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438章 无关紧要的事

第438章 无关紧要的事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如果,真有什么事情,是你忘记了,却又想不起的,那一定是,你自己不愿想起的,或者,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慕浅沫半阖着水眸,想了好一会儿。

    突然觉得,盛泽度说的,确有几分道理。

    嘻嘻的笑了一下。

    “那倒也是,我怎么突然间变傻了?”

    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我还是睡觉吧。”

    “嗯,睡吧,我就在你的旁边,不走。”

    “嗯。”

    慕浅沫再次闭了眼。

    或许,是因为有盛泽度在身旁的原因,慕浅沫这一觉,睡得很沉。

    再次睁眼时,已经下午2点。

    慕浅沫睁着惺忪的睡眼,侧头一望,这才发现,盛泽度的身子半趴在自己的床边,眯着眼睛,睡得正香。

    3月的阳光轻如蝉翼,洒落在盛泽度精致的五官上,平添几分朦胧之美。

    慕浅沫心头不由起了逗弄的心思,慢悠悠的伸出指尖,朝着盛泽度的鼻翼而去。

    慕浅沫的指尖在盛泽度的鼻尖外一寸的地方模拟着,一会儿画圈,一会儿画勾,细致的描摹着盛泽度高挺的鼻翼。

    阳光,在慕浅沫的指尖周围,落下些许明亮的光影,说不出的静谧与美好。

    慕浅沫眼里噙着一抹暖光,指尖缓缓上移,行至盛泽度的眉眼。

    隔了一寸的距离,再次细细的描摹着盛泽度睫毛的长度。

    只觉得,盛泽度作为一个男人,这睫毛,也太浓密了吧。

    这可是,让很多女人,都自愧不如呢!

    只是,这细看之下,这才发现,盛泽度的眼睑下,有着一丝浅浅的青色。

    是因为这段时间担心自己,而忧思过度吧?

    慕浅沫的心头,有着一抹淡淡的心疼。

    盛泽度却突然平静地睁开了眼。

    华贵的褐眸里,满溢着午后的阳光,与慕浅沫的视线在空中静静的交汇。

    “醒了?”

    盛泽度的嗓音,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沙哑。

    慕浅沫点了点头,直接拉着盛泽度的手。

    “哥,上来躺躺吧。”

    慕浅沫一边说着,一边将身子往里挪了挪。

    盛泽度却是坐直了身子,望着慕浅沫身旁空出来的那个位置,眼里带了一丝意味不明。

    “大白天的,就想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你害不害臊?”

    “……”

    慕浅沫无语的望着盛泽度。

    她只不过是看他趴在床边,休息不好,心疼罢了!

    怎么到他的嘴里,味道都变了呢?

    侧头,正想反驳,盛泽度已经弯腰靠近。

    薄唇,在慕浅沫唇边一寸之外顿住。

    半眯着的褐眸,流连着3月最温暖的阳光。

    慕浅沫的心跳得很快,神思恍惚。

    忍不住闭上双眼,轻启粉唇,等待着,盛泽度的薄唇落下来。

    过了好半晌,没有动静。

    慕浅沫睁开眼,对上了盛泽度好整以暇的调侃。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好好休养,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等你身体休养好了,再想也不迟。”

    慕浅沫轻咬下唇,瞪着眸子。

    “你……唔……”

    刚想发火,盛泽度的唇已经落在了慕浅沫的唇上。

    蜻蜓点水一般,很快便退开。

    “你不是说……不行……唔……”

    慕浅沫水眸讶异了一下。

    盛泽度的唇,再次落在慕浅沫的唇上。

    慕浅沫的脸颊,羞红一片。

    还来不及有所动作,盛泽度已经再次退回了安全距离。

    “我是说,你不能想,我可以,我又没毛病!”

    慕浅沫水眸瞪大狠狠的,瞪着盛泽度。

    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上天派来专门克制她的吧?

    是吧?

    是吧!!!

    盛泽度却是抬起指尖,覆上了慕浅沫瞪大的双眼。

    “生气也伤身,还是省省吧。”

    “……”

    慕浅沫内心,已经在抓狂了。

    啊啊啊啊!

    要不是,现在浑身没有力气,她一定将盛泽度给五花大绑了。

    真是的,气死了!

    望着慕浅沫气鼓囔囔的撅着小嘴,盛泽度的指尖直接捏住慕浅沫的唇瓣。

    “我说了,生气也是伤身的,不易利于恢复。”

    慕浅沫睫毛扑闪着,望着盛泽度一本正经的关心,心中的怒气,消了一大半。

    “还不是你气的??!”

    盛泽度轻轻的捏了捏慕浅沫精巧的鼻尖。

    “好啦,我错了,咱们先吃饭吧。”

    慕浅沫果断的扭头:

    “生气了,不吃,你让月清幽哥哥给我每天打的点滴里多加点营养液吧!”

    盛泽度望着慕浅沫侧着的身子,撅着小嘴,面色,有一丝淡淡的无奈。

    大掌拉过慕浅沫的小手,将慕浅沫的身子扳了过来。

    低头,吻了吻慕浅沫的鼻尖。

    “好啦,别生气了,乖,刚才,我不过开了个玩笑,咱们先吃饭吧。”

    “不吃!”

    慕浅沫的头,再次扭向了窗外。

    盛泽度却并没有顾及慕浅沫此时一副埋怨的状态,直接行至一旁的搁架前,拿出里面的保温饭盒,将里面的菜分别放在餐盘上。

    然后,端至慕浅沫的病床前。

    打开床边的床上小桌,将餐盘放上。

    “快吃吧,这可是秦婶儿做了一上午的乌鸡汤,害怕你吃着不习惯,还专门做了莲烧扇贝和茄汁大虾。”

    慕浅沫当然闻见了莲烧扇贝的香味。

    刚想再与盛泽度坚持坚持,让盛泽度以后不要再像今天这样,老是调侃自己。

    只是,身体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般,已经自己唱起了空城计。

    “呵呵……”

    盛泽度听见慕浅沫肚中饥肠碌碌的声音,忍不住愉悦的笑出了声。

    慕浅沫扭头,瞪向了盛泽度。

    盛泽度嘴角的笑意,缓缓的凝滞。

    “快吃吧,何必与肚子过不去呢?”

    慕浅沫咂吧了一下嘴,直接拿起了盛泽度递给自己的筷子,开始细嚼慢咽起来。

    现在都已经下午2点了,能不饿吗?

    慕浅沫一边大快朵颐,盛泽度已经拿过一个勺子,为慕浅沫盛了一碗乌鸡汤,放在慕浅沫的面前。

    “喝点汤吧,光吃扇贝,营养不均衡的。”

    慕浅沫却是嫌弃的望了一眼这碗油腻腻的汤。

    “哥,我是要减肥的人,这个,完全与我现在的状况背道而驰,能不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