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掌权人 > 2018章 新的岗位

2018章 新的岗位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掌权人最新章节!

    煞是有趣的是,白钰化名写的这篇文章居然被贾复恩“偶然”看到了,郑重其事批示:

    无人机网格化定点监测的建议有无可操作性,请荣华、大佑同志阅处。

    高荣华是主管森林**的副**,陈大佑是**厅森林**局局长,贾复恩把皮球踢到了他俩脚下。

    两人头疼不已,不清楚**是真没听说宥发集团在芦山生态保护区的独特存在,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后续还有一连串手段。毕竟贾复恩还是副申长,在那个层级有着常人不具备的信息渠道。

    密议良久,两人推出个变通的“试运行方案”:在全省生态保护区(含芦山)逐步推行无人机网格化定点监测管理,第一阶段每天固定于下午4点到6点巡查两个小时。

    一方面有方案,有执行,不折不扣落实了贾复恩的批示;另一方面相当于告诉宥发集团等,每天下午巡查期间别乱来,不然大家都不好办。

    奥妙在于,如果连续几个月贾复恩不再过问,“试运行方案”就无疾而终;如果贾复恩突然问起网格化监测管理的情况,立即转入第二阶段把巡查时间提高到每天四个小时。

    若贾复恩问为什么不直接实施24小时不间断,也有解释——无人机数量和质量都达不到全天候全覆盖的条件,图像技术处理也需要不断优化和完善,还要增加人手等等。

    总之上有正策下有对策,回应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贾复恩看在眼里暗暗冷笑,久在官场怎会不知“第一阶段”的奥妙,但他的用意只是顺着白钰提的方案给程庚明添点堵,仅此而已。

    离春节只剩半个月了。

    白钰象往年一样着手部署节前慰问、赈访、扶贫等工作,同时要求副***们加强与挂钩企业联系做好关于停工复工的相关安排,确保春节期间厂房、设备、库存等安全无忧。

    突然地,中午前接到町水组织部通知,下午四点前抵达省组织部集中!

    此外拒绝透露任何信息。

    该来的还是来了,躲也躲不掉。放下手机白钰木然看着办公室里的桌椅、文件柜、沙发、茶几……

    无由来地有几分伤感。

    干部做得再大,地位再高,都抵不过一纸调令,薄薄的纸片让你走就走,让你失去一切也可以,根本没有讨价还价余地。

    下一站去哪儿呢?

    上次经贾复恩点拨后,白钰已经看得很淡了,也有信心应对即将而来的挑战,因此根本没有到处打听调整名单的想法。

    第一时间与俞树通了下气,俞树自然十万个不情愿,还抱着一丝幻想说或许到省组织部接受表彰吧,离春节没几天怎么可能有人事调整?

    倒是庄骥东可能听到风声,白钰下楼时飞快地跑过来,压低声音道:

    “怎么搞的,***没满月就调离?这事儿你得跟省里理论理论,不能软面团似的由人家捏。”

    庄骥东有时还是挺有正义感。

    白钰笑笑,也低声道:“我要省里有位常委叔叔就好了,不多说,等我到新地方后给你介绍漂亮女孩子。”

    “气质,我注重气质,就象蓝依一样!”庄骥东追着钻进车里的白钰高声叫道。

    来到省组织部,出面谈话的也就是副厅级的干部三处处长,说得简明扼要每个字都经过斟酌:

    根据省组织部门关于年轻干部异地交流需要,决定免去你商砀***常委、***职务,调任省经贸委经济运行处副处长(正处级),即日报到,三天内到岗!

    省经贸委主任通常享受副省级待遇,与发改委、国资委一样相当于副省级机构,内部人员级别自然也水涨船高上调半级,因此从***调任省直机关正处级副处长位置,起码不算委屈,大概是贾复恩背后打过招呼的最佳结果。

    站得高,看得远。贾复恩没说的还有这一层意思。

    当即拿着一纸介绍信来到同样位于省府大院里的省经贸委楼层,履行手续后主管人事的副主任管约明和经济运行处处长谈啸一起与他谈话,表达了三层意思:

    一是热烈欢迎,经济运行处需要白钰这样基层履历齐全,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干部;

    二是落实分工,按惯例由白钰接掌前任副处长主管的国有资产科,列为“三重”决策委员会委员;

    三是委以重任,这一点管约明说得很坦率也很直接,指出单纯国有资产科自身工作实际上很轻松,每个月做做报表、上传下达文件就行了,因为国有资产的管辖权在国资委,经贸委参与程度相当少,协助经济运行角色可有可无。

    但是——

    管约明说近几年省领导愈发重效益轻规模,对部分省属国企亏损严重的情况高度重视,认为国资委只管国企干部,发挥不了**正府对业务经营的监督和督促作用。

    “何超申长要求‘国企要由国家管’,指示相关部门要深度介入并实施穿透式监督管理,因此由徐尚立申长牵头成立促进国企扭亏为盈领导小组,国资委、经贸委、财政厅、商务厅等都在其中,我也是副组长之一,而你,白钰同志是办公室副主任!”

    一连串金光闪闪的大领导名字听下来,最后自己居然是具体执行的办公室副主任,一时间白钰有点懵。

    “办公室……嗯,我大概需要时间研究材料、摸透情况,尽快融入领导小组工作。”白钰道。

    谈啸则笑道:“国有资产科的工作主要在月初月尾,加强报表衔接性审查和数据真实性核实,白钰同志主要精力还是放到领导小组那边。今天在这里我向管局保证,第一绝不拖白钰同志的后腿;第二绝不额外增加白钰同志的工作……”

    管约明指着谈啸道:“你的话可是记录在案的,要是违背哪一条,白钰同志可以直接找我。”

    两人都笑了起来。

    白钰虽然陪着笑心里却知道只是戏谑之言,以自己在中直机关的经验,越到上层领导同事之间的关系——起码在表面越融洽,不象基层那样等级森严。实际上等级和职务都装在心里,那种无形的界限更明确。

    谈话结束等管约明离开后,谈啸陪同白钰去国有资产科途中简约聊了几句,透露省领导对促进国企扭亏为盈领导小组工作非常重视,各单位派出的都是精兵强将,相比之下经贸委这边即白钰的前任秦副处长软了点,轻而易举被人家比下去了,省领导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经贸委领导脸上也无光,因此提前两年让他靠边站,主动要求省组织部交流位年轻有为的干部过来。

    “都在领导小组,比什么呢?”白钰疑惑不解道。

    谈啸摇头叹道:“一言难尽,有些情况老秦回来又不说我们也不是太清楚,场面上的话,同样是调研比的是材料扎实,数据翔实,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等等……到了。”

    国有资产科有一大一小两间办公室,小办公室坐着正副两位科长,大办公室坐了两男两女四名科员。

    处长大驾光临,六个人起身围了上来,谈啸三言两语介绍之后便离去,白钰来到小办公室。

    科长马智兵今年四十六岁,一看就是机关老油条,出口成章妙趣横生,两三句话就能逗得你哈哈大笑,可再细想他什么都没说,就是可乐。

    副科长张烨成四十出头,说话慢言轻语,虽不健谈但每句话都说在点子上,也很务实,从他嘴里白钰得知大办公室四名科员有三位是正科待遇,张烨成自己也是正科级,但在省直机关科级到处级这一步难于登天,除非你主动到基层挂职锻炼,那也是说不准的事儿——领导既不能保证你肯定得到提拔,更不能保证你两三年后还回原单位。

    张烨成还说国有资产科的工作不象领导们形容的那么轻松,当然比起业务部门肯定好些,每月报表数据从收集到汇总再到分析、上报,通常都忙到20号左右,然后不时地解答上级主管部门各种问题、查核数据等等,难得喘息两三天转眼又到下月初了。

    如此循环往复,机关工作就是消磨斗志的活儿。

    听完汇报,白钰表示理解国有资产科的重要性,否则不可能单独设立科室而并归到统计科,希望大家配合好自己,主动出谋划策共同把处科工作抓上去云云。

    然后不经意问:“对了,前期科里哪位跟秦处到领导小组那边的?”

    “老左,不过……”马智兵这种老江湖碰到正经事向来只说半句。

    张烨成接着道:“秦处和老左有共同的爱好——钓鱼,工作之余经常跑到郊区一钓就是几个小时,所以从配合工作角度的话……”

    他也不说了。

    闻弦而知雅意,哪里是“工作之余”啊,说穿了就是利用领导小组、经贸委两不管的机会,上班时间溜到郊区钓鱼,因此才有“省领导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的说法。

    难怪两位科长都不赞成抽调老左。

    白钰点点头:“那就请二位推荐吧,我的要求是年纪轻的、熟练掌握计算机操作、熟悉了解主要亏损省属国企情况……”

    没等他说完,两位科长异口同声道:“小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