起右手握拳正要落下,却看清了白纱幂篱下戴了原本属于赤练的金色面具上,那双寂静得毫无波动的眸子。

    赤练一怔,那人抽出手摘下了面具,露出了少年含笑的嘴角和已经恢复得干干净净的俊美面庞,他浅笑着道:“可算找到你们了。”

    “宗主?”从门后走出的邬媚在看到少年时先是讶然,旋即立刻捂上了眼镜,从指缝里小心地多看了几眼两人有些暧昧的姿势,退后了几步,“你们继续,我暂时不打扰了。”

    “……”

    三人退回了屋子,邬媚最先沉不住气,忍不住问起少年如何寻到了他们。少年把面具和幂篱都搁在案上,笑道:“前些日子才从纪城回来,在驿站遇见了几名留守的教化堂的人,这才想到来悯山看看,一来怕是被人认出,二来也想知道是什么事让教化堂来到了这里,这不正巧就捡到了面具,附近就有一张极大的藤网,就想到你们应该就在不远处了。”

    赤练与邬媚微微沉吟,之前追杀他们的就是教化堂,以银羽为图纹,少年到达崖下时没有遇上教化堂的人,那么他们应该没有昏迷太久,不过又过去了一段时间,只怕那些人寻来也是迟早的事了,把心中的思量告诉了少年,少年眯了下眸子,沉默了下来。

    悯山之所以称为悯山,除了有藤网给轻生之人再一次机会以外,同样也因为悯江的存在。悯江总在夏季最为炎热的那几天才会流经悯山,似乎是专为大旱的山林送来清凉,故有悯江之称,而悯江是皇城内五水的一脉支流,亦为雾江盟涉足之地,不过悯江分宗规模较小,胜在隐秘,此行邬媚与赤练是想将苏萱与苏忆希转移到悯江分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