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只是怨君不识妾 > 第24章 走不出 逃不掉

第24章 走不出 逃不掉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只是怨君不识妾 !

    可却没有。

    慕青鸾原本的盈盈表情,因他的话,而眼底瞬间冰寒遍布,更是闭口不答。

    她不出声的样子,在萧天南的眼中,如同默认了一般。

    他的胸口因为气愤,而不断的起伏,拳头更是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最后他化身野兽般,狠狠扑了上去,将她的全部占有,肆意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不悦。

    她是他的,他不准她为了别的男人!

    无比的疯狂,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萧天南才觉得,一直以来的忍耐,终于得到一小部分释放。

    ……

    黎明将至,东方既白。

    晨曦之光,透过窗户洒在了萧天南的脸色,他缓缓地从梦中醒来。

    下意识的,恍惚间,他惊坐而起,左右一看发现空空如也。

    唯有衣裤里面,湿润了一片。

    无尽的失落,从和熙的光中,再次将他吞噬。

    萧天南深陷的眼窝中,闪过道道自嘲,端起碗来狠狠灌了一口水。

    再瞥见一旁的五石散,嘴角愈发变得苦涩。

    恐怕也只有在梦中,才能彻彻底底的拥有她了……

    可心中又有些不甘,如果这不是个梦,该有多好,该有多好啊!

    各种压抑、不甘、悲伤、沉痛,如同潮水般宣泄而来,将他再次淹没在其中。

    那种痛苦,是无法言语的,难以与人倾诉,只能在缓慢的岁月中,默默地承受。

    走不出,也逃不掉。

    恍惚间,他似乎又再次看见她逆着光而来,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向他招了招……

    “慕青鸾……”

    萧天南重重摔躺在床上,痛苦地将双目紧闭。

    你怎么还不回来找我报仇……

    ……

    午时,御风入门时,萧天南的样子,着实又让他惊了一次,

    他有些汗颜:“陛下,慕氏一族的坟地,已经重翻新了一遍,而且在翻新的过程中,还发现有人祭奠过的痕迹,如不是重新整顿恐怕很难被察觉而且……还留下了此物。”

    “而且什么?”此时,御书房中的萧天南,依旧在批判奏折,如往常般波浪不惊。

    御风将手中之物递了上去,放在案几上。

    有人祭奠过?萧天南的眸底不可察觉的闪过光芒,随意瞥过去一眼,便移不开目光。

    这是……

    眸底瞳孔渐渐扩大,急不可耐地将那块红色布片取来,仔细一看便发现很是熟悉。

    眼前忽然浮现出一道身影,与慕青鸾有七八分相似的精致完美的五官,以及她身上的火红色的衣纱。

    离潇……

    这细小布片,竟是出自红衣女子离潇身上!

    宴会上,萧天南提她稳住身形时,便没少打量过她,因此对于她身上的衣物,以及亲信送来的细小布片,萧天南很快便认了出来。

    慕氏一族有人祭奠过,还无意间留下了红色细小布片,而且还是离潇的。

    离潇去祭奠过慕族,可她为什么要去?她分明不是族人。

    难道……

    念头刚起时,萧天南只觉有一道光闪过,呼吸便忽然急促起来,布片被攥的紧紧。

    一旁的御风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陷入沉思中,但很快萧天南的话,便让他更郁闷了。

    “凤栾阁也重新打理一遍吧,这段时间朕要住那里。”

    凤栾阁不是昔日慕后的住址吗?那可是陛下最不愿意提及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有他曾经最美好的回忆,也有不好的记忆。

    忽然之间,说要搬去那,难道是自虐得还不够?

    “是!”

    萧天南顿了一下,将布片放下,又叫住御风。

    “还有,让离潇住进去。”

    ……

    朝堂之上

    自那夜释放之后,萧天南似又变成了以往的铁血帝王,只是目光却更加冰冷无情。

    道道施令,发放下去,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但凡犯了轻微错误的官吏,都被严惩不怠,以儆效尤。

    谁都知道,这是陛下为了铲除异己,顺他者昌,逆他者亡,他的话,就是唯一。

    雷厉风行的举止,令人生畏,文武百官更是战战兢兢,一时间人人自危。

    宰相再次进谏、言劝,甚至连右相也都附和。

    “后宫衰少,后位欠缺,望陛下纳妃或册后……”

    “大萧王朝皇室不可无后……”

    萧天南冷眼旁观,但凡是涉及后宫的谏言、奏折,都被一一驳回。

    同时,他疲惫的倚靠在龙椅上,揉着穴位,陷入了沉思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