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364章 说话不算话?

第364章 说话不算话?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第364章 说话不算话?

    靠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此时,全身已被水淋透。

    就连头发,都因为水的缘故,一缕一缕的,少了平时的光华柔顺,多了一丝说不明道不破的撩人意味。

    而此时,自己的大掌被慕浅沫的小手握着,搁在她的脖颈处,完全的没有一丝防备。

    盛泽度喉头不自觉的上下滑动一下。

    却是,一本正经的跟随着慕浅沫的意图,解下了她身后的拉链。

    碍事的拉链一松,慕浅沫的双手却是握在长裙脖子处的地方,没有再动弹。

    盛泽度望着慕浅沫突然停顿的动作,明知故问的问。

    “怎么了?”

    慕浅沫脸颊羞红一片。

    直接推着盛泽度往门外走:

    “哥,你先出去,我得洗澡。”

    盛泽度被慕浅沫推着走了两步,便定定的站在原地。

    慕浅沫推不动了。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过了好几秒,盛泽度突然回身。

    望着慕浅沫,神情正经的不能再正经。

    “你今天说过,要角色扮演的。”

    慕浅沫眸子眨了一下,听见盛泽度不仅模样板正的不能再板正,就连声音,也是无波无澜。

    完全没有,他自己说了多么了不得话的自觉!

    唯有慕浅沫,被盛泽度这四个字,惊起了心头的惊涛骇浪。

    今天下午,在当时的那个氛围,她说出这句话来,倒也并没有觉得不妥。

    只是,此时,真要付诸行动,慕浅沫却又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直觉想反悔,便望见,盛泽度突然低下头来,视线在一寸之外与她四目相对。

    “你该不会,是想说话不算话吧?”

    “嘿嘿……”

    慕浅沫就着如此近的距离,睫毛扑闪了几下。

    “我说的,是抓到Top的首领,咱们才玩儿角色扮演。

    可是现在,咱不是没有抓到Top的首领吗?”

    盛泽度却再次逼近,额头与慕浅沫零距离相贴,不依不饶的道:

    “我不管,你说的是抓着容晨。便主动玩儿角色扮演给我看。”

    此时,盛泽度离得她如此之近。

    他的呼吸就喷薄在自己的唇边,带了些比淋在他们身上的热水,还要炙烫的温度。

    慕浅沫只觉得,就连呼吸,都有些不听自己使唤了。

    头脑晕乎,飘飘然的道:

    “我、我好像说的是……Top的首领吧……?”

    盛泽度大掌直接扣住慕浅沫的腰,往自己的怀里一带,在她的唇边,肯定道:

    “不是,你说的是容晨,那个时候,咱们根本不知道容晨根本不是Top的首领。

    所以,我不算没有完成任务。

    慕浅沫秀眉微拧,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盛泽度一副耍无赖的模样。

    眸子里,满是疑惑:

    “不可能吧??”

    慕浅沫话音刚落,盛泽度直接在慕浅沫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反正我不管,你看着办吧。”

    唇边因为盛泽度的突然靠近,染上了他身上清冽如泉的气息。

    慕浅沫只觉的,一瞬间,便大脑有些当机。

    迷迷糊糊的问:“你想玩什么?护士、医生、警察、学生……”

    慕浅沫垂着眸子罗列一了大堆,等反应过来时,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见了踪影。

    “呀!”

    慕浅沫刚一出声,唇已经被盛泽度堵住。

    空气中,飘来盛泽度耍无赖的声音:

    “玩什么,我没有想好,先欠着,明天我再好好想想。”

    慕浅沫不由缓缓的握紧了双手。

    只觉得,自己与这个男人交流,真的就是羊入虎口,与虎谋皮。

    从来没有赢过!

    时光渐暖,温柔渐浓。

    当慕浅沫终于逃回了自己的枕席时,已经凌晨两点。

    这一晚,慕浅沫根本分不清自己身上的,是汗,还是水。

    只知道,此时,她已经精疲力竭。

    慕浅沫在睡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情便是:明天,得让他离自己十米远。

    不!

    20米!

    因为,这个男人也太能折腾了!!

    *

    翌日清晨。

    慕浅沫醒来的时候,正躺在盛泽度的怀里。

    完全将昨天晚上睡前发誓,要离盛泽度20米远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慕浅沫食指和中指呈行走的形状,在盛泽度的心口画着圈圈。

    望着盛泽度闭着的眼缓缓睁开,侧眸,望着自己淡淡勾唇时,不由慵懒一笑:

    “哥,你今天不去上班了?”

    盛泽度直接握住慕浅沫在自己心口作妖的小手,放在自己唇边,印下一吻。

    “要。”

    盛泽度没有忘记,离开公司几天,有许多事情堆积,等着自己去处理。

    慕浅沫本来只是随意的张口一问,只是,听见答案时,眉间眼角都透着不乐意。

    “咱们今天,不是应该去审问容晨吗?如果你去上班去了,那我自己一个人去。”

    慕浅沫一边说着,一边眼神发亮,想了想:

    “这样,倒也不错。”

    慕浅沫撩人一笑:

    “好吧,我一个人去也没有问题的,哥,你就安安心心的工作吧,完全不用担心我。”

    盛泽度本是下定决心去上班的神情,在望见慕浅沫仿若非常期盼与容晨见面的情形,不由眸中一暗。

    嗓音沉沉:

    “怎么,就那么迫不及待,去见小白脸儿?”

    慕浅沫朝着盛泽度扑闪了一下眸子,极力掩饰着自己眸中的那丝狡黠。

    “没有啊,不急,一点也不期待。”

    慕浅沫心里闷闷的笑了一声。

    对于怎么样才能抓住盛泽度的心,她了如指掌。

    如果,要让盛泽度不去上班儿,陪着自己去审问容晨,唯一的办法便是,用与之相反的方法。

    换言之,便是:反作用力。

    让盛泽度以为,自己很想去见容晨,引起他的注意,这样,即使自己不想让盛泽度跟着去,也是不可能的了。

    果然,盛泽度垂眸片刻,直接沉声道:

    “反正,我今天公司的事情也不是很多。陪你去看容晨一趟,再去公司处理事情也不迟。”

    慕浅沫心里已经暗暗乐开了花。

    Yes!

    她就知道,只要自己出马,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儿!

    只是,表面上,慕浅沫还要装作不放心的样子。

    “哥,我自己去审问容晨,真的一点儿事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