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书 > 只是怨君不识妾 > 第36章 这一次 是他欠她的

第36章 这一次 是他欠她的

眼看书 www.yankanshu.so,最快更新只是怨君不识妾 !

    “我还会再来,等我!”

    幽九峰深深的看了慕青鸾一眼,临走前又对萧天南郑重道:“她身上的毒,十天之内,还会再次爆发,希望你不要乱来,否则只能是害了他。”

    不待萧天南回话,他双脚蹬地,如一缕烟般遁去。

    十天之内么,萧天南暗沉的眸底,划过一道波澜。

    “青儿。”转头看向慕青鸾,便见她别过头,面色漠然。

    他走上前去,将她拦腰抱起:“走,我们回去。”

    眼前这张魂牵梦绕的俏脸,近在咫尺,萧天南的眼眶不知为何,已经红了。

    他什么都可以不管了,什么都可以不顾,只要她能够回到他的身边。

    “萧天南,你滚,放开我!”慕青鸾激烈反抗,甚至不断拍打他的胸口,忽然间湿润的水珠,落了下来。

    她拍打的手一顿,抬头间,便见男人虎目带着晶莹,以及无比坚定:“朕一定要治好你,一定!”

    ……

    凤栾阁

    男人无比细心地将女人轻轻放在床上,替她整理衣裳,发丝,再盖好被子。

    从前的他,从未有过这般温柔,温柔到令她觉得不真实。

    恍惚间,仿佛回到了过去,他还那个隆冬暖阳般的男子。

    只是,往昔的仇恨,又如潮水般涌来,时刻提醒着慕青鸾,别被一叶障目。

    “萧天南,你到底还想怎样,难道真的要我也死了,你才肯善罢甘休吗?”

    慕青鸾掀开被子,直起身,质问着他,满头银发无比刺眼。

    萧天南目光平静,再次帮她盖好被子:“你先住在这里,朕去寻人为你治病。”

    “治病?”

    “你忘了我身上的毒,是谁害的吗?现在说要帮我治病,你不觉得讽刺?”

    “还是别白费心思了,我不需要你的假仁假义。”

    慕青鸾倔强掀开被子,咬牙起身穿鞋,便欲离去。

    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身上的毒,就是他当初用另一个女人,传过来的。

    甚至连孩子都被波及,而现在他却说要帮她治病。

    她不需要!

    萧天南被深深刺痛,节骨捏得咔咔作响:“不需要朕,难道你需要他?”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离开朕?”

    “难道就只有他才能治好你?”

    慕青鸾咬牙:“是!”

    萧天南额头的青筋跳动,胸口因为情绪的隐忍,而不断起伏,他再次深吸口气。

    “来人,将朕的紫金玄铁拷取来。”

    慕青鸾脸色一变,怒声道:“萧天南,你真是丧心病狂,你难道还想将我锁住?”

    “朕不能再让你跑了。”他面露坚定,握住铁拷,步步而来。

    “你留得住我的人,但留不住我的心!”她步步退却,咬牙切齿。

    “那至少你还在朕身边,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在爱情的世界里,有时候,一个女人为了男人,可以变得无比的自私。

    但同样的,男人又何尝的不是?

    萧天南终究还是用强,将她锁在梨花木床上,任凭她如何激烈反抗,都没有任何作用。

    “御风,看好她。”

    萧天南转身,径直离去,不管身后慕青鸾如何叫喊。

    ……

    帝陵

    原本的那口魔窟,漆黑邪恶,无数煞气冲天,似要侵蚀万物。

    而此时,反而煞气减淡了不少,许久没有再爆发,许是之前慕青鸾跳下后,发生的变化。

    可即便是如此,依旧不是常人可以承受。

    萧天南背负双手,目光向下刎去,眸底带着浓不可化的痛恨。

    眼前的白莲花,被千年玄铁链囚在一旁,屠龙钉将她狠狠钉在窟壁,丝丝黑色煞气无时不刻在侵蚀、啃噬着她,令其时不时发出极其痛苦的吟叫。

    而她的上方,顺着玄铁链最顶端,一个巨大的盆子里,盛满滋补药材。正无时不刻的,顺着人工制造的沟壑,滴入玄铁链,去修复她的伤痕。

    那种不断被撕裂,又被修复的痛苦,岂止是上刀山下油锅,又岂止千刀凌万刀剐。

    简直是痛不欲生,简直是生不如死,可偏偏还求死不得。

    萧天南摇了摇头,这个女人,自私自利,作恶多端,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而自己的报应,恐怕也早已悄然到来。

    那种患得患失,愈得不到的痛苦,正如同一张天罗地网,将他笼罩在其中。

    走不出,逃不掉。

    萧天南深吸口气,看着深不见底的魔窟,想起当日白莲花的供词中,便交代过天师离开净莲苑后,曾来魔窟。

    慕青鸾跳魔窟前的坚决与绝望,历历在目。

    尤其是那种死水微澜,让他无法不动容。

    这一次,是他欠她的。

    萧天南不顾煞气扑面,朝着魔窟,纵身一跃,没入其中。