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寒武封天 > 第十章 韩如月的变化

第十章 韩如月的变化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寒武封天 !

    ,最快更新寒武封天最新章节!

    “师尊早,谢谢师尊将我妹妹冷心救出,大恩大德永生难忘”

    黑发男子跪在韩如月面前,感激的低下了脑袋

    “这是。。梦吗??”

    韩如月看着眼前的景象,和她记忆中曾经的界清门无比的相似,但是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差别

    “师尊,怎么了??不舒服吗??”

    冷夙看着发呆的韩如月,轻声问道

    “夙。。。”

    韩如月突然抱住了还在半跪的冷夙

    “如果是梦,就不要再醒来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韩如月感受着怀中冷夙的气息,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虽然韩如月在幻境中无比的幸福,但是现实中却一点都不好,甚至可以说随时都可能面临死亡

    “不行。。就算有九转回魂丹,但是心魔也只能考自己啊,而且融道境的意志根本不是我这耀天境可以撼动的,更别说指引了”

    风昊不断地运用转神咒尝试着,但是他那微薄的精神力每次都会被韩如月的意志瞬间吞没,就如石落大海一般,甚至连涟漪都没有带起一点

    “虽然不知道你的心魔是什么,但是一定要撑住啊,不然小涵那里就糟糕了”

    风昊嘀咕着,又加大了转神咒的力度,就算疲惫感不断地冲击着他的神经,他依然不能停下,如果现在停下,韩如月就真的彻底被心魔吞噬了

    “师尊你看,这是我第一个成功的炼器作品,虽然没有什么战斗上的帮助,但是它发出的声音可以起到静心凝神的作用”

    冷夙将刚刚练成的铃铛交给了韩如月,满脸笑容的看着韩如月

    “夙,谢谢你”

    韩如月看着手中的铃铛,她已经不再去想这到底是真实还是幻境了,只要有冷夙在,就算是幻境她也愿意这么沉沦下去

    “师尊,我会加油的,总有一天我会以寒武大陆第一炼器师的身份来娶师尊的”

    冷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韩如月听到冷夙的话,突然拉住了冷夙的手

    “不用的,我不需要什么第一炼器师的身份,不需要你的实力到什么程度,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韩如月含情脉脉的说着,当年她不敢说的话,这一刻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

    “师,师尊,你说的,是真的吗”

    冷夙明显被韩如月的话惊到了

    “只要你可以一直陪着我就好了,我不需要其他的,就算是这个界清门我也可以放弃,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

    韩如月抱住冷夙,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

    “师尊明明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韩如月怀中的冷夙突然消失,而周围的景象也消失不见

    “不!!不!!!我不要!!!夙!!我不想失去你!!”

    韩如月半跪在原地,满脸泪水的换手抱着双肩,无比的无助

    “师尊,醒醒吧,你不该留在这里的,你还有必须要做的事不是吗?”

    “不,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我只要你能回来。。”

    韩如月看着无比黑暗的四周,企图从黑暗中找到冷夙的身影

    “韩如月,你给我清醒点!!!你如果死了小涵怎么办!!!”

    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打破了无尽的黑暗,就像是明灯一般指引着一条道路

    “小涵。。。”

    听到林羽涵,韩如月的眼眸明显清明了不少

    “有些事情已经回不去了,你应该在意的不是离开的,而是还活着的,你身边还有其他人呢,不是吗?”

    韩如月听到这段声音,心境逐渐的稳定了下来,看着周围一片漆黑的景象,苦笑着摇了摇头

    现实中,风昊感受到心境已经平稳下来的韩如月,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谢谢你”

    韩如月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不过风昊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

    本来风昊早就应该因为精神力和真气耗空昏迷,但是凭借一股意志力硬是撑了下来,而看到韩如月已经恢复过来,这股意志力也随着自身的放松消散了,风昊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韩如月扶着倒进她怀中的风昊,焦急的探查了一番,发现并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

    “真是和他一样傻,明明没有理由这么拼命的”

    韩如月将风昊轻轻的放在床榻上,拿起毛巾轻轻的将他脸上的汗水擦去,将被子盖在了他身上

    “谢谢你了”

    韩如月轻轻的整理了一下风昊额头前有些杂乱的金发,看着风昊疲惫的面孔,不禁又想起了那个身影

    “冷夙。。。”

    韩如月嘀咕着,一阵风从窗口吹进,带起床头的铃铛,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过去吧,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我这个样子吧”

    韩如月轻轻的结下了铃铛放在了掌心,看着它慢慢的被自己的真气分解,消逝,转身又看了一眼还在昏睡中的风昊,微笑着准备离开

    “祝你幸福。。”

    一道声音传入韩如月的耳中,韩如月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带着一抹笑意,踏出了房门

    “师尊,师尊先生他睡着了吗”

    冷心看着韩如月,总感觉和平时有些不同,但是却说不出来

    “他有些累了,不要去打扰他偶,走吧,陪师尊去看看门派里布置的怎么样了”

    韩如月揉了揉冷心的脑袋,带着冷心走向了门派正厅

    第二天清晨,风昊睁开了双眼,揉了揉有些发沉的脑袋

    “怎么样了,休息的还好吧”

    韩如月将早餐放在了床头的桌子上,拿起浸湿的毛巾,轻轻的擦了擦风昊的脸庞

    “你。。。”

    风昊看着突然变了个样的韩如月,一时间呆楞在了那里

    “不是你说的要稍微培养一下感情吗,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会因为你帮我度过了心魔就会喜欢上你什么的吧”

    韩如月突然又变回了那副冰冷的模样,嘲讽般的说着

    “没什么,突然看到你这副模样有点不适应”

    看到变回原样的韩如月,风昊嘴角抽了抽,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

    “有个妖族少女天天甜蜜蜜的,还会不适用??”

    韩如月帮风昊整理了一下稍微有些凌乱的头发,冷冷的说着

    “她不一样,魅儿她,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风昊坐在双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疲劳过度地他事真的饿了

    “今天出去逛逛吧,起码要互相了解一下,也是为了小涵”

    韩如月将风昊嘴角沾着的饭粒摘下,轻声说道

    风昊见到这一幕,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韩如月,这股诡异的氛围让风昊感觉自己整个人怪怪的,很不自在

    “那个,韩如月,我们应该是在演戏的对吧”

    风昊咽了口唾沫,小心的询问着

    “不然呢,我可不会真的嫁给一个实力还没我自己强的家伙”

    韩如月说着,将一件界清门的外衣递给了风昊

    “你的衣服因为汗液脏了,先穿这件吧”

    风昊看了一眼衣服,又看了一眼韩如月

    “到底去不去,机会只有这一次,你最好在我改变想法之前决定”

    韩如月说着,半步轮回境界的气息散发而出

    “你突破了??”

    风昊感受着韩如月变强的气息询问道

    “嗯,本来早就该突破了,不过被心魔困扰了很久,谢谢你”

    “没什么,毕竟也是为了救小涵嘛,而且我也得到了很多好处”

    风昊感受着因为吸收了韩如月一部分真气变得充裕起来的气海,甚至隐隐的要突破到耀天二阶了

    “仅仅是为了小涵吗?”

    韩如月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对了,不是要出去逛逛嘛,正好我也要找一些材料来打造新武器,毕竟突破之后以前的武器就不趁手了”

    风昊并没有听清韩如月的那句话,不过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你会炼器??”

    韩如月有些惊讶的说道

    “很惊讶吗,作为一名无门无派的散修,什么都要靠自己,我可不像你,有这么大的门派做支撑,我能走到这一步完全是自己用命拼出来的”

    风昊穿上韩如月递过来的衣服,出乎意料的合身

    “还真是像啊”

    “嗯??像什么??”

    风昊诧异的看了一眼韩如月,从他醒来开始,韩如月就变得无比的怪异,但是风昊也说不上来怪在哪里

    “没什么,走吧,虽然我不了解炼器方面,不过材料的好坏还是看得出的”

    韩如月说着,轻轻的拉起了风昊的手

    “那个,韩如月,这样不太好吧”

    风昊说着就想把手抽出来,不过因为韩如月紧紧的握着,并没有成功

    “既然要演就演的像一点,谁知道大街上会不会遇到无影门的人呢”

    韩如月说完,不由分说的拉起风昊向外走去

    “掌门早,掌门先生早”

    “掌门和掌门先生看起来好甜蜜啊”

    “不得不说掌门和掌门先生真的蛮般配的”

    。。。

    在界清门中的一路上,几乎所有界清门的弟子都在谈论着风昊二人,本来还对风昊冷眼相向的人现在全都变了个样子,风昊摇了摇头,早就看清了所谓的虚伪

    “不开心吗??我可以让弟子以后都不再议论”

    韩如月看着叹气的风昊说道

    “没事,早就习惯了,从小就看透这股虚伪,所以我才一直努力变强,只有变强才能改变寒武大陆的现状,也只有变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风昊说着,又想起曾经受尽冷嘲热讽的那段日子,脸上露出了无奈与苦笑

    “不累吗??每天仅仅是为了变强”

    “怎么会不累,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要放弃变强的念头,像个平常修士一样仅仅是为了谋生,生活,但是那样还有什么意义,我想如果我真的那样活过这一生,一定会非常不甘吧”

    风昊和韩如月手牵着手走在街道上说着

    “而且人活着都会有执念的吧,没有执念或者说是目标,那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漫无目的的活着,最后像流沙一般和这片大陆融为一体,甚至不会有人记得你来过”

    韩如月看着眼前的风昊,这是她第一次了解这个男人,在韩如月心魔爆发之前,风昊在她心里的印象还停留在混血上,甚至一度认为他想通过林羽涵拜入界清门,因为林羽涵不止一次提过想让她将风昊收入界清门,不过碍于风昊的身份都拒绝了,这一刻韩如月才真正的了解到风昊一路走过来有多么的不容易,没有门派的资源,更没有所谓的前辈提供的机缘或者传承功法什么的,所有都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要知道独*索修行,一旦出了什么差错,将会导致不可修补的损伤,甚至是真气尽散,永世不可再修炼

    想到这里,韩如月心里不免产生一丝愧疚,如果当初听林羽涵的话把风昊带进界清门,必定会让他少走很多弯路吧

    “你呢,作为界清门的掌门,这么年轻就达到了别人一辈子都可能达不到的半步轮回,也一样很累吧,毕竟不仅要自己修炼变强,同时还要掌管整个门派,帮助门派弟子修炼,不像我只是个散修,考虑好自己就好了”

    风昊看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的韩如月问道

    “其实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宁愿不去接手掌门这个位置,因为这个掌门,我失去了很多东西,包括他,就因为掌门这个身份,我做所有事都要考虑的门派,如果没有界清门掌门这个身份,我完全不用顾虑那么多,直接杀上无影门把小涵带回来,但是师尊对我恩重如山,抚养我成人,甚至将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了我,我又怎么可能放弃这界清门不管呢”

    韩如月说着,满眼的悲伤,虽然因为冷夙所产生的心魔早就在风昊的转神咒帮助下破掉了,但是毕竟那是曾经的一道伤疤,每次揭开都会导致疼痛

    “不过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有两个很好的徒弟,界清门也越来越好了,而且。。”

    韩如月说着,悄悄地看了一眼风昊

    “我想吃这个糖葫芦,风昊”

    韩如月突然拉着风昊走到了一个卖糖葫芦的老人那里,挑了两个卖相看起来不错的,递给了风昊一个

    “给你钱老伯”

    风昊无奈的笑了笑,接过糖葫芦,准备从储物戒指中取出灵玉,不过却被老人给打断了

    “不用了,您就是韩小姐的丈夫吧,之前还是韩小姐将我老伴从魔兽的手中救了出来,韩小姐马上要结婚了,老头子我比较穷,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韩小姐喜欢吃糖葫芦就免费拿去吧,也祝韩小姐和这位公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老人充满感激的看着韩如月说道,弄得韩如月满脸通红的拉着风昊逃开了

    “没想到我们韩小姐平常这么冰冷的人也会有这一面啊”

    风昊看着韩如月通红的脸庞,笑着说着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走吧,今天我要把以前想尝试的东西都试一遍,以前碍于身份没办法,今天终于能玩一玩了”

    韩如月吃掉冰糖葫芦的最后一块,拉起风昊的手,看起来就像是个刚刚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

    “自己一个人撑着门派很累吧”

    风昊轻轻的理了理韩如月耳旁的秀发,有些怜惜的说着

    “不累,只要看到界清门越来越好,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韩如月握住风昊帮她整理头发的手,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韩如月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股别样的滋味

    “风昊,答应我一件事,不要为了变强傻傻的付出自己的生命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