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107章 vip影院

第107章 vip影院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第107章 vip影院

    仿佛没有注意到众人嫉妒或艳羡的注目,两人缓缓地行入专属于两人的VIP情侣影院包房。

    情侣包房内。

    慕浅沫刚一进门,便被盛泽度圈在了门后。

    紧随其后的,是盛泽度宽阔的胸膛。

    “喂,哥,唔--”

    慕浅沫刚想说话,唇已经被盛泽度以唇相抵。

    刹那间,慕浅沫的周身已经被盛泽度熟悉的男性气息封住。

    唇畔突然而来的温度如有磁性般,瞬间便扰乱了慕浅沫的心神,怂恿着慕浅沫抬手圈住盛泽度精壮的腰身,与他忘情相吻。

    房间里没有开灯,暧味的温度肆意流淌。

    一吻绵长,当盛泽度终于放开她时,慕浅沫已经软倒在盛泽度的怀里。

    “哥,这里是公共场所。”慕浅沫头抵在盛泽度的胸膛轻哼,小猫一般挠的盛泽度心里发痒。

    盛泽度的眸子倏然便幽深如墨。

    低头,盛泽度灼热的呼吸喷薄在慕浅沫耳畔,“你难道不懂,这才是情侣影院的真正用途?”

    慕浅沫愣了愣,不由脸颊发烫,“什么呀,就你理由多。”

    盛泽度突然严肃,“嘘!别说话,专心看电影。”

    慕浅沫这才发现,电影已经不知何时开始已经放映,半开玩笑半撒娇的推开盛泽度,“都怪你,电影都快播一半了。”

    盛泽度在慕浅沫的身旁坐下,无奈道,“你自己投入,怪我了?”

    慕浅沫水眸一瞪,“哥,你学坏了!”

    肯定句!

    慕浅沫决定,收回刚才的想法,他变得痞气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至少,对她来说不是!

    盛泽度将慕浅沫揽至怀中,“那得看对象是谁。”

    慕浅沫顺势靠在盛泽度的肩头,指尖一勾一勾地点着盛泽度的胸膛,“好吧,说不过你。”

    盛泽度呼吸滞了滞,突然捉住慕浅沫作乱的小手,“反正电影也过半了,那,要不,继续?”

    “……”慕浅沫倏然跳至沙发的另一头,如看恶魔一样看着盛泽度,“No,我们不熟,况且,你还有伤在身。”

    盛泽度好整以暇地望着离开自己老远的慕浅沫,不由愉悦地勾了勾唇,“逗你的。”

    “你!你!你好毒……”慕浅沫嘟了嘟嘴角,这才坐回盛泽度的身旁。

    盛泽度撩唇一笑,顺势揉了揉慕浅沫的头发,“傻。”

    此时,慕浅沫正专注地望着电影屏幕,因此便也没有发现,盛泽度只容得下她一人的褐眸里,潜藏的那丝无奈。

    只有盛泽度自己知道,要不是有伤在身,难保,他会做出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来。

    ……

    翌日清晨。

    当各大媒体都在报道昨日盛泽度与慕浅沫高调出现在电影院的盛况时,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红霞路53号别墅。

    当电视里的新闻传出时,Rose正温柔体贴的将早餐盛上桌。

    “盛少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快就将危机处理得如此妥贴,果然不愧是年青有为。”

    Rose一边为叶城宇布置好碗筷,一边试探着叶城宇的反应。

    “哼,年轻有为?”叶城宇满脸不屑,“这样处理危机的方式,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有什么值得夸赞的?”

    Rose赶紧讨好,“是是是,谁能聪明的过我们家叶总。”

    叶城宇一边夹菜一边道,“就让姓盛的那小子先高兴一会儿,好戏才刚刚开始。”

    “好戏?”Rose一脸疑惑。

    “……咳……”叶城宇明显不打算多说,“先吃饭吧。”

    Rose愣了一秒,“……嗯,好。”

    Rose低头,假装继续吃饭,只是,捏筷子的手紧了紧,泄露了她此时并不明朗的情绪。

    ……

    湖心岛别墅。

    冬日的雨淅淅沥沥,乍暖还寒。

    这样的阴雨天,配合着这样的寒冬季节,正好适合安眠。

    慕浅沫睡意正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梦里她总是忽冷忽热,好不烦恼。

    “别闹。”

    慕浅沫朦朦胧胧的嘀咕,翻了个身,再次沉沉睡去。

    只是,热意渐盛,慕浅沫无奈:

    “哥,别闹,热啊。”

    “……”

    无人回应。

    即使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也热得慕浅沫只想甩掉身上的火炉。

    慕浅沫哼哼,“哥……热啊!”

    “……”

    仍是无人回应。

    慕浅沫无奈睁开眼,目光所及,是盛泽度毫不遮掩放在她被窝里的咸猪手,而身后,是盛泽度温暖的胸膛。

    屋里暖气这么旺,身边还有个故意作妖的火炉。

    怪不得热得她睡意全无。

    “哥。”慕浅沫有些咬牙切齿,“扰人清梦是罪过。”

    盛泽度吻了吻慕浅沫的秀发,“日上三竿了。”

    慕浅沫瞟了一眼窗外,慵懒嘟囔,“外面在下雨。”

    盛泽度好整以暇,“我饿了。”

    慕浅沫在盛泽度的怀里扭了扭,“这个时间,秦婶儿不是做上饭了吗?”

    盛泽度脊背一僵,“我想吃你做的。”

    慕浅沫回身,水眸迷蒙的望着盛泽度,“别闹,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做饭。”

    盛泽度褐眸幽幽地望着慕浅沫,只是静静地凝望,“……”

    半晌,慕浅沫终于妥协,拨开盛泽度的咸猪手,“行行行,服了你了。”

    慕浅沫认命地穿衣下床。

    出房门前,慕浅沫终是忍不住苦哈哈的回头,“哥,你确定我做的你能吃下?”

    盛泽度倏然邪魅一下,“或者,你想用其他方式喂饱我?”

    慕浅沫愣了愣,再狠狠一瞪,“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妇女可是犯法的,等着,看我好好地给你露几手。”

    盛泽度望着半掩的房门,半晌,嘴角勾起一抹无奈。

    只有他自己知道,她躺在床上,那样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如果不及时支走她,他害怕自己克制不住。

    在他的面前,他总是如毛头小子,被她吸引,为她着迷。

    厨房里,秦婶儿正弯腰摘菜。

    秦婶儿一见慕浅沫从阁楼下来,立刻咧开一抹笑意,“小姐,早饭已经快凉了,我先热热,你坐在沙发上等一会儿。”

    “不用了,秦婶儿。”慕浅沫在秦婶儿再次准备忙碌时赶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