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 > 第1386章 非要我的命

第1386章 非要我的命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最新章节!

    闻言,宋颖忍着悲愤对紫微真人说:“紫微真人,您可真是个人物。”

    “不是人物怎么能做到以万众憎恨的身份还能一直滋润地活到现在?顺便说一句,在宋家也有很多人是站在我一边的。”

    “您不用特意提醒,我早知道这一点。”

    宋颖干笑着,面容的悲伤快要化为眼泪流下来。

    她对宋天雪到底还是有些感情的,虽然这些感情远不如她对其他事情的感情。

    紫微真人作为一代邪修,对人性的弱点可谓了若指掌。

    他看出宋颖的强做坚强,也看出宋颖此刻最痛最深的伤痕来自叶伊,于是笑着说:“别难过,好歹你还是得到了一些东西,例如你的女儿。从现在开始,你只有一个女儿,不用再担心唯一的女儿怀疑你对她的感情是不完整的。”

    “呵呵!”

    宋颖干笑两声。

    宋安宁的脸上更是掠过显而易见的愤怒。

    “我永远不会承认叶伊是宋家人,她根本就不是宋家的血脉!她就是个魔鬼!真正的魔鬼!”

    宋安宁诅咒的说着。

    宋颖没有符合她,但是眼中的冷漠也暗示她对叶伊的行为充满不满。

    叶伊没有解释,只是对紫薇真人笑了笑,说:“你果然是个比我预期中更加聪明能干的人,可惜,宋天雪确实应该死。如果我不下手杀了她,她将作为杀死洪门弟子的罪人接受三刀六洞的刑法并最终砍掉一条胳膊。”

    洪门规定,禁止同门相残。

    宋家历代都是洪门的重要合作伙伴,宋天雪也从成年开始就有了洪门弟子的身份。

    从这个角度讲,叶伊杀了宋天雪不但不是残忍,甚至还是一种仁慈和解脱。

    宋颖其实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不怪叶伊,虽然感情上有些难以接受。

    宋安宁却不一样。

    她知道这一点,却不代表她也认为宋天雪是活该被杀。她觉得即使宋天雪被确定有罪,以宋家的钱财也能轻易把事情用金钱了结。叶伊这样做,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公开的公报私仇!

    所以,不管叶伊说什么,她都不开心,并且觉得叶伊是故意的。

    叶伊看穿了宋安宁的心思,不再多解释,礼貌的客套结束后就走出四合院。

    宋颖也随后走出。

    她不想让宋家又卷进不必要的纷争中。

    宋安宁却没有离开。

    她哀求地看着紫微真人:“真人,真的没有办法惩治这个坏事做绝的叶伊吗!她的天命就是那么的好,任何人都没有办法——”

    “普通意义上,她确实是占尽天命好处,比任何人都更加的前途广阔。”

    紫微真人引诱地对宋安宁说:“不过事在人为,如果你真的恨她入骨,或许还真的可以创造奇迹,毕竟天命也是有漏洞的,人心的坚毅就是击破天命的最大关键。”

    “人心的坚毅……”

    宋安宁若有所思。

    紫微真人蛊惑着说:“对,人心的坚毅。只要你有一颗坚毅的灵魂,你就一定能让你最恨的人死无葬身之地,这个世界本就是公平的,不惜代价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得到成功。当然,代价会比较麻烦,毕竟谁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未来需要用什么作为交换?”

    “没关系,不管用什么做交换都没关系,我只想要杀了她,我想要她明白,我讨厌她,我非常非常的讨厌他。”

    宋安宁已经魔怔,痴痴地说着,恨不得把灵魂交易给紫微真人。

    紫微真人早就发现宋安宁的命相中又对自己大裨益的好东西,所以才会干脆的舍弃宋天雪,引诱宋安宁。如今,宋安宁主动愿意问紫微真人的计划贡献自己的一切,紫微真人的笑容也是越发的明媚灿烂,恨不得立刻就把宋安宁身体里面的那些东西剥离下来,占为己有。

    至于为宋天雪报仇——

    拜托,宋安宁是个智障,紫微真人可从来都不傻。

    叶伊的天命之火那么的炙热旺盛,他是傻子才会考虑以卵击石!

    宋安宁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骗,得了紫微真人的“报仇”承诺后,露出快乐的笑容:“谢谢你,我一定会努力的。”

    “努力是百分百的事情,至于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敢给你太肯定的回答。”

    紫微真人继续虚张声势。

    宋安宁的心里掠过更多的感动,就差现场跪下给紫微真人磕头。

    ……

    ……

    叶伊走出四合院,对等候在外的洪门弟子说:“参与杀死老许的事情的玄门人已经查明,并被我现场击毙。你们只要查出和越南人勾结的洪门弟子就可以了。”

    “是的,龙主。”

    洪门弟子们连声答应。

    楚天阔却在这时走过来,对叶伊说:“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受了什么委屈?”

    “世上还有人能给我受委屈吗?”

    叶伊强做坚强。

    楚天阔摇了摇头,说:“这个世界上能够给你委屈的人有很多,例如紫薇真人,例如你的亲生父母。别在我面前硬撑,我经历过很多很可笑的坚强,我知道强行冷静是多难多痛苦的事情。”

    “但是我确实没有遇上任何麻烦。”

    叶伊不想向楚天阔坦白内心的痛,坚定地拒绝了他。

    楚天阔意识到她只是不想向自己坦言后,无奈地摇了摇扇子,说:“我送你回去吧,你刚刚完成一场斗法,想来身体应该正虚弱。”

    “我没有……”

    叶伊要反驳。

    楚天阔却态度坚毅地说:“你正是虚弱。”

    “正虚弱?”

    叶伊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后意识到楚天阔正在暗示一些事。

    于是她不再强撑,在楚天阔的陪同下走出细长的巷子,快要上车的时候才主动问楚天阔:“到底怎么回事?刚才是不是——”

    “刚才有人用火箭筒对准你,”楚天阔说,“别不相信我,我的直觉可是一等一的灵敏。”

    “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对我这么恶意,非要我的命?”

    叶伊诧异的看着楚天阔:“顺便,我已经确定紫微真人暂时不想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