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248章 欺软怕硬

第248章 欺软怕硬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第248章 欺软怕硬

    门外静默了一下,保镖十分为难的道。

    “慕小姐,这个问题,还是您亲自说比较妥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便继续巡逻去了。”

    说完,门外传来保镖远去的脚步声。

    慕浅沫哼了一声。

    一个二个,都是欺软怕硬的家伙。

    是不是,嫌她好欺负?

    是不是……

    是不是!?

    慕浅沫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刚才的动作,将手里的靠枕往门上敲。

    于是,走出几步的保安便听见房门继续噼里啪啦的响着!

    要是换了别人,他早就过去便是一顿狠狠的教育了。

    但是,奈何这个人,是盛少的心尖宠……

    是盛少自己都含在嘴里怕化了,惹不得的小祖宗……

    于是,保安假装没有听见身后破坏力极强的声音,强硬着走开了。

    这个年头,当个保镖,可不仅仅是耳聪目明,那么简单。

    还得,会察言观色。

    慕浅沫砸的累了,这才重新缩回沙发里,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

    之前那一款枪战的游戏,她早就玩腻了。

    前两天,已经换成了时下最火爆的网络手游。

    只是,那游戏PK也太过简单了。

    她次次去,次次赢。

    实在有些没有意思。

    想起这两天,盛泽度偶尔会闲得无聊,打一款城堡的资源争夺战的游戏。

    慕浅沫只是稍微的查了一下,便找到了盛泽度所打的那款游戏,同时找到了盛泽度的游戏角色ID。

    哼哼!

    慕浅沫果断下了这款游戏,同时,快速的申请了一个账号。

    本想着直接将盛泽度的城堡给打得落花流水,将他的那些资源全部都抢过来,等他办完事回来,黄花菜都凉了,只能对着游戏哭。

    只是,慕浅沫错了,这个游戏是有设定的。

    角色的等级得慢慢升。

    因此,自己想要完成刚才想将盛泽度这样那样的想法,至少得玩一个月。

    慕浅沫的手慢慢的握成了拳,眸中闪过一抹炽热的火光。

    一个月,她可等不了这么久。

    想着,慕浅沫果断上了某平台,买了一个等级顶级,武器顶级,资源超多的号。

    “嘿嘿……”

    慕浅沫邪笑两声,不多时,便将盛泽度城堡里的东西洗劫一空。

    这就是,惹恼她的代价!

    这一通烧杀抢掠下来,慕浅沫的怒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慕浅沫却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自己如此肆无忌惮,等盛泽度回来,自己该如何交代呀?

    于是,在慕浅沫等盛泽度的这四个小时中,倒也一点儿不无聊。

    等盛泽度终于忙完,回办公室的时候,已经下午6点半了。

    打开房门,望着坐在沙发上,头耷拉在臂弯里,一副乖巧可人模样的慕浅沫,盛泽度只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开始柔软。

    自己无论多忙多累,在商场上与商业对手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只要一回头,能看见她在自己的身边。

    仿佛,一切便都没有那么所谓了。

    从自己的角度望过去,慕浅沫仿佛睡着了一般,盛泽度忍不住有一丝心疼。

    早知道,应该多交代一句,让她去内间等着。

    里面,有专供他平时午休用的大床。

    迈开脚步走了过去,盛泽度坐在沙发上。

    这样的动静,并没有让慕浅沫抬起头来。

    盛泽度唇角淡淡一勾,将慕浅沫蜷成一团的小身子揽在怀里。

    或许是感受到了盛泽度的体温,慕浅沫本是蜷缩着的身子,渐渐的舒展。

    “事情办完啦?”

    靠在盛泽度的怀里,慕浅沫声音柔柔的流淌进盛泽度的心里。

    “嗯。”

    在盛泽度看不见的地方,慕浅沫忍笑的极其辛苦。

    “告诉你一件不好的事情。”

    盛泽度此刻心情很好,连声音,都温柔的如3月的涓涓流水。

    “只要你没有上房揭瓦,其他的事情,我今天可以不再追究。”

    淡淡的温馨,在空气里流淌。

    慕浅沫听着盛泽度如此温柔,甚至带了些轻哄的声音,不知为何,身体便莫名的有些发软。

    将自己的双腿搭在盛泽度的腿上,慕浅沫闷闷的道了一句。

    “一不小心,将你的资源抢光了。”

    盛泽度愣了一下,这才明白慕浅沫的意思。

    游戏,不过消遣。

    他只是随便玩玩。

    指尖抬起,刮了刮慕浅沫的额头。

    “只要你以后不再气我,别说游戏的资源都给你,我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你的。”

    盛泽度的声音很轻,带了一点儿鼻音。

    慕浅沫听着听着,便觉得,心里慢慢的涌起些难以自抑的感动。

    小手揽在盛泽度的腰上,慕浅沫的声音闷闷的。

    “谁气你啦?我这么乖。”

    慕浅沫因为心里激动的关系,抱着盛泽度的力道有些紧。

    属于慕浅沫独有的馨香,缭绕在盛泽度的鼻尖,更配合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形轮廓与自己紧紧相贴,盛泽度的眼神瞬间幽暗。

    意味不明的道了一句。

    “饿吗?”

    慕浅沫摇了摇头。

    中午进了两家饭店吃饭。

    说实话,她有点撑了。

    “那正好。”

    慕浅沫:“……?”

    愣神中,盛泽度已经低头,覆上了今天肖想了已久的唇。

    慕浅沫俏脸微红,身子在盛泽度的怀里,一瞬间便柔成了一汪泉水。

    声音轻飘飘的,假意推拒。

    “哥,其实我饿了。”

    “晚了……”

    ……

    卧室里,慕浅沫搬开行李箱,一个劲儿的往里面装东西。

    一直到,一大一小的行李箱都快装得满满当当了,仍不停歇。

    明天,就是他们蜜月旅行的出发时间,慕浅沫正殷勤的收拾着。

    盛泽度半倚在床头,长腿交叠着,懒懒的望着恨不得将家都带走的慕浅沫。

    无奈提醒:“化妆品,是不让带着上飞机的。”

    “对哈!”

    本来正弓着腰的慕浅沫,倏然动作一顿,一拍脑袋。

    “我竟然忘了,化妆品不让带,可是,普吉岛那么热,辐射那么强,晒黑了怎么办?”

    慕浅沫捂着自己白白嫩嫩的小脸,无辜的望着盛泽度。

    盛泽度好整以暇的望着慕浅沫:“那边没有卖的吗?咱也不缺那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