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337章 怎么这么脆弱?

第337章 怎么这么脆弱?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第337章 怎么这么脆弱?

    盛泽度目光淡淡的,俯视着慕浅沫的头顶,没有言语。

    而在盛泽度的角度,并没有望见慕浅沫眸中的那一丝狡黠。

    发誓,她当然可以发。

    但是,她又没有说,如为此誓,有什么惩罚。

    不碍事的……

    不碍事的……

    慕浅沫一个劲儿的在心里安慰自己。

    虽然说,她也不喜欢其他男人靠得自己太近。

    但是,难保有自己被逼无奈的时候。

    比如,银炎。

    有些时候,他就会靠得她很近。

    但是,由于银炎的身手比自己好太多,有些时候,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银炎已经靠近她,超过了安全范围。

    再加之,银炎可是她的左膀右臂。

    惹火了银炎,到时候,在w的业务上给自己来一个不管不顾,或者是拖延懈怠。

    到时候,她可没有办法向外公交差。

    之前,外公将w交在她手上的时候,可谓是语重心长。

    外公的年龄那么大了。

    她可不想,在外公的有生之年,还因为自己将他的w管理得不好,本来正在颐养天年的年纪,还得回w主持大局。

    那样,不得被全家人治以一个不孝的罪名?

    这个罪名,她可是担不起。

    想着,慕浅沫在盛泽度的怀中,缓缓的眯了眯眼。

    过了好几秒,水眸中故意漾起了丝莹莹闪闪的水润。

    从盛泽度的怀中抬起头来。

    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将自己的嘴唇内侧,刚才被盛泽度咬过的,现在仍有时疼痛的地方,展现在盛泽度的面前。

    “哥,你看,刚才你都咬我咬破皮了。”

    盛泽度垂眸,这才发现,慕浅沫嘴唇内侧不是特别显眼的位置,确实已经破了皮,微微的泛了些红肿。

    褐眸里一瞬间闪过一抹心疼,盛泽度的指尖抬起,按住慕浅沫的下巴,低头仔细的瞧了瞧。

    还好没有出血,只用过两天,便会自愈了。

    盛泽度眉心微蹙,声音里颇有一丝无奈。

    “怎么这么脆弱,我还没有用力,怎么就破皮了?”

    慕浅沫撅着嘴唇笑:

    “什么嘛,明明是你自己属狗的,每次都咬我,还赖我了?”

    盛泽度褐眸定定地锁定着慕浅沫撒娇中带着的那丝淡淡的嗔怪。

    状若思索了好几秒,才神色严肃的道:

    “如果,你真的生气的话,那我便让你咬回来吧?”

    慕浅沫还没有反应过来盛泽度话中的意思,便见,盛泽度的薄唇,缓缓的低了下来。

    慕浅沫呼吸一滞,以为他又要做什么了不得的事……

    便见,盛泽度的薄唇,在他的一尺之外顿住。

    嗓音低沉浅淡。

    “咬吧。”

    慕浅沫:“……?”

    愣了一下,慕浅沫突然间便呆住了。

    几秒钟之后,不由又好气又好笑的推了盛泽度一把,娇笑道: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是属狗的?”

    “既然不想咬回去,那就亲一下吧。”

    盛泽度一本正经的回答,完全没有一点始作俑者的自觉,在慕浅沫来不及反应之时,薄唇已经凑了下来,将慕浅沫小小的唇封住。

    没有了刚才的气势磅礴。

    此刻,盛泽度的唇,更像是一把浓墨淡彩的毛笔,在慕浅沫到唇上,勾勒着世间最淡雅的水墨画。

    那样的温柔浅淡,仿若安抚般,让慕浅沫心头通通通的,跳个不停。

    脚尖不由自主地垫了起来,两条手臂顺着盛泽度的后腰,缓缓向上,揽住了盛泽度的脖颈,与他浓情痴缠。

    而隔着一道玄关的客厅里,楠征却是下了死命令,让众人死死的站在原地,一点声音都不能出。

    就连刚才,被他们制住的男人,都被紧紧的绑在椅子上,口中塞着毛巾,让他完全发不出动静。

    因为,从客厅这个角度,虽然看不清楚入户玄关处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却有极其轻微的声音从玄关处飘了过来。

    凭借着楠征跟在盛泽度身边多年的经验,以及,观察盛泽度和慕浅沫两人相处氛围的心得,楠征判断:

    盛泽度与慕浅沫两人。多半在他们看不见的玄关处,做着让他这个单身男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而这种时候,盛泽度多半是不喜欢被打扰的。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

    当盛泽度终于放开她时,慕浅沫只觉得,连站立的力气都已经丧失。

    只能软软地靠在盛泽度的怀里,借着她身体的支撑,汲取他怀中温暖的气息。

    良久,慕浅沫回过神来,理了理自己的长发,再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小声的对着盛泽度道:

    “哥,进去吧。”

    盛泽度将慕浅沫拍着脸颊的两只小手,分别握在自己的手里,轻轻的哼了一声:

    “嗯。”

    话虽这样说,盛泽度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动,目光柔和的不能在柔和的睨着慕浅沫。

    慕浅沫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怎么了?”

    盛泽度深幽的褐眸中,倒映着慕浅沫小小的身影。

    薄唇微启,嗓音低低沉沉的。

    “你红着脸的样子最美。”

    于是,慕浅沫的脸,突然间便更红了。

    垂着眸子,闪躲着不敢看他。

    慕浅沫的心里,此刻特别纳闷。

    明明,他们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

    如果算起来,都可以算得上是老夫老妻的关系了。

    为什么,他只是如此简单的夸了一下自己,便让她的心头跳个不停呢!

    将慕浅沫此时含羞带怯,嘴唇微红的模样尽收眼底,盛泽度本是带了些调侃意味的眸子,倏的便不受控制的,再次转暗。

    盛泽度竭力的沉稳着自己的呼吸,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再次将她拥入怀里。

    像这样浓情惬意一直不放手的话,他可以拥着她,直到天荒地老。

    只是,此刻还有正事儿。

    “老流氓!”

    凝神中,慕浅沫已经娇俏的甩开了盛泽度的手,越过他,一阵风似的朝着客厅走去。

    空气里,还残留着慕浅沫刚才临行之前,嗓音温温柔柔的那一句。

    老流氓。

    盛泽度的嘴角,意味不明的勾了勾。

    抬起刚才握过慕浅沫小手的指尖,放在鼻尖嗅了嗅。

    仿佛,指尖上,还残留着慕浅沫身上好闻的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