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豪门夜缠上清纯小娇妻最新章节!

    景岳寒开着跑车穿过了车水马龙,越过了人潮汹涌,急速的在高速道路上飞奔着,终于到了近郊的一家孤儿院,他的车速开始慢慢减弱,他掠过那家破落的孤儿院缓缓前行,不远处的半山上坐落着一栋栋豪华的别墅区。

    景岳寒的车子在C区的古欧式的别墅区驶进,在一栋别墅前停下,熄了火关了引擎,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站在一棵大树下,一手抚着树干,抬头看着青葱的大树,又看了看面前的屋檐。

    思绪在不断地倒退。

    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几个大孩子高亢的声音对着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怒斥着。

    “你这个小偷!竟然偷校长的东西!温可人要给校长说,让他狠狠的处罚你!!!”其中一个大男孩用自己的右手指着小男孩的鼻子骂,一脸的气愤。他认定了,这件事就是小男孩干的,那种生气的口气,俨然像一个警察在办案时指证嫌疑人。

    被大男孩所冤枉的小男孩躲在角落里,只是睁着自己圆鼓鼓的眼睛看着那群向自己围过来的个高的孩子,一个个表情都很怕人,像是要把他吃掉一样。小男孩无力反击,他们指着他冤枉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了自己是小偷这样的事情。如果是别的事情,他也确实做过了,小男孩一定不会否认的。可是现在,他既没有做像小偷一样的事情,也不曾动过他们所谓丢失的东西,要他如何承认,这明显是诬陷。可是,那些大孩子都比他高出了半个身子,脸上还满是气愤,他只得微颤着声音说道:“不是温可人!真的不是温可人!”

    一个大孩子找来了校长,想要让校长来定夺这件事。还不等小男孩有任何反应,大孩子就把校长拉到小男孩的面前,一手指着小男孩说:“校长,是他把您的东西给偷去卖钱的!您快狠狠的处罚他去吧!”说完,还要冲着小男孩摆出一个嫌恶的表情,像是在恐吓小男孩。

    小男孩看见校长过来了,如果校长听信了那些大孩子的话,自己就要受到处罚了,说不定,就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想到这里,小男孩害怕极了,连忙跑到校长的面前,颤抖着声音说道:“校长,请您相信温可人,真的不是温可人偷的。”尽管小男孩一直用那些受委屈的眼神看着校长,还一个劲地在请求校长相信。但是,校长似乎并不怎么相信他。小男孩委屈得都要哭出来了。

    校长看着几个大孩子斩钉截铁的指认着他,又看到小男孩口袋露出的零食包装袋,便认定了小男孩是小偷,偷了他的手表去卖钱。并不是他要诬陷小男孩,只是现在人证物证全都有了,就算小男孩一口咬定不是自己做的,可是校长还是不能就此说服自己相信他。要知道,他平生很讨厌做错了事还要说谎的小孩子。尤其是干这种小偷的勾当,小时候就已经开始了,长大了以后难免不会走上歧途。如果能够给他一个警示,他也觉得是一件好事。

    于是校长拽过小男孩的衣领,把他抓到自己的跟前,严厉地斥责道:“看看你,小小年纪就学做贼,尽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长大了还得了,看温可人不罚你!!!”说罢,四处张望着寻找藤条戒尺。几个大孩子中不知谁将木棍拿了给校长,气急的校长接过小木棍就往他的屁股打去。几个大孩子在边上幸灾乐祸的笑着。

    小男孩永远也忘不了那些大孩子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露出的可恶表情。他虽然现在还小,但是也明白,那些大孩子之所以要把这种小偷的罪行强加在他的身上,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小,好欺负。最不幸的是,自己的身上的确有一大堆零食。但那是从一个路过的好心阿姨的手上得到的,根本就不是因为偷了校长的手表去换了钱买来的。可是,现在大家全都看着他在受罚,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帮他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一个人阻止校长往他的身上挥棍子。那么粗的一根木棍,每一次打在自己的身上,都从骨头深处传来生生的刺痛。从那个时候,他就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争气,要让那些对自己不好的人,和那些陷害自己的人都重新看得起自己。

    终于,校长打够了,气也消了,体力也消耗了不少,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兴致。校长看着小男孩,再次把他训斥了一番就走了。留下带着满身伤痕待在原地的小男孩,和几个冷眼看着他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