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寒武封天 > 第五章 五行掠魂

第五章 五行掠魂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寒武封天 !

    ,最快更新寒武封天最新章节!

    永夜森林深处,一处特殊空间之中

    “半巫血脉却和人族血脉完美的融合,这种概率真的是万年一遇”

    蛟玲珑探查这风昊体内两股矛盾却又处于诡异平衡的血脉,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前,前辈,您,您之前说的收我为徒,是真的吗??”

    狐魅儿紧张的看着和之前冰冷态度派若两人蛟玲珑说着

    “啊,当然是真的了,说起来我们翻海蛟一族还欠你们狐族一个人情呢,而且小姑娘,你还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不同之处吧”

    蛟玲珑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个苹果状的水果,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懒惰的伸了个拦腰,完全没有强者该有的姿态

    “在狐族中有有一种特殊的血脉月狐,虽然身为妖族,却有一丝天族的血脉,但是这可不是简单的混血,要知道妖族血脉为玄阴,而天族却是纯阳,就像你的这个小男人,巫族为混沌,人族为清明,原本冲突的两者却以一种诡异的平衡共存时,就会产生一种质的变化,月狐就是其中的一种,身怀月狐血脉的物种天生就有吸收所有真气的天赋,而吸收的真气会停留在肉体之中,只有到达破虚境经过锻体之后才会真正的激发出来为己用,同时月狐也是绝无仅有的珍贵人体鼎炉,和月狐交合便可以将其身体中部分无法吸收的真气吸收掉,我想准备和你结婚的那个家伙也是看中了这点吧”

    蛟玲珑仔细的解释着狐魅儿的血脉,随手将剩下的果核脱下,又看向了风昊

    “而你,和我说的这个情况完全不相符,前者的前提是两种血脉不会交融,和你体内仿佛有一种特殊的真气在缓慢的让两种血脉慢慢的融合,说实话,这种情况我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你,应该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吧”

    蛟玲珑紧紧的盯着风昊,想从风昊的身上看出端倪,不过没几秒就放弃了

    “融合?那岂不是说风昊的血脉更加厉害吗?为什么蛟玲珑前辈还皱着眉”

    狐魅儿有些不解,看了看风昊,又看了看蛟玲珑

    “记住,以后叫我师傅,我才刚刚两千岁,前辈什么的会让别人觉得我很老了,偶对了,对于你们来说两千岁已经很大了,不过对于我们翻海蛟来讲才刚刚成年没多久,关于你的小男人,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种血脉融合不禁不会增强,反而会让身体承担不住血脉的强度,当这种融合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我敢肯定你的小男人多半会爆体而亡”

    蛟玲珑严肃的说着

    “小,小男人什么的,我们,我们,等等,师傅说爆体!!”

    一时间,气氛降到了冰点

    “我知道,但是不过是多半不是吗,而且我的内心告诉我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风昊叹了口气,从他修炼这个功法开始就发现了自己的血脉正在不断的增强,之前还不知原因,现在一切已经明了了

    “如果我没猜错,那个功法叫逆五行决吧”

    蛟玲珑说完,看着风昊震惊的表情,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传说万年前,五圣地之首北冥峰的掌门所修炼的功法是天级之上的圣级功法五行决,而他的大弟子,封号皓皇的封天境巅峰强者修炼的就是逆向的五行决,逆五行决,传说修炼逆五行决的修士,真气逆行,不受常规法术的禁制,甚至脱离天地里,不拘于五行中,不过这也仅仅是传说,万年来除了那个皓皇,所有修炼了逆五行决的修士,最后都落了个爆体而亡的下场,因为这个功法无形当中会慢慢的融合血脉,将血脉无限制的提纯,但是当血脉融合提纯到一定地步的时候,肉体强度却完全承受不住”

    “虽然你有巫族血脉可以增强肉体强度,不过我还是劝你放弃逆五行决吧,你血脉中蕴含的天赋,哪怕仅仅是玄阶功法也必然可以融道境甚至轮回境”

    蛟玲珑的话让风昊陷入了沉默,他也曾想过放弃这门功法,当然并不是因为爆体的原因,曾经的他可并不知道这个功法会有这种特殊效果,而是因为这门功法完全脱离了常规的修炼方式,真气运行吸收也完全和常规功法截然相反,但是这门功法却和风昊异常的相契合,风昊在修炼过程中完全没有丝毫的真气阻滞感,甚至一些看起来毫无头绪的地方在修炼时也会瞬间清明,就仿佛有人在指点一般

    “这,要不然你换一门功法吧,师傅,你一定有适合风昊的功法对不对”

    听到这些的狐魅儿请求般看着蛟玲珑,焦急的说着

    “呵呵,这么在意你的小男人吗”

    蛟玲珑调戏般的说着,弄得狐魅儿脸色通红的低着头,不敢去看旁边的风昊

    虽然狐魅儿和风昊相处时间并不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短短的相处却让狐魅儿的脑袋里全是风昊的影子,而且对于狐魅儿,风昊仿佛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让狐魅儿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接近他

    “对不起,我没办法放弃逆五行决,虽然理由听起来很荒唐,但是我感觉这门功法仿佛就是为我定制的一般,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门功法对于我无比的重要”

    风昊沉思了一会,还是没有选择放弃

    “是吗,可能这个功法真的和你比较契合也说不定,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如果你的肉体没要达到无视法则的地步,一定不要去尝试融道,融道境会通过血脉之力来感应天地法则,如果你的肉体无法承担,后果你是知道的”

    蛟玲珑叹了口气,其实她还是比较希望风昊放弃逆五行决的,毕竟对于她来说,有一个无比重要的事情需要两名这种特殊血脉的修士来解决,如果风昊在融道之前出了什么问题,蛟玲珑很有可能会永远止步于半步轮回,此生无法精进半步,不仅如此,最严重的情况是,她会魂飞魄散,永远消散在这片大陆上

    “说起来,有件事情还需要拜托你们两个”

    蛟玲珑沉吟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告诉二人

    “我想小子你应该已经猜到一些了吧”

    蛟玲珑看着风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前辈应该是有一些特殊的事情想要我们来办吧,不过能让半步轮回强者露出这种表情的事情,前辈您太抬举我了”

    风昊心里其实并不太想趟这趟混水,能让半步轮回无可奈何的事情,根本不是现在凝神境的他可以解决的

    “师傅有什么事情吗,虽然狐魅儿实力很弱,但是狐魅儿还是可以尝试的,毕竟如果没有师傅,现在狐魅儿可能就要被迫成为那个人的鼎炉了”

    和风昊截然相反,虽然明知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狐魅儿还是想尽可能帮助蛟玲珑,也可能是为了报恩吧,要知道蛟玲珑收她为徒虽然也是为了自己,但是也间接性的救了狐魅儿一命

    “你的小女人都答应了,你还要拒绝吗”

    蛟玲珑面带笑意的看着准备离开的风昊,一股刺骨的寒气让风昊冷汗直流

    “前辈,这么欺负一个凝神境的小辈不好吧”

    风昊苦涩的抿了抿嘴唇,看来多半是没办法撇清关系了

    “风昊,帮帮师傅吧,如果是风昊的话,我觉得你肯定可以的”

    狐魅儿也拉住了风昊的胳膊,请求般的眼神让风昊心中一软

    “哎,早知道我就应该听宋老头的话不接受这个委托了”

    风昊挠了挠头,只好暂时放下离开的想法了

    “呵呵,突然觉得小子你还是很可爱的嘛”

    蛟玲珑调戏的说着,弄得风昊尴尬的咳了咳,示意她赶紧说重要的事情

    “我们翻海蛟一族可以说是蛟中的佼佼者了,但是自从那件事之后,这片大陆上就再也没有翻海蛟的身影了,那些该死的圣地,算了,和你们说这些还太早,我需要你们在一年之内想办法加入到五圣地其中之一,找到五行掠魂的破解之法,当然,如果你们能在一年之内达到封天境就更简单了”

    “不要开玩笑了,一年之内达到封天境,前辈怎么不说一年内踏平五圣地”

    风昊嘴角抽了抽,别说封天境了,一年内达到轮回境都是痴人说梦

    “所以,我需要你们想方设法加入五圣地,找到五行掠魂的破解之法”

    蛟玲珑耸了耸肩,缓缓的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加入五圣地啊师傅,不是只要找到五行掠魂的破解之法不就可以了嘛”

    狐魅儿满脸疑惑的问着,虽然她并不知道五行掠魂是什么

    风昊也同样不明白,如果是找到一个法术的破解之法,为何非要加入五圣地

    “天真,五行掠魂是万年前北冥峰根据五行决和逆五行决衍生出来的特殊阵法,此阵法不仅可以强行封锁阵中人的所有身体机能的运转,还会一点一点的消磨其灵魂,而现在此阵法则是由五大圣地分别掌管阵法的五个重要法门,而破阵之法,只有五大圣地才知晓,所以想要破解五行掠魂,必须进入五大圣地,而且这才仅仅是前提,如果想真正的了解到五行掠魂,你们必须要成为五圣地其一的十二护法之首”

    “至于为什么让你们去寻找这个阵法的破解之法”

    蛟玲珑说着,慢慢的掀开衣服,露出了自己的腹部,只见原本洁白的腹部中心,密密麻麻的金色字符被无数的寒气阻拦在了腹部中心,而寒气所构成的结界也已经接近崩溃,但是里面金色字符不仅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却以一种疯狂的速度不断的分裂着

    “为了压制这该死的五行掠魂,我几乎用了接近九成的真气,也因为这样,我的气海长年亏空,实力可以说是无时无刻不在向后倒退,如果这层寒气崩溃,这些金色的字符将会瞬间吞没我的身体,百年的积压,它们已经分裂到足够瞬间让我魂飞魄散了,所以,这是我的请求,我希望你们可以去五圣地,只有你们这种特殊血脉才会被五圣地看重,我别无他法”

    蛟玲珑无奈的放下衣服,紧紧的盯着风昊,其实就算风昊不答应她,她也准备让他离开,蛟玲珑早就感受到了风昊身上有个特殊的东西可以保他安稳离开,以她现在可以动用的真气,根本没办法留住他

    “我想知道,你收狐魅儿为徒仅仅是为了救自己吗?”

    风昊说着,暗地里已经准备拿出宋老头送给他保命的东西

    “哎,把你那个空间符收起来吧,还有把那片龙鳞给我,放心,有那个空间符在,现在的我是没办法对你们怎么样的”

    蛟玲珑叹了口气,毕竟是她有求于人

    风昊见蛟玲珑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将宋老头送给他的鳞片扔给了蛟玲珑

    只见蛟玲珑咬破玉指,一滴冰蓝色的血液滴在了鳞片之上,在血液脱离了蛟玲珑手指的一瞬间,蛟玲珑的境界直接下降到了半步轮回的最弱状态,甚至感觉快要跌回融道

    “现在这鳞片上几乎记录了我的一生所学,而且通过翻海蛟精血的加持,不仅可以起到增加修炼速度的作用,在危急时刻甚至可以挡下轮回境的全力一击”

    蛟玲珑随手一挥,鳞片便融进了狐魅儿的身体之中

    狐魅儿只觉得有无数的东西在涌向他的脑袋中,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便昏了过去

    一旁的风昊见此状急忙扶住了她,皱着眉头看向了蛟玲珑

    “放心,这是寄魂之法,将自己的所见所感送进别人的记忆中,她不过是因为暂时还没有适应记忆的膨胀昏了过去,而且好歹她也是我这辈子收的唯一一个徒弟,我怎么会害她呢”

    蛟玲珑解释完,坐在了一旁开始调整身体,毕竟在这种状态还消耗精血对她的身体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风昊知道没什么大事,松了口气,将储物戒指中的毯子取出铺在了地上,轻轻的将狐魅儿放在了上面,把自己的长袍解下,盖在了她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风昊觉得这些事是他必须要做的,就好像自己亏欠她什么一般

    风昊也没有想那么多,轻轻的理了理狐魅儿微微有些乱的头发

    “虽然总是说自己在族地多开心,但是应该没少受过排挤吧”

    风昊看着静静的躺在那里的少女,嘀咕着

    从小就这样过来的风昊又怎么可能没有看出狐魅儿其实一直不过是强颜欢笑

    “虽然不知道不知道你都吃了什么苦,不过以后不会再让你遭受这些了”

    风昊说着,轻轻的吻在了狐魅儿的额头上

    一个清晰而又模糊的景象出现在了风昊的脑海中

    “璇玑,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