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寒武封天 > 第二十章 皇甫初月

第二十章 皇甫初月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寒武封天 !

    ,最快更新寒武封天最新章节!

    房间中,风昊的汗水遍布额头,血脉的融合远比他想想中的要难的多,更何况现在是将不同的血脉融入其他人的身体中

    风昊小心翼翼的运转着逆五行决,慢慢的尝试着将其中一滴金色的精血融进韩如月原本的血脉中,但是却没有那么的顺利,甚至可以用糟糕透顶来形容

    只要金色的精血触碰到韩如月原有的血脉,巫族血脉恐怖的破坏力便会开始疯狂的摧毁着她体内血脉原有的平衡,而韩如月体内的血脉却因为其主人的昏迷,暂时失去了控制,不断地排挤着这孤零零的一滴精血,血脉之力的碰撞让韩如月本就糟糕透顶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残破,风昊逼不得已,只好暂时的停下了融合

    风昊紧闭着眼睛,努力的思考着

    “一定有办法能够促成融合的,想一想,为什么我体内的血脉可以达到这种平衡,韩如月和我比起来缺了什么,逆五行决吗,不对,用逆五行决操纵还是这个结果”

    风昊急躁的思考着,毕竟现在并没有给他那么多的时间,必须要快点想出原因

    “平衡,平衡,是因为双方的强度不同吗?”

    风昊想着,尝试着切断韩如月一小部分血脉,用和一滴精血相等的血脉和金色的精血融合,只见失去了补给的小部分血脉瞬间便被精血吞噬了

    “不行,不能是吞噬,要平衡,融合,混蛋!!混蛋!!”

    风昊低吼着,一方面因为现在状况的急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就在风昊找不到任何办法之际,一道无比阴柔的血脉之力突然掺了进来,巫族血脉的极阳遇上那股极阴的血脉突然变得无比的安静,再没有丝毫的躁动

    “这。。”

    虽然风昊无比疑惑这道血脉从何而来,但是现在没时间想那么多,风昊急忙操纵着平和下来的精血尝试着融入进韩如月的血脉中

    而那道极阴血脉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也随着精血融了进去,这一刻,韩如月体内的三股血脉达到了一种诡异的平衡,互相交织,却又互不相干,各自运转着各自的力量

    随着这一滴精血融合完成,韩如月体内又多出了四股和之前相同的血脉,风昊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开始控制着血脉开始融合,极阴极阳和毫无波动的三种不同血脉彻底的交织在了一起,毫无排斥的运转了起来,血脉中蕴含的特殊能量随着逆五行决的控制慢慢的被激发而出,不断地冲刷着韩如月体内的经脉和肉体,不仅仅是肉体强度,就连经脉,灵魂的强度也开始不断的增强着,为了去适应这刚刚融合进来的血脉,这股特殊的能量完全不用控制,仿佛有自主意识一般将这具肉体和灵魂变得更加的适应血脉

    而韩如月体内糟糕的伤势也不断的被血脉之力修补着,韩如月的伤势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恢复着,而那特殊的毒素也正在被血脉不断的吞噬,化作了血脉运转的养料,为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风昊见韩如月已经脱离了危险,并且其体内的血脉之力已经开始自行运转,便慢慢的收回了手,睁开了眼睛

    刚刚睁开了眼睛便见到狐魅儿不知何时来到了她身前,一只手搭在了韩如月的肩膀上,脸上满是疲惫之色,而她原本耀天境的境界现在也跌落到了凝神七阶

    狐魅儿慢慢的收回了手,对风昊笑了笑,眼前一黑便倒在了风昊的怀里

    这时风昊才知道刚才的那股极阴血脉出于何处

    风昊轻轻的将狐魅儿脸上的汗水擦去,任由她躺在自己的怀里

    “昊哥哥,师尊她”

    林羽涵看着眼前的状况,小声问道

    “嘘,你师尊她脱离危险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风昊说完,将狐魅儿轻轻的放在了另一张床上

    “傻妮子,看见我救别的女人不但不生气还这般帮我,真是个小傻瓜”

    风昊嘀咕着,微笑着摇了摇头

    为两人盖好被子,风昊便带着林羽涵离开了房间

    轻轻的关好门,尽量没有发出声响,风昊这回算是稍微的安心了下来,刚刚迈出一步,一股眩晕感便涌上了脑袋,脚下一踉跄,险些摔倒,还好林羽涵及时的扶住了他,才防止了风昊与地面来一次亲密接触

    林羽涵搀扶着风昊,两人坐在门前庭院中的石椅上,林羽涵有些担心的说道:“昊哥哥,没事吧”

    “放心吧,就是有些疲劳过度,再加上精血的流失,修养修养就好了”

    风昊安抚道,疲劳过度是小事,精血的流失相对而言更加的严重,毕竟大比将近,风昊现在这种状态参加大比可以说是无比的糟糕了,不过暂时来讲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在大比正式开始前尽量调整了

    “昊哥哥,那个,那个妖族的姐姐,是不是也是。。。和师尊一样,是你的。。。”

    林羽涵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刚才那亲密的动作都被她看在了眼里,不过为了不吵到韩如月才没有问

    “嗯,她和你的师尊韩如月一样都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说到这里风昊便感到一阵头大,虽然刚才狐魅儿不禁没说什么,还帮韩如月度过了危机,但是以她的性子,想必醒来定然会弄出一堆事情

    之前仅仅是假婚礼狐魅儿便差点走火入魔了,如果知道了风昊和韩如月真的结婚了,而且已经完成了夫妻之礼,天知道狐魅儿会怎么样

    想到这里,风昊一脸的苦闷,毕竟两人风昊都对其许下了誓言,让他放弃任何一个都做不到

    “嘻嘻,谁让昊哥哥到处沾花惹草,这回看你怎么和师尊解释”

    林羽涵仿佛看出了风昊因为什么事烦恼,调皮的说着,而眼神中那抹落寞被很好的掩饰过去了

    “好啊小涵,敢调戏你哥哥了,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

    风昊说着,便开始对林羽涵挠起了痒痒

    “啊,哈哈哈哈,不要啦昊哥哥,人家错了”

    林羽涵笑着挣扎着,不断地求着饶

    “好了,不闹了,我去一下星辰公会那里,不然宋老头该着急了”

    风昊稍微揉了揉林羽涵的脑袋,笑着说道

    虽然林羽涵并不知道宋老头是谁,但是想来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也没多说什么,简单了嘱咐了几句,便回到了房间去照顾韩如月和狐魅儿

    而风昊刚刚走出界清门的住处便看到夜婉清一脸犹豫在门口不断的徘徊着,见到风昊出来,突然被吓了一跳,然后又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低下了头,有些愧疚的问道:“那个,她,她没事吧”

    风昊并没有打算理会她,虽然韩如月出现这种状况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之前的伤势和毒,但是毕竟也是因为她的刁难才导致了韩如月伤势的加重

    婉清见风昊不仅没有理他,而且又像之前那样自顾自的向前走去,便急忙追了上去拦住了他,脸色憋得通红,想要说什么却又一直说不出来

    之前的事情夜婉清知道自己闯了祸,这次来就是想来向风昊道歉,但是一想到她堂堂一国公主要低头对一个普通的修士认错,虚荣心让她说不出口

    风昊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眼,不想在和她有过多的纠缠,便准备绕过她

    “等一下啦,我说你这个人,我又不是什么凶神恶煞,好歹本公主也是个美女,就这么无视我吗?”

    夜婉清有些抓狂的说道,但是又不能拿风昊怎么样,毕竟做错的是她,如果夜婉清没有好好的来道歉处理好这件事,她知道赵管家必然会毫不保留的禀报给她的父王

    “呵,蛇蝎般的心性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美女,你差点害死了对我来说无比重要的人,你应该庆幸她脱离了危险,不然就算你是公主,我也必然和你不死不休!!”

    风昊并没有打算原谅夜婉清,试想一下,自己最重要的人之一因为一个人和你毫无交集,从不相识的人差点丧命,换作是谁也没办法轻易的原谅

    “什么啊,我都放下身段过来道歉了,我父亲可是玄武帝,我能向你这种平民身份的修士道歉已经不错了,不要得寸进尺了!!”

    夜婉清因为风昊的语气,本来就不爽的心情更加的糟糕了,如果不是怕她父王的责罚,她才不会向风昊去道歉

    “真是个完美的道歉啊,好一个玄武国公主,除了公主的身份,你真的是一无是处”

    风昊冷冷的说着,他真的是无比厌恶夜婉清这种依仗身份欺人的家伙,除了狐假虎威,什么都不会,一脸的高贵样子

    “你,你,对了,你是准备参加大比的修士之一吧,哼!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让父王取消你的资格,气死我了!!乡巴佬!!贱民!!”

    夜婉清愤恨的瞪着风昊,用力的跺了跺脚

    “没想到堂堂玄武国的公主竟如此的不堪,以身份压人,如果玄武国是这个样子,这玄武大比参加了有何用,早知道就不来了”

    只见一名黑发少年缓缓的走了过来,冷笑着说着

    少年身着星辰公会标志性的衣着,黑色的长发在背后束在了一起,清秀的长相加上瘦弱的身材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是其耀天境三阶的气息却表示着少年的不凡

    少年来到风昊的身边,礼貌地说道:“在下星辰公会东岚郡分部弟子皇甫初月,如果这位金发兄台因为这件事被取消了资格,那我皇甫初月也退出,一个满是黑幕的大比,参加了也毫无意义”

    皇甫初月说完,对旁边的风昊笑了笑

    “我和这个混蛋的事情关你什么事,真是贱民,一个两个都这个样子,这么想退出是吧,等着吧,我一定要让你们两个一起取消资格”

    夜婉清说完,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过来搅局的皇甫初月,愤怒的离开了

    “对不起了初月兄弟,连累了你”

    风昊略带歉意的对皇甫初月说道

    “没关系的,我也比较讨厌这种依仗权势的人,而且我们两个都属于星辰公会的修士,互相帮忙不是应该的吗,是吧,冷月郡分部的风昊兄弟”

    皇甫初月面带善意的说道,他刚刚通过他师傅的朋友那里了解到风昊便生起了兴趣,没想到刚刚出门就刚好遇到了

    “风昊兄弟放心,我是从宋前辈那里听说到你的,金发金眉金瞳的特征毕竟很少见”

    皇甫初月见风昊因为自己知道他的底细升起了一丝警惕,笑着解释着

    听到是宋老头,风昊才放下了疑心

    “对不起了初月兄弟,因为我长年自己一人闯荡,习惯了警惕陌生人”

    “没事的,警惕是好事,毕竟这片大陆处处都是危险,我还要去星辰公会总部替师尊取一样东西,以后有机会再聊吧,很期待能和你交手”

    皇甫月初说完,便直接离开了

    “如此心性,皇甫月初吗”

    风昊看着离开的皇甫月初,嘀咕着,不过也没再多想,至于夜婉清所说的取消他们的资格,玄武大比可是各个势力和玄武国一起举行了,并不是她三言两语就能取消一个修士的资格的,更何况玄武帝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便与各个势力交恶,而且能成为玄武帝的人定然不可能做出随便取消大比资格这种愚蠢的事情

    并没有走多远,风昊便来到了星辰公会的住处,找到冷月郡分部的房间,礼貌性的敲了敲门便走了进去

    “风昊小子你可终于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被困在恶鬼窟了呢”

    宋老头见风昊安然无恙的到达了,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他真的是怕风昊在恶鬼窟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毕竟恶鬼窟这个地方就连自己的实力都无法进入到太过深入的位置

    “他便是你说的风昊了吗,巫族血脉吗”

    坐在宋老头一旁的李治看着风昊金发金眉的特殊特征,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宋老头,这位是?”

    风昊看了一眼李治,刚刚的皱眉动作让风昊微微有些不爽,几乎每一个知道他有巫族血脉时都会露出一样的表情,风昊不懂为什么因为巫族血脉便摆出这种神情,难道就因为巫族血脉就要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吗

    如果不是因为李治是宋老头的朋友,风昊早就会不耐烦了,毕竟谁也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血脉指指点点之类的

    “哈哈,对不起了风昊小子,是老夫的错,毕竟巫族血脉在现在的寒武大陆已经很罕见了,再加上初月那小子的身世,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