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寒武封天 > 第四十六章 灵器??失败品!!

第四十六章 灵器??失败品!!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寒武封天 !

    ,最快更新寒武封天最新章节!

    天字一号厅,风昊刚进到大厅中便看到了坐在角落的韩如月两女,旋即便移步走了过去

    “昊哥哥不是要拍买东西的吗,怎么这么快??”

    狐魅儿见风昊这么快就回来了,微微有些差异

    韩如月也有些不解,拍买东西的手续流畅虽然不算复杂瞒不过也不可能这么快便完成

    听到狐魅儿的话,风昊无奈的叹了口气解释道:“遇到了点情况,暂时先不拍卖东西了”

    不过韩如月明显发现了什么,凑到了风昊的身旁嗅了嗅,一阵淡淡的清香传入鼻中,让韩如月皱起了眉头

    韩如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些不满的瞪了风昊一眼

    看到韩如月的表情,风昊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个负责鉴定的洛小姐将我错认成了她的弟弟,我和她解释又解释不清楚,就只好先离开了了”

    “尽量少和那个洛雨萱来往,她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韩如月缓缓地说道,嗅到了风昊身上残留的香气时,她就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

    “你认识洛小姐??听她说她的弟弟和我一样也是金发金眉金瞳,不过好像是几年前失踪了”

    风昊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韩如月,说道

    “没错,这也是为什么我告诉你尽量少和她来忘,她的弟弟并没有失踪,而是被她亲手杀死的”

    韩如月满是严肃的说道,明显不希望风昊和洛雨萱有过多的来往

    “不会吧??那个和昊哥哥很强的人不是那个洛小姐的亲弟弟吗??”

    狐魅儿满脸诧异,毕竟虎父不食子,她不明白是多大的仇恨会让洛雨萱对自己的亲人下杀手

    “洛雨萱的弟弟洛烨,生前原本是玄武帝夜魍魉的弟子,年仅十三岁,修为便达到了凝神境,就连五圣地都纷纷抛出橄榄枝,就在他选择加入北冥峰的第二天,便被人发现他被人杀死在了自己的房间中,而当时所有的线索全部都指向了洛雨萱”

    韩如月诉说着当年的事情,不过这些事情却让风昊更加的不解了

    “不对!!不可能是洛雨萱杀的洛烨!!”

    风昊想到洛雨萱见到他时的表情,那种从希望,到内疚,再到绝望的神情是不可能演出来的

    “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不相信,当时洛雨萱对洛烨的呵护与偏袒,整个玄武城人尽皆知,但是洛烨体内残留的真气不会是假的,再加上遗落在那里原本属于洛雨萱的储物戒指却没办法解释,再加上洛雨萱当时对这整件事情都只字不提,让人不得不相信就是洛雨萱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至于原因,没人知道,如果不是看在巫族的面子上,洛雨萱早就被北冥峰带走了”

    “巫族??”

    风昊还是有些不解,如果洛雨萱真的是凶手,为什么会安然无恙的依旧居住在玄武城中

    “你不知道吗?洛雨萱可是巫族的三公主,而她的弟弟洛烨则是洛雨萱的母亲与一名人类男子所生的混血,这个人类男子便是如今的玄武帝,夜魍魉”

    韩如月解释道

    这一连串的各种信息让风昊一时间有点缓不过来,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一切确实都解释的通了

    “也就是说,大家都怀疑是洛雨萱接到巫族的命令来除掉这个血脉不纯的洛烨??”

    风昊沉思了一会,抬起头看向了韩如月

    韩如月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在巫族人眼里,血脉不纯的巫族人本来就不应该存在,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想让你与她来忘,你的血脉加上如此天赋如果被巫族的人盯上,他们绝对会想方设法的除掉你”

    “为什么??既然洛烨有这种天赋,同时又有巫族血脉,为什么巫族无选择寻回自己培养起来,反而还要镇压??”

    风昊依然不解,这种事情有点太反常了

    “因为皓皇,当年巫族的最强修士蚩九黎便是由皓皇亲手斩杀的,而皓皇便是巫族与人族的混血,巫族怕其他的混血会像皓皇一样,再加上巫族本就瞧不起血脉不纯的同族,杀了他们就像是杀了只蚂蚁一样,心里不会产生丝毫的愧疚”

    韩如月叹了口气,如今风昊的名声已经因为这玄武大比传开,相比要不了多久,这玄武国中便会人尽皆知,到那时,巫族的麻烦必然会接踵而来

    巫族可是如今三大种族中的战力之首,强如天生便可感应天地法则的天族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又是皓皇,这可真是给我弄了个*烦啊”

    风昊满是无奈的嘀咕了一句,他所面对的这些种种麻烦,几乎全是由皓皇引起的

    “如果昊哥哥被巫族的人知道了,岂不是会很危险??”

    狐魅儿紧张的说道

    对此韩如月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想要改变这个命运就只能不断变强,但是变强就意味着受人瞩目,这也必然会被巫族所知晓

    除非风昊甘愿平凡一生,韩如月倒是希望现在的风昊只是一介普通人

    但是风昊的性格注定了他不可能甘心被命运玩弄于股掌

    “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敢来,我便让他们有来无回”

    风昊揉了揉狐魅儿的脑袋,眼神无比的坚定

    既然他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要一路走下去,荆棘遍布,斩了便是

    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韩如月挽住了风昊的胳膊,没再说什么,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只要风昊能一直在她身边,她便已经满足了

    “好过分,明明是魅儿先和昊哥哥在一起的”

    狐魅儿略带醋意的抱住了风昊的另一只胳膊,嘟着嘴巴无比的可爱

    “好啦,不要闹了,拍卖会快开始了”

    风昊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到大厅的台上一名老者走了出来,对两女提醒道

    韩如月与狐魅儿见到拍卖会即将开始,也看向了台上

    “欢迎诸位来此参加本次拍卖会,我是这次拍卖会的负责人胡海滨,如果诸位看得起老头子我,叫我胡老便好”

    老者捋了捋已经完全花白的头发,本就有些小的眼睛因为笑容眯了起来,身上朴素的长袍已经修补了数次,乱糟糟的头发上更是满是灰尘

    虽然老者的外表如同乞丐一般,但是大厅中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瞧这位胡老

    “胡老是玄武拍卖行的老人物了,听说连上一任玄武帝都会让其三分,在现在的玄武帝正式上任的时候胡老的修为便达到了圣痕境,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修为没有增进多少,实力也早已经深不可测,恐怕连玄武帝都不及吧”

    韩如月向风昊讲解着

    风昊听到后,正想查探一下胡老的修为,不过却被韩如月阻止了下来

    “你疯了??!!拍卖会进行的过程中任何人都不可以动用神识的,一旦被拍卖会的负责人发现,赶出拍卖行都是轻的”

    “还有这样的规则啊,不过这样要怎么查探拍卖品的真伪啊,韩姐姐”

    狐魅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从玄武拍卖行建立到现在的千年中,从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假货,也不会有人会愚蠢到拿着赝品来拍卖,除非他活够了,先不提玄武国对于玄武拍卖行的支持,光是胡老便足够震慑住那些愚蠢的家伙了”

    韩如月解释道,同时还瞪了风昊一眼

    风昊也不知道这拍卖行会有如此规则,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老头子我也不说太多的废话了,这次拍卖会的第一件拍卖品是一柄足以媲美中品地阶兵器的灵器长剑,剑长四尺,由玄武国首席炼器师长风的弟子欧阳冶所炼,其剑锋的材料乃是由那五圣地之一火炼塔所在的极炎之地所产的流岩石经过寒盐的不断冲刷洗礼冷却下来后打造而成的,因为寒盐的特殊性,这剑锋的外表虽冷却了下来,但是其内部的流岩却依旧活跃无比,这让剑锋的强度提升了数个档次,被其所斩之物,便如同被岩浆冲刷过一般面目全非,此剑也因此得名,熔火剑”

    胡老说着,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柄普通的黄阶长剑,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让长剑静静的悬浮在了空中

    同时胡老将熔火剑握在了手中,没有灌输一丝一毫的真气,直接斩向了那悬于空中的黄阶长剑

    熔火剑在接触到黄阶长剑的剑身时竟备受一丝一毫的停顿,轻松的将长剑斩为两半,而其切口更是无比诡异,就像胡老刚才所说的一样,仿佛有无数的岩浆包围了它

    顷刻间,黄阶长剑便化作了一滩融化的液体,此等效果让人不禁咂舌

    “不愧是长风大师的弟子,这种破坏力相比已经达到了天阶兵器的程度了吧”

    韩如月也被这种场景震撼到了,如果被这柄长剑命中,那后果不敢想象

    不过风昊却明显没有任何的诧异,反而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不过是一件失败品罢了,不过这胡老还真是个老狐狸,刻意的没去讲这柄长剑的失败之处,反而故意的显露了最优秀的地方,讲这柄长剑的劣处完全遮掩住了”

    “失败品,这种破坏力还是失败品吗??”

    狐魅儿完全没有看出来风昊所说的劣处在哪里,满是疑惑的问道

    韩如月也同样有些诧异,能将兵器打造的如此程度已经是无比的艰难了,但是风昊的表情很明显就是在说如果是自己的话一定会更好

    “流岩石本就是火属性材料之最,就算炼制手段再过粗糙,只要能打造成功,再配合上寒盐对流岩石表面起到的压制作用,做出来的兵器都能做到这种程度,甚至可以说这种情况是最差的”

    风昊双手环抱于胸前,在这柄长剑出现在他的眼中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完全看透了这长剑的打造手段与所用材料,虽然材料都是罕有的地阶材料,但是打造手段却粗糙无比

    “胡老刻意的没有介绍剑柄就是因为这剑柄是失败中的失败,就是因为这个剑柄,让本应该是天阶下品的兵器下降了足足几个档次,地阶中品都已经很勉强了,这柄熔火剑甚至连一些特殊的地阶下品兵器都比不上”

    “你还是没说原因啊,这长剑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足啊”

    韩如月依然不明白风昊的话为何意

    “这柄长剑的剑柄,他千不该万不该的选择使用同样为极炎之物爆鸣燕的脊骨炼制,剑至钢则断,物至极则反,两种极炎之物完全没办法融合,所以那个欧阳冶才不得已才使用了寒盐来凝固流岩石外表这种损耗材料精纯度的做法,这不仅让剑锋的破坏力下降了数个档次,同时如果使用不当甚至会被这剑柄反伤到,再加上因为两种极炎之物而产生的两种器灵,让使用者不得不去分神去解决器灵起冲突的问题,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胡老没有向熔火剑中注入真气的原因吧,毕竟这样会让人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

    随着风昊的一通讲解,韩如月彻底的呆住了

    她知道风昊会炼器,但是能达到这种一眼便知兵器优劣的造诣,韩如月根本不敢相信

    “昊哥哥好厉害,明明昊哥哥也才刚刚见到这柄长剑”

    狐魅儿也满是震惊

    “这些不过是最基本的尝试罢了,既然欧阳冶是玄武国首席炼器师的徒弟,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无非。。。他在尝试炼制一件他的炼器造诣不足以支持的兵器,而这熔火剑应该就是这尝试的一件失败品,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应该选用两种极炎之物作为材料啊,这种杂乱无章的炼器手法不可能出现在这种人身上”

    想到这里,风昊也疑惑了起来,很多新手都不会犯的错误这件长剑上都出现了,按照胡老所说,既然这欧阳冶是玄武国首席炼器师的弟子,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坐在风昊前面的一名黑袍人仿佛听到风昊的话一般,满是诧异的转过了头看了风昊一眼

    不过因为这黑袍比较宽大,完全的遮住了此人的面庞,让人无法看清脸,甚至连性别都无法分辨出来

    风昊也注意到了黑袍人的动作,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此人

    而这黑袍人却因为风昊突如其来的目光瞬间转过了头

    “真是奇怪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