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 > 第518章 你敢!

第518章 你敢!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花样宠婚:帝少太腹黑最新章节!

    在慕浅沫的眉眼亲吻了一下,继续再接再厉的蛊惑:

    “只有你好好的,我才能安心。”

    慕浅沫周身已经被盛泽度熟悉的男性气息封住,瞬间便被迷了心智,心头嗵嗵的跳着。

    却是,迟迟模样回答。

    盛泽度的大掌暗示意味十足在她的腰际加了些许力道,轻轻的在她的鼻尖吹了一口气,慑人的深眸魅惑异常。

    “好吗?”

    受心里不知名的情绪所鼓动,慕浅沫脸颊蓦地爬上一抹薄红,茫然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

    得到慕浅沫肯定的答案,盛泽度唇角勾勒出迷人的轮廓。

    低沉的声音飘至身后。

    “楠征,小心看着夫人,如果她有任何闪失,唯你是问。”

    楠征肃然的颔首点头:

    “是!”

    一直到,楠征护送慕浅沫离开了房间,脚步声渐行渐远,盛泽度的薄唇这才冷傲勾了勾。

    “说吧,把她支走,想和我说什么?”

    “哦?”

    陈安澜斜斜的一挑眉眼,淡色的薄唇,勾起一抹诧异的弧度,“坊间传闻,盛家这一辈家主智商逆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过奖!”

    盛泽度双眉浅浅轻蹙,明显不想与陈安澜多做纠缠,“有话就说,别拐弯抹角。”

    刚才,他便猜到,陈安澜应该是故意提起飞机失事的事情,来激怒自己。

    陈安澜应该是料定,自己顾忌慕浅沫的身体,应该会主动将慕浅沫支走。

    那么,答案,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陈安澜有些话,并不想当着慕浅沫的面说。

    “呵呵……”

    陈安澜的眸色,这才恢复了正经。

    眸光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盛泽度,陈安澜邪气的眸子闪过一道幽光。

    “你的黑客技术了得,何不,看看月清幽那边的情况?”

    盛泽度冷眸一眯,朝着身后吩咐:

    “去,把月清幽附近的监控调过来给我。”

    身后的保镖低头:

    “少爷,请稍等!”

    保镖得令,退了出去。

    陈安澜好笑的睨了一眼盛泽度,“怎么,不当着我的面施展你的黑客技术,是怕,我偷师学艺?”

    盛泽度冷哼一声:

    “对付你,还不用我亲自出马。”

    三分粥后。

    刚才出去的那名保镖进来,手中多了一个遥控器。

    保镖按下了遥控器,对面的一道墙突然自两边二开,露出了里面的巨型液晶电视。

    电视里,此时放映的,正是月清幽在顶楼被绑架的视频。

    盛泽度侧头望了一眼,亮若星辰的褐眸骤然一缩。

    因为,月清幽此时,不仅被人束缚住了手脚,头顶用枪指着,身上,还绑了定时炸弹。

    只是,盛泽度飞速的收回了自己的眸光,意味深长挑了挑墨徵性感的薄唇,“我说过了,月清幽的事情,你威胁不了我。”

    陈安澜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是,我知道,他的生死,你不在乎。”

    陈安澜仿佛一点儿也没有被盛泽度的态度给打击到,反而,淡然的向上挑起绯色薄唇,温柔的嗓音自唇角徐徐流淌。

    “如果,再加上慕浅沫的身世呢?”

    盛泽度深邃神秘的眸子突然一眯。

    “你知道什么?”

    陈安澜望着盛泽度终于维持不了自己淡然如谪仙的姿态,眼眶微微猩红,不由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没什么,我就是,恰好知道了,慕浅沫的亲生父亲是谁。”

    陈安澜的话音刚落,突然感觉,周遭,温度低至冰封。

    盛泽度视线如凌厉的刀刃,冷冷地划过他的脸。

    “你再说一遍!”

    陈安澜被盛泽度突然而来的如暴风雨般强烈的低气压,给震的双腿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稳住了心神。

    陈安澜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为什么,在盛泽度的面前,他总有种,处于劣势的感觉。

    强迫自己抬头,与这双冷酷至极的眼眸对视,陈安澜故作平静的道:

    “你应该感谢我,这件事情,我没有当着慕浅沫的面说出来。”

    盛泽度冷眸倏然一凝,“你敢!”

    陈安澜勾起唇角,笑的如花似玉。

    “只要你满足了我的要求,我可以保证,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盛泽度狠狠地咬紧牙关,双拳在身侧紧握成拳。

    此时,他是真的生气了。

    慕浅沫是他的底线。

    与慕浅沫有关的事,他做不到若无其事。

    眸中倏然迸发出一道凌厉的视线,“先说来听听。”

    陈安澜望着盛泽度明显被气的不行,却是只能站在原地,拿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就止不住的乐。

    竭力忍着自己内心想笑的冲动,陈安澜尽量平静道:

    “第一,放了叶城宇,作为交换,我会让月清幽安然无恙。”

    盛泽度只是眼神紧紧地锁着陈安澜,并不答话。

    陈安澜继续道:

    “第二,放了我,作为交换,我会让这个秘密,一直留在我的肚子里,直到肠穿肚烂。”

    盛泽度仍然只是幽幽的直视着陈安澜眼睛,不点头,也不摇头。

    陈安澜垂眸思索了一下,又道:

    “当然,我也不让你吃亏,等我安全了,我会将当年,指使我绑架慕浅沫的人告诉你。”

    陈安澜俊眉挑了一下,“怎么样,我这个提议,是不是完美无缺。”

    陈安澜唇角邪佞地勾起一抹好看的弧,洋洋自得的点了点头,仿佛,此刻,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盛泽度视线落在陈安澜妖孽的脸颊上,静默。

    盛泽度不动声色,陈安澜也并不催促,只是好整以暇的望着他,笑意邪肆。

    良久,盛泽度收回了一直锁定着陈安澜的清凉眸子,褐眸闪过一丝危险的冷光。

    “我怎么能保证,你不会出尔反尔。”

    陈安澜眸子上扬,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留给盛泽度一副俊美的侧颜。

    唇边的笑带了些恶意,“除了相信我,你也没有什么法子不是?”

    话落,陈安澜侧头,望了一眼一脸危险的盛泽度,轻佻地勾了勾下巴。

    盛泽度瞳眸光闪烁不定,眼里闪过一丝算计,“我怎么知道,小沫儿的事情,你真的知道?而不是故意套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