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219章 哭什么丧?

第219章 哭什么丧?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第219章 哭什么丧?

    慕浅沫正在寻思间,两人搭乘的降落伞已经朝着他们所在的那棵树靠近。

    银炎掌握降落伞方向的稳头,把握得十分准。

    两人直直的朝着那棵树落了下去。

    只是,在即将掉落的最后一刻……

    银炎直接揽着慕浅沫翻了一个身……

    然后,两人重重地,摔了下去。

    慕浅沫安然无恙。

    银炎却是后背着地,闷哼一声。

    慕浅沫从银炎的心口爬了起来,望着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银炎。

    张了张嘴,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过了好几秒,慕浅沫才哽咽道。

    “银炎,你没事吧?你不用为了保护我而这样。我自己也是有保护自己的手段的。”

    慕浅沫说的没有错,她的手表,能发出强烈的磁场。

    借助磁场与重力的反作用力,她即使摔下去,也只会受轻伤。

    但是,现在银炎看起来,伤得并不轻。

    银炎动了动手,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又由于浑身实在太疼了,而直接垂下了双手。

    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我是男人,受点伤怕什么。倒是你,细皮嫩肉的,我怕到时候出个什么闪失,盛泽度还不得找我麻烦……”

    慕浅沫望着银炎嘴角的那丝笑意,眼泪不知为何,便簌簌的落了下来。

    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慕浅沫突然觉得……

    这么多年来,她竟然从来没有认识过他。

    以前,她真的只觉得,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只知道和自己斗嘴的毛头小子。

    只是,现在这个毛头小子,竟然为了她,不顾自己的生命。

    “傻丫头,哭什么,我又没死,给我哭什么丧?”

    银炎冷哼一声,半开玩笑道。

    “说什么死不死,我不许你死!”

    听见银炎说这种丧气话,慕浅沫直接打断。

    “咱们两个都得活着,你是我们W的顶梁柱,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向W的人交待,又怎么向我外公交代?”

    银炎望着慕浅沫一本正经的模样,声音不自觉中带了一些落寞。

    “就只是,害怕不好向你外公交代吗……?”

    慕浅沫望着银炎的这副表情,眸光熠熠生辉。

    粉唇张了一下,又慢慢的合上,明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小手在银炎看不到的地方,慢慢的抓着自己的衣袖。

    然后,紧紧的捏住。

    如果到现在,她都还看不明白,银炎对她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那么,她也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慕浅沫从来没有想过,向来只知道训斥自己的银炎,竟然……默默的喜欢着自己。

    这种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发现。

    只是现在,即使她已经明白了,却也根本不可能有所回应。

    自己现在,可是有夫之妇!

    更何况,盛泽度于她,不仅是爱人,更是亲人。

    是自己的哥哥,是自己要相濡以沫一辈子的人。

    慕浅沫心里纠结着,嘴角渐渐牵强的牵出一些笑意。

    目光望着银炎,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颤抖。

    “你是我的朋友,又是我的救命恩人。当然,从我内心里,也不愿意,你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银炎听见“朋友”两个字,本来明亮的眸光,渐渐的淡了下去。

    慕浅沫望着银炎瞬间像失了魂儿一般,连目光,都没有了焦距。

    心中一热。补了一句:

    “在我心中,你不是普通的朋友,而是,特别特别好的朋友,所以,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会很伤心的。”

    再听见慕浅沫说的“特别的朋友”几个字,银炎本来麻木的目光,又隐隐的透出些希望。

    “特别的朋友?”

    慕浅沫实在不忍在这个时候,给他的心里添堵。

    点了点头,笑的格外灿烂,“特别的……朋友。”

    听见慕浅沫肯定的回答,银炎淡冷如常的面容,一瞬间,像得了糖果的孩子一般,咧开一抹格外满足迷人的笑意。

    良久,银炎望着慕浅沫,格外认真的道了一句。

    “如果可以,我想当你一辈子--特别的朋友。”

    他心里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走进她的心里。

    但是,如果是当她特别的朋友的话,那代表,自己在她的心里,至少是有一定分量的。

    他从来不是一个主动的人。

    他也不乐意去和人争,和人抢。

    唯独,她是他心里梗着的那一根刺,是他无论如何,也想要守住的那一方圣地。

    “嗯。”

    慕浅沫点了一下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心头,暗自的松了一口气。

    看银炎现在的状态,显然没有和自己表白的架势。

    幸好,银炎向来是那种与世无争,世外高人的性格。

    要是换作其他人,自己心仪的女人,爱着别的男人,心头不甘,跑出来横插一脚,横刀夺爱……

    那……自己倒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毕竟,银炎救过她两次。

    人都说,救命之恩,得以身相许。

    幸好,银炎不是这么想的。

    想明白这一点,慕浅沫浑身的紧张情绪这才缓缓的放松下来,开始观察着周围的形势。

    这四周,连水草都很少,入目可及,全是沼泽。

    而她与银炎所在的这一棵树,在目光所及之处,竟然是独此一根。

    慕浅沫用手表中的红外线,仔细的探查了一下这树的下面。

    至少有一尺深的石头,大概有两个平方。

    而这棵树,应该是生长在石缝中。

    因此,才能够屹立不倒。

    而刚才,他们两人降落的地方,正是这棵大树的树杈中间。

    此时,银炎正躺在树杈中最大的那一根竖柱上。

    暂时看来,他们两人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最安全的。

    但是,刚才银炎掉下来受了重伤,现在,肯定是不适合移动的。

    而自己,虽然有银炎在身下做靠垫,但是,也被树枝给刮蹭了几个伤口。

    手上脚上都有,此时,伤口已经结痂。

    因为只是皮外伤,倒并不影响行动。

    慕浅沫活动了活动手指,一边收回了观察四下的目光,望向了银炎。

    “咱们在这个数上,动都不能动一下,一不小心,便会掉入沼泽之中,你小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