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时光流转仍爱你最新章节!

    顾忧眯了眯眼,叹了口气,

    “我今天累了,你们明天再来吧!”

    说完这句话,顾忧一把将母老虎从门缝里推了出去,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妈,她让咱们明天再来,是不是答应给我治病了?”疤瘌眼问。

    母老虎叹了口气,推着疤瘌眼,转身走了,

    “走吧,只要她能治好你半身的瘫病,妈也知足,到时候再慢慢来求吧!”

    这一夜顾忧瞪着眼睛躺了一夜,她一丝睡意都没有,一整个晚上她都在想着要怎么弄死这两个畜牲。

    死在铺子里显然是不能了,这一次一下死了三个人已经够扎眼了,要是再死人,就算她做的再谨慎,也难免会招人怀疑,更何况胡队原已经怀疑到她头上了。

    可是要是治好了疤瘌眼的瘫病就相当于没有掐把,到时候他往市里一搬再想找到他可就不容易了。

    还有今天晚上出现的那个人,她到这一片这么长时间了,根本没有见过,到底是不是住在这里,也很难说。

    明天要是再放过这人,那真就如大海捞针,再找就不那么容易了。

    思来想去一个晚上,天已经蒙蒙亮了,顾忧起床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看着自己一脸纠结的疤痕,不除掉这两个人她真的没有脸去二叔的坟上祭拜。

    这会门外已经零零星星有了赶来排队的人,顾忧用小电炉子煮了碗面将就着吃下,穿戴整齐,戴上了帽子口罩,将铺子里打扫了一下,这才开了门。

    一开门,就看到母老虎推着疤瘌眼,和昨天那小子一块站在人堆里。她们来得已经够早了,也只排了个第五号。

    母老虎舔着个脸冲顾忧挤着笑脸,旁边的人都让她那副样子给恶心到了。

    顾忧就跟没看见一样,回到诊桌前坐好,排队的人也跟着进了屋。

    “怎么不好?”顾忧整了下衣领,抬眼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病人。

    “我这腿疼快半个月了!”对面的男人说。

    “把裤子挽起来叫我看看!”

    那人挽起裤子,顾忧伸手在他说疼的地方摸了两下。

    “没事,长了骨刺,我这开点外用药,回去按时敷上几天就没事了!”

    顾忧唰唰写了药方,麻利的上药柜上抓了药,递到病人手中,

    “一共四块八!”

    不一会就轮到了母老虎他们仨,铺子外头已经排起了长龙。

    “那不是母老虎吗?怎么还有脸来?”一个妇女说到。

    “哎哟可不是嘛,这脸皮可够厚的!”

    “我要是吴大夫,我就不给他看,让他死了算了,这样的人活着也是祸害别人!”

    外头的话如丝丝凉风一般传到母老虎的耳朵里,恨的她牙根子痒痒,

    顾忧抬眼瞅了疤瘌眼一眼,目光清冷,

    “这病我是治不好,不过瘫病还算能治,不过也得些个时日,用药多少也得贵点,你看是治还是不治!”

    后头的人一听只是治个瘫,那就是说疤瘌眼迟早还是得死,都松了口气。

    母老虎眉心跳了几跳,咬了咬牙,“治,我们治!”

    顾忧拿出一早就开好的药方,往桌子上一拍,

    “这付药,连吃半个月,半个月后,过来施针!这药一付八十,共十五付,连着诊金一共1203块!”

    母老虎咬了咬牙,没想到这药这么贵,不过还在她的承受范围内,赶紧点了钱,放到了诊桌上。

    顾忧接过钱细细的数了数,一千二百零三块钱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马上起身上药柜里把药抓齐,

    “一剂药煎三回,掺在一起,分三份,早中晚各一!”

    说完顾忧回到诊桌后面就准备瞧下一个人了,这时胡老三从后头挤了上来,

    “大夫,不神医,你也给我瞧瞧吧,我这情况有点特殊,能不能让这些人都出去!”

    顾忧抬眼瞅了胡老三一眼,真是老天助她,没想到这胡老三竟然也得了病,她上下打量了胡老三几眼,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