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426章 你……说……我想要什么奖励?

第426章 你……说……我想要什么奖励?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她与叶茜长得像?

    “千万不要!!!打住!!”

    月清幽淡淡的笑了一下。

    “小沫儿现在已经输过营养液了,今夜,暂时应该没有什么事儿了。

    明天的时候,我再亲自配一点营养液和免疫球蛋白输着,今天晚上,就在病房里好好休养吧。”

    顿了一下,月清幽,又道:

    “今天做了这么大一场手术,也挺累了,我得回去休息了。”

    慕浅沫点了一下头:

    “月哥哥,你快回去吧。你的身体累垮了,可有人要来找我算账!”

    慕浅沫说着,一边暧昧的朝朝月清幽一笑。

    月清幽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慕浅沫话中的意思。

    不由面颊一红。

    却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转身,退了出去。

    月清幽一脸疲倦的回了院长办公室,将自己的常装换上。

    刚走到地下车库,还没来得及走近自己的车旁,已经望见了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优雅身影。

    白宇恒。

    现在已经晚上10点,他竟然,在这儿等着自己?

    月清幽只觉得,心中有丝淡淡的甜蜜。

    受心中这丝莫名情绪的影响,月清幽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弧度,朝着白宇恒走了过去。

    嗓音温润。

    “等很久了?”

    白宇恒本是优雅高贵,身姿笔直的依靠在车旁,听见月清幽略带关心的声音,突然画风一转,带了些痞气的笑了笑。

    “是啊,等很久了,有什么奖励吗?”

    月清幽愣了一下。

    “你想要什么奖励?”

    白宇恒萌动的眸子眨了一下,为月清幽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月清幽淡定从容的在白宇恒的伺候下上了车。

    白宇恒为月清幽关上了车门,同时绕车一周,从驾驶位上打开车门,轻巧一跃,上了车。

    萌动的眸子,突然凑到月清幽的面前。

    ”你……说……我想要什么奖励?”

    此时,白宇恒洁白漂亮的脸蛋,近在咫尺。

    他呼吸的热度中,带着一丝奶香气,喷洒在唇边,月清幽的脑海中,不由浮过一些两人之前在一起拥缠旖旎的画面,面颊一热。

    自动的便已将白宇恒的暗示,理解为了意味不明的邀请,月清幽目光闪烁了一下。

    “刚刚做了一场大手术,怪累的。”

    白宇恒的双眼痞气的望着面前的人,一副窘迫的模样,不由粉唇再靠近了几分。

    却是嗓音柔柔,慢悠悠的道。

    “明天周末,我不过是想问你讨一天假期,咱一起出去郊游吧。”

    白宇恒说这话的时候,嗓音故意沉了几度。

    他唇间喷出的热气,全数撒在月清幽的唇畔。

    月清幽只觉得,一股电流,从头到脚,让他的呼吸,瞬间紊乱。

    竭力的平稳着自己的呼吸,月清幽抬眸,瞪着白宇恒。

    “别闹!”

    只是,月清幽故作生气的模样,落在白宇恒的眼里,不仅没有让他有所收敛,反而得寸进尺的,直接将自己的唇,覆上了月清幽的。

    浅尝辄止后,白宇恒退开一丝距离,额头抵上月清幽的。

    “我不!”

    话落,白宇恒再次吻上月清幽。

    车内,灯光昏暗,气氛正好。

    月清幽的手,不受自己控制的,缓缓上移,揽上了白宇恒的肩。

    只是,在白宇恒有更进一步动作之时,月清幽却是强势推开了白宇恒。

    “别闹,现在还在医院呢!”

    突然空了的怀抱,让白宇恒有些不适应。

    迷离着双眸,委屈道:

    “我们都一天不见了,亲亲怎么了?”

    望着白宇恒迷离的双眸里,那丝莹莹闪闪的水润,月清幽心头思绪翻涌。

    但是,考虑到这里确实是在医院,月清幽义正言辞的拒绝。

    “别闹!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

    白宇恒这才扭扭捏捏的坐回了自己的驾驶位,侧头,望着月清幽,调皮一笑。

    “那先说好了,回家,怎么样都行?”

    月清幽俯头,为自己找安全带。

    听见白宇恒的磁性嗓音,不由手一抖。

    他怎么突然觉得,今天晚上的日子,并不会那么好过呢?

    心中才刚起了这个想法,白宇恒突然嘻嘻一笑。

    “我买了手铐,还买了皮鞭,今天晚上,咱们玩Cosplay。”

    月清幽:“……”

    眉心不由跳了跳,月清幽冷冷的道:

    “上哪学的这些歪门邪道,咱们玩正经一点的,不好吗?”

    白宇恒却是果断的摇了摇头。

    侧着身子,隔着大老远的距离,指尖越过驾驶位,挑起月清幽的下巴,状若宠溺似的摇了摇头。

    “正经一点,我当然可以啦,但是,我不是怕你玩腻了吗?”

    一边说着,还格外娇羞的朝着月清幽眨了眨眸子。

    月清幽不由满头黑线。

    “小沫儿住院了,你不知道吗?”

    直到这时,白宇恒这才恢复了正经。

    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道:

    “怎么了,还是因为头晕的事情吗?

    这不是老、毛、病了吗?

    她这个病,其实对于身体,也并没有什么影响,只要过了3月,就自动痊愈了,不是吗?”

    月清幽却是摇了摇头。

    “不是,这一次,是因为小沫儿为叶茜输血,导致体力不支,这才晕倒的。”

    “给叶茜输血?”

    白宇恒的眸子瞪得老大。

    “姓叶的一家,就没有一个好人,干嘛帮他们?”

    月清幽望着白宇恒一副理所当然见死不救的模样,正色道: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即使她再坏,也是由警察去处理,与我们救不救她,有什么关系?”

    望着月清幽突然严肃的神情,白宇恒嘴巴张了一下,却又紧紧的合上。

    他刚才一定是脑子短路,才会与月清幽讨论救不救人这个问题。

    秉承老婆的话就是真理这个理念,白宇恒直接乐呵呵的抓住月清幽的手。

    “亲爱的,别生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一定不反驳!”

    说着,白宇恒还格外坚定的摇了摇头。

    月清幽冷冷的目光,望见白宇恒的态度,瞬间便没有了刚才的脾气。

    “知道错了就好,下次,不许在我的面前提那些该救,哪些不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