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134章 虚虚实实

第134章 虚虚实实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第134章 虚虚实实

    慕浅沫望了望楠征,神秘一笑:

    “这叫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嗯?”

    楠征仍是一脸疑惑。

    慕浅沫嘟了嘟嘴角:

    “楠征哥哥,你跟着我哥这么久了,难道还看不明白?”

    楠征再细细思索了一下,不确定道:

    “你的意思是,你是故意做给娄光启看的。

    如果这个娄光启没有问题,便是虚晃一招。

    如果有问题,听到你说要好好调查陈安澜,必定会以为已经对他放松了警惕?”

    “聪明!”

    慕浅沫赞赏的望了楠征一眼:

    “只有他放松了警惕,我们才能有机会抓住狐狸的尾巴。”

    楠征:“……”

    慕浅沫没有理会楠征的沉默,纤细的指尖灵活的旋转着手中的钢笔,眼睛直直的望向虚无。

    脑子里,正在寻思着待会儿如何套路陈安澜的大计,眸中时不时有精光一闪而过。

    一米开外的楠征望着慕浅沫此时与盛泽度如出一辙的自信表情,一时有些出神。

    难道,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慕浅沫与盛总两人,算计起人来,真是一点也不含糊。

    敲门声响起。

    “我猜,是陈安澜来了。”

    慕浅沫挑眉望了望楠征,樱粉的唇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

    本来清风淡雅的一笑,不知为何,让楠征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慕浅沫越是这样当然,就代表着越危险!

    这个陈安澜,未来的日子怕是有些不好过!

    “我先回避一下。”

    楠征默默地退至身后的内间。

    “进来吧。”

    慕浅沫望着楠征内间关上的房门,轻声应了一句。

    办公室内,慕浅沫单手支头,右手纤长的指尖轻轻点着桌面,几分俏皮随性。

    莹白精致的五官,扑闪的长睫,恰到好处的艳丽。

    如瀑般及腰的栗色直发慵懒随性的散在身后,午后明亮的阳光如若有灵般逆着光线流淌在她的身上,让她不经意间散发出一股别样的空灵之美。

    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陈安澜愣愣的保持着推门而入的姿势,眼里,有惊艳一闪而过。

    他玩过的女人不少,但像慕浅沫这种程度姿色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玩起来,估计滋味会很美好。

    陈安澜的脑海里,已经自动自发的将慕浅沫这样那样,眼睛如狼一般幽幽的闪着微光。

    慕浅沫微眯起水润的双眸,心里不由自主的一阵厌恶。

    慕浅沫没有漏看陈安澜眼里一闪而过的,饿狼一般的幽深。

    粉唇浅扬,慕浅沫嗓音清甜:

    “陈副总,请坐。”

    “好的,慕~总。”

    说着,陈安澜抚了抚衣袖,保持着优雅风范,在慕浅沫对面的高凳上坐了下来。

    陈安澜在外人眼里的风度,慕浅沫只觉得恶心。

    尤其,他的声音拉的老长,听得慕浅沫浑身鸡皮疙瘩一地。

    “陈副总,我们开门见山吧。”

    慕浅沫故意扯着嘴角,才能勉励保持着微笑的姿态:

    “您是副总,在公司资历较深,我今天请你来,主要想问问你,对于白总洗黑钱的事情,你怎么看?”

    陈安澜一直幽幽地望着慕浅沫,过了好几秒,仍是没有回答。

    慕浅沫倒也不急,漆黑的水眸直视着陈安澜,一边玩着手中的钢笔,静待他的答复。

    “慕总,请问你有男朋友了吗?”

    陈安澜慢悠悠的回答,气的慕浅沫差点吐血。

    好在,慕浅沫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内心将陈安澜骂了千万遍,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陈副总,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男朋友吗?”

    为了配合气氛,慕浅沫眨了眨眸子,眼里流动着暧昧的辉光,同时,右手伸长,撩了撩自己的长发,笑得妖艳诡秘。

    果然,陈安澜看的眼睛都直了。

    “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不过20来岁,肯定没有男朋友。”

    慕浅沫凝眸微笑,不承认也不否认,静待他的下文。

    陈安澜特骚包的抚了抚额前的刘海,挑了挑眉,邪气一笑:“你觉得我怎么样,我可以追求你吗?”

    “你?”

    慕浅沫眸子一抬,淡色的粉唇微抿,故作不谙世事:

    “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我也知道爱情这事,得讲究个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陈安澜神秘地朝着慕浅沫挑眉一笑:

    “那你还真是问对人了。我二叔可是中地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他膝下无子,我是他唯一的侄子,以后,他的一切都是我的。

    更何况,现在房价行情这么好,只要你跟了我,我就让我二叔给你十套八套房,一辈子就不用愁了。”

    慕浅沫水眸暗了暗。

    怪不得有资本玩女人,原来是富二代。

    不过,她倒还真看不上。

    中地房地只不过是一家刚上市2年的新公司,最近还在为规划问题闹矛盾。

    指不定什么时候房地产经济泡沫一破,就得倾家荡产。

    慕浅沫浅呷了一口咖啡,似笑非笑:

    “我听别人说,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在一起之前,嘴上说得好,真的到手后,就会任意丢弃,谁还记得当初的承诺。”

    “我保证,只要你肯跟我在一起,我明天就给你办过户手续。”

    陈安澜举手作发誓壮,眼睛幽暗幽暗的。

    “真的?”

    慕浅沫眼睛突然莹莹闪闪的,双手捂唇,乍一看,真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而且,是刚从温室里出来的那一种。

    含苞待放,眼神清澈。

    陈安澜再次呆了呆,不由自主的便点了点头:

    “嗯,我保证!”

    “可是……”

    慕浅沫故作为难的抿了抿唇。

    “可是什么?”

    陈安澜望着慕浅沫这副模样,心都要苏了。

    大手已经朝着慕浅沫伸了过来,打算等她点头便要一亲芳泽。

    毕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拒绝得了他的魅力。

    慕浅沫望着陈安澜人模狗样的朝她伸过来的手,不动声色往边上一挪,嘴里怯生生道: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门当户对指的是年龄!”

    “年龄?”陈安澜愣了愣:

    “我也不过30,比你大10岁而已。”

    慕浅沫眸中隐着笑意,嘴里一本正经道:

    “你是不知道,在我们家,你这个年龄,我都能叫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