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452章 结果

第452章 结果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这个木质小桌板,是我们医院的病床上特制的,你捏坏了,还得找专人来修,怪麻烦的!”

    盛泽度目光冷冷的扫了月清幽一眼。

    接收到盛泽度冰冷的视线,月清幽向来安静儒雅的面上,此时,有了一丝明显的波澜。

    赶紧讨好道。

    “那个,这个也不是很贵,捏坏了,大不了我先给你们换个房间,不用在意!”

    盛泽度目光直直的盯着月清幽。

    过了好几秒,这才收回了视线,同时,收回了自己紧紧捏着小木桌上的手。

    “DNA结果出来了吗?”

    “纸质的结果还得二次复查,审核,得过两天出来,不过,我已经收到了电子结果。”

    月清幽说着,直接打开了自己的手机,随意的在屏幕上轻划了几下,然后,将自己的手机,递到了盛泽度的面前。

    盛泽度接过手机,垂眸一扫。

    整个人,却如石化一般,再难动弹分毫。

    电子结果显示:

    DNA比对符合率,99.9%,结果为:姐妹。

    愣了至少有一分钟,盛泽度抬眸。

    “这个结果,百分之百准确吗?有没有可能,是鉴定结果出了问题?”

    月清幽摇头。

    “你也知道,我们这次检测的,是用的今年最新采购的那一批,这个结果,就算是比较准确的了。”

    盛泽度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手机。

    凝神,细想了好一会儿。

    “这件事情,先替我保密,一定不能让小沫儿知道!”

    盛泽度出口的嗓音,沉如冬日夜里的风。

    “嗯。”

    月清幽点了一下头。

    “这件事情,也正是我想说的。

    小沫儿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太理想,这件事情,一旦被她知道,势必会给她带来不小的打击。

    我怕,到时候,再影响了她的病情。”

    盛泽度侧眸,望着慕浅沫精致的五官上,那一抹明显的倦色。

    只觉得,心口有一个地方,如针扎一般疼痛。

    月清幽清冷的眸光中,倒映着盛泽度淡漠的背影上,呈现出来的那一抹巨大的悲痛。

    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无法安慰盛泽度此时的心情。

    虽然,他对于商业场上的事情不太懂,但是,也知道,盛家和叶家,是多年的老对头了。

    叶家总会时不时的给盛家、席家和萧家使绊子。

    而叶家,在商场上,名声也不太好,在a市树立了很多商业上的敌手。

    如今,叶茜与慕浅沫是亲生姐妹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叶城宇是慕浅沫的亲生父亲。

    这个消息,不仅对于慕浅沫来说,是一道晴天霹雳!

    对于盛泽度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再深深的望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慕浅沫,以及站在病床外,神情凝重的盛泽度,月清幽轻手轻脚的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盛泽度与慕浅沫两人。

    盛泽度挪动脚步,艰难的来到了慕浅沫病床外的凳子上,弯腰坐了下来。

    静静地凝视着慕浅沫的睡颜,良久未动。

    “不要!”

    此时,不知道慕浅沫梦见了什么,眉心微微的皱起,呼吸紧随着渐渐增快。

    盛泽度忍不住抬起指尖,抚上了慕浅沫微微锁着的眉心。

    这段时间,慕浅沫越来越爱做噩梦了!

    他看在眼里,却什么也帮不了。

    不用细想,他便明了,慕浅沫梦见的,应该是那一次被绑架,留在她记忆深处的阴影。

    虽然,她失去了记忆,但是,这些阴影,却在她的潜意识中流传了下来。

    而此时,是她身体最虚弱的时刻。

    因此,那些记忆,便想着法子的找上门来。

    “小沫儿,醒醒。”

    仿佛根本没有听见盛泽度的召唤,慕浅沫的指尖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被子,额头开始渗出细细的薄汗。

    “不要!”

    慕浅沫绝望的声音,如呢喃叱语,却让盛泽度的面容,越发的凝重。

    “小沫儿,醒醒,别睡了。”

    “不要!”

    慕浅沫不受控制的摇着头。

    盛泽度抬手,直接握住了慕浅沫的手,一边沉声的安慰。

    “小沫儿,别怕,哥在呢!”

    “啊!”

    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慕浅沫倏然的睁开眼。

    待望见盛泽度熟悉的俊颜时,慕浅沫高频率的呼吸,这才缓缓的放松。

    “呜……”

    由于,这些天,慕浅沫心中积聚了太多的负面情绪,此时,见到盛泽度,便如见到了港湾一般,急需宣泄。

    慕浅沫实在没忍住,嚎啕大哭起来。

    伴随着慕浅沫的眼角泪珠,如暴雨般倾涌而下,盛泽度的神情,一直紧绷着。

    紧紧的握着慕浅沫的手。

    “小沫儿,别怕。有我在,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盛泽度低沉的男声,仿佛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一般,让慕浅沫的心头,稍稍有了一些安慰。

    慕浅沫直接将头埋在盛泽度的腰间,双手搂住盛泽度的后腰。

    眼泪,如决了堤一般,应和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哭声,响彻在这个华贵而空旷的房间。

    “哥,怎么办?你怎么才来?有人在追我,有人一直在追我,我怎么也躲不开。”

    听着慕浅沫的呼喊,盛泽度不由愣了一下。

    须臾,盛泽度轻轻地拍了拍慕浅沫的后背,温柔的安慰。

    “不怕,都过去了,那只是梦,梦都是反的。”

    慕浅沫却是呜咽着摇了摇头。

    ”哥,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到,我现在,只要一想起来,就浑身寒毛倒立,根本不敢睡觉了。”

    盛泽度指尖轻抚着慕浅沫的秀发,一下,一下,仿佛想用这种方式,让慕浅沫的情绪稍微的稳定。

    “那就别睡了,刚好,咱们还可以出去多玩几圈。”

    慕浅沫却是一直呜咽着,用自己带了些哭腔的声音道。

    “哥,我也不想睡,我就是很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哥,我怎么办?我好害怕呀!”

    听见慕浅沫绝望的说着好害怕,盛泽度的心如被人重重的锤击一般,沉闷的痛了一下。

    揽着慕浅沫的双肩,盛泽度将慕浅沫别扭的歪着的身子,温柔的扶着躺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